山西大同造城运动失速:耿彦波调任留下百亿巨债

现在不是90年代大下岗的年代,有几十万干部无偿做思想政治工作维稳,也没有优秀工人主动下岗当典型;
为啥子朱不惜代价一定要进WTO,如果没有WTO的巨大市场盘活死资本,90年代的基建根本不可能转化成优良资产。
现在倒是谁给找出一大块市场来养这些过剩资本。
现在太多人套用那次经验来论证现在一切都没问题,别在这里YY造出来东西就一定能卖出去行不行?
当年1929年美帝和德国为啥子要大萧条要开火,他们都是白痴?
债务过高,资金链断裂,支付不能。中央财政不会为这种债务买单。

惯性思维
90年代那次没出问题,一是那些工人还是相信tg的,二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宏观调控体系还具备相当的作用
现在这两个条件都没有了。
昨天西西河上还有人说大不了用外汇储备兜底。我说那点外汇储备,也许打不出个水漂来。然后我才向你求证美元场内外市场交易规模的事情。

天朝真正能自由支配的外储估计也就是5000-6000亿。

新总理大概要通过整理地方债对上任进行一次清算,第一个任期以挤泡沫为主。

——————

曾经闻名全国的山西大同“造城运动”如今突生变数。

  据承接大同市体育中心项目建设的北京江河幕墙系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河幕墙”)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体育中心的工程进度已比原计划推迟了6个月,要赶在8月2日“2013中国国际太阳能十项全能竞赛”举办前完工,工期非常紧张。

  本报记者近日赶赴大同调查发现,老城拆迁工作也已陷入停滞状态。大庙角街住户李女士告诉记者,该街道原计划于去年8、9月份拆迁,但直到现在,拆迁工作仍是未见行动。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与大同前些年城市建设规模过大、资金链紧张凸显有关。据大同市官方人士透露,大同市政府目前已为此背负了超过百亿元的债务。

  这一切都始于一手主抓“造城运动”的原市长耿彦波的离开。2月份,耿彦波调任太原,李俊明接棒,大同市的城市建设思路也随之发生了一些变化。

  旧城拆迁慢了

  第一次来大同的人,第一眼就会被它的城墙所吸引,尤其是站在东城墙下,隔着一条护城河仰视高约20米的城楼,看到“京师藩屏”的匾额时,不由得会感慨它的雄壮。

  而站在城墙上向里张望,则能够明显感觉到历史的割裂。那些看起来比较新的、灰顶红墙的成片建筑,是2008年以后重修的古建筑,有华严寺、仿古街、凤临阁等,差不多已经占去了老城面积的二分之一;而围绕在这些仿古建筑四周的,则是大片大片的低矮平房,即使偶尔夹杂着几栋高楼,也多显得破旧不堪。

  大庙角街是这些平房中的一条胡同。7月9日,天降小雨,走在大庙角街上,道路坑坑洼洼,还有些泥泞。不时经过一座淡蓝色的公共厕所,散发出阵阵恶臭,远远的就让行人掩鼻。

  满头白发的住户李女士告诉记者,紧邻着他们的鼓楼东街,5年前就已经拆迁完了。而他们这条街,去年的时候也听说要拆,报纸上都登了,但是直到现在也没见动静。

  记者查阅2012年7月20日的《大同日报》看到,该天报纸登载了一则《大同市人民政府关于古城东南隅古民居(三期)、天主教教堂修复工程及周边环境综合整治工程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其内容显示,大庙角街被纳入天主教教堂修复工程及周边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征收范围,征收时间为2012年8月20日至2012年9月19日。

  如今,距离报纸上公布的时间已过去近一年,拆迁仍是未见行动。

  另一位居民也告诉记者,原来耿彦波市长在任时,大同的拆迁都是先大面积地拆,再一点一点地建。今年新市长上任后,改为建到哪、拆到哪,上一个项目没建设完,下一片区域就暂不拆迁了。

  耿彦波时代的拆迁速度忽然放缓,基于此的城市建设也就只能延期了。

  工期一拖再拖

  大同的建设规划是“一轴双城”:以御河为中线,西边的老城建设历史文化名城,东边的御东新区建设生态园林城市。一个传统、一个现代,通过两种文化的强烈对比,最终形成“大同印象”。

  7月11日,《华夏时报》记者来到御东新区最大的单体工程——市体育中心看到,这个2010年9月开工、总投资12亿余元的工程还只初具雏形,从外面看,钢结构的框架已经搭好,工人们正在脚手架上给体育中心安装一层外装饰板;进入到里面,才发现看台仅仅修好了主席台的部分,球场和跑道的位置仍旧是一片泥土,上面堆放着沙土、钢板、砖石等,显得颇为凌乱。

  江河幕墙承接了体育中心的外墙装饰工程,工程总指挥贾仕富告诉记者,他们这部分工程原计划应于去年10月份开始,今年“五一”完工,施工期为7个月;但实际上却是今年4月中旬才开工,推迟了6个多月,施工期则缩短到3个半月,压缩了一半。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前期的钢结构总装工程迟迟没有干完。从去年开始,大同市建委就经常召集江河幕墙与前期施工方开会,三方共同商定交工时间,但一直未果。今年春节前,市建委再次召集三方会议,议定3月10日交工,结果又没实现。前期工程一拖再拖,直到4月中旬,施工条件才基本具备。

