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兮?福兮?央行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

1.放开下限,但就银行来说,是否愿意以低于下限来放贷?

尤其是对于农信社来讲,同时放开了上限,这就意味着同样规模情况下,农信社的赢利效应要远高于大规模商业银行。

考虑到存款利率没有放开,而农信社现在在拉存款给予储户的实际利息要高于各大商业银行。放开农信社的贷款上限,也就意味着事实上一定程度上实行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至少在农信社这块是基本上趋向于市场化的。

2.只要农信社高利率放贷同时能保持坏账控制在一定水平,农信社就必然敢于在存款市场加大竞争力度,将存款利率不断趋向于市场化。

央行的这个举措实际上是将农信社放到存贷款利率改革的最前头,农信社成了鲶鱼。

3.用农信社来威逼和控制大型商业银行,如果大型商业银行在同大型国企的的博弈中降低利率并且仍然将大型国企做为主要服务对象,商业银行的利润就必然下降,在同农信社的竞争中一点点败下阵来。逼迫大型商业银行必需提高自己的每一笔放贷质量来保证利润。不能再搞大而粗放的放贷模式。同时各商业银行也必然在贷款下限以下的贷款上审批上实行严格控制。

4.农信社的实际上的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会挤压民间放贷的空间,同时吸引更多的民间资金流入农信社这样的金融机构。

大部分农信社的员工持有股份,估计是要发了。

5.取消票据贴现利率管制,事实上从另一个角度实现了短期资金利率的完全市场化,贴现利率必然要比现在升高,首先前一段时间大量收购票据的人估计要赔了。愿意接受票据的企业会变少,也就意味着控制并压缩了货币资金的规模。

6.当大型商业银行在农信社的竞争压力下,提高自己的放贷质量,在大型商行和农信社两边的压力下,以城信社改制过来的城商行,也就是各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必然也直面竞争,从理论上来说,地方融资平台可以同合作金融机构商讨降低贷款利率,从而缓解地方财政压力。

但大型商业银行肯定不会接受。

大部分农信社已经实行员工持股,农信社肯定也不愿意这样干。

如果各地方城商行迫于政府压力这样搞,在市场竞争中必然会败下阵来。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地方城商行也是自己的亲儿子,是选择老子发展,还是吸儿子的血来发展老子,就成了一个问题。

这样做也存在一些问题。

1.农信社放开贷款利率上限,考虑到农信社员工持股的因素,可能会促使农信社成为高利贷的另一个源头。

考虑到农信社的主要资金来源和管理方式,有可能造成农信社疯狂膨胀,最后形成巨大的金融风险。

一旦泡沫形成并破裂,后果极其可怕,可能会完全背离了农信社服务三农的初衷。

2.市场化利率一旦形成,将对国债的发行造成严重不良影响。

考虑到经济发展的速度在下降,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增速在放缓,加大国债的发行,是未来政府必然的措施。

考虑到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内在冲动性,无论是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国企,还是私企,在达到完全理性调结的平衡状态之前,利率真正的市场化还有许多漫长的路要走。

可能会出现的一种情况是——-在远期贷币趋紧的情况下,在贷款利率方面,很难达到一种完全的经济理性平衡,总是会有企业愿意以更高的利率借出更多的钱,而不顾及是否会存在破产的风险。

事实上,正是因为中国的企业没有破产这一概念,你看到市场上有几家企业破产了?所以可能按照经济学概念,无数的地方政府。无数的融资平台,无数的企业事实上已经处于破产或接近破产状态,但他们很少会破掉,宁愿泡沫继续下去,宁愿以更高的资金价格来拆墙。

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只要能借到钱,利率不是问题