  这样一来,压力便全部集中到了江河幕墙这里。为了赶进度,他们只能增加人手,本来300人就够了,现在则增加到了1000人。成本也随之上升,基本的劳务费是140元/平米,如今又增加抢工费40元/平米,体育中心总建筑面积为10.17万平米,仅抢工费一项江河幕墙就多支出400多万元。

  此外,由于原计划是去年10月份动工,江河幕墙于去年8、9月份就进场了一部分设备,搭起了脚手架。这些设备和架子一直闲置了6个月,每个月光租赁费就达140万元,6个月总计高达800多万元。

  抢工费、租赁费,再加上为了抢工增加的人工等费用,成本增加了约2000万元。就这一问题,贾仕富曾经向大同市建委反映过,但建委那边一直未作回应。

  贾仕富表示,他更担心的是工期问题。眼看着8月2日就要举办“2013中国国际太阳能十项全能竞赛”了,时间非常紧张,工程结束后可能连“散散味”的时间都不够,“咱自己家的房子,装修完了还得搁十天半个月呢。”

  巨额债务缠身

  老城拆迁速度放慢,新区工期一拖再拖,与大同市政府的资金链紧张有关。

  贾仕富表示,他们体育中心项目的前期工程款为1500万元,按照合同约定,大同市政府应该于今年1月份支付,但直到5月2日“五一”假期结束后第一天上班,这笔工程款才打到他们的账户。

  据他了解,这种情况绝非个案,从春节到“五一”,近3个月的时间里,大同的建设单位没有一家拿到过政府的工程款。

  耿彦波在任时,曾将资金风险列为大同城建的“三大风险”之一。事实上,5年来,由于大规模实施城市建设,大同市财政赤字问题已经凸显,5月24日批准的《关于大同市2012年全市和市本级财政预算执行情况及2013年全市和市本级财政预算草案的报告》显示,2012年,大同市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完成80.3亿元,全市公共财政预算支出执行则高达186.6亿元;到2012年底,全市财政净结余为累计赤字2.8亿元。

  耿彦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大同城建预计耗资500亿元,其中政府自筹100亿元,争取中央和省里的支持资金50亿元,贷款100亿元,余下的250亿元则来源于“经营城市”。

  据知情人士透露,耿彦波是寄希望于开发御东新区,然后用升值后的土地出让金来维持高额的城建费用;但是,以大同市民现有的购买力,短期内很难消化这么多的存量房。以2011年为例,当年大同市住宅竣工面积达872.5万平米,比上一年增长8倍;但商品房销售面积仅为90.2万平米,同比仅增长12%。

  土地出让收入不足以支持建设费用,剩下的就只有借债一条路了。2011年,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2011-2012)》显示,全国有28座城市债务超过自有财政年收入,部分地方政府存在爆发债务危机的可能;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大同,其债务总额已达年收入的4.11倍。

  麦肯锡公司城市中国计划研究员李晓鹏分析称,无论是政府经营土地,还是大举借债,在中国的各个地方都普遍存在,大同的问题在于步子迈得太大,前几年的投入太猛,没有把握好度;其潜在的危险就在于透支未来,使得下一届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

  而据大同市官方人士透露,至耿离任时,大同市政府已背负了超过百亿元的债务。

  新市长的新思路

  2月7日,山西省委决定,耿彦波任太原市委常委、副书记。当月,山西省大同市召开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决定任命李俊明代理大同市市长。

  截至现在,李俊明已经来大同工作4个多月了,贾仕富发现,他的某些工作思路与前任耿彦波并不一样。举一个例子,江河幕墙还承接了大同市美术馆的外墙装饰工程,原来耿市长在的时候,决定美术馆外墙装修采用一种进口的“锈钢板”材料,每平米价格达到上千元。就此,有设计师表示,该工程完工后,甚至可以拿到国际上参加全球十大建筑的评选。但新市长则认为,该材料价格太高,没有必要使用如此昂贵的材料。

  此外,两位市长对于新城建设工程的工作思路也不一样。耿彦波在时,每两周就要召集各个工程的项目负责人,一起到工地上转一转,现场解决问题和困难;而新市长来了以后,3、4月份几乎没有任何关于视察工程情况的消息公开报道出来,直到“五一”以后,由于“2013中国国际太阳能十项全能竞赛”日期临近,这才开始明确狠抓工程建设。

  耿彦波离任时,大同市民曾担心“新官不理旧账”,由此引发了大规模的群众集会。2月17日,新任大同市代市长李俊明郑重作出“五个凡是”的承诺:凡是已经开工的政府工程,要全力保障,加快推进,不允许出现半拉子工程;凡是房屋被征收的住户,要妥善安置,确保回迁;凡是已经开工、手续完备的政府工程,要认真履约,按进度拨款;凡是依法经过招拍挂程序,按合同付了土地出让金的,要加快征收拆迁进度,尽快交付净地;凡是已经签约落地的项目,要千方百计创造条件,尽快开工建设,早日达产达效。

  7月9日,一位大同市民向记者表示,虽然现在大同仍然随处可见正在施工的项目,但这些都是耿彦波在任时便已经开工的。耿走后,已经鲜有新开工的工地了。

  在大同,耿彦波的人气很高,接受采访的市民几乎众口一词地支持耿的“造城运动”,很多人亲切地称其为“老耿”;但是在相关专家看来,耿彦波的“造城运动”则与其他城市的城镇化运动并无二致,同样是依靠“土地财政”和借债大搞建设,只不过他的大拆大建更具有人文色彩。

  对此,有人士认为,新市长上任以来,大同市某些做法的转变,一方面是受迫于债务危机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是对前些年“造城运动”过快过猛的主动纠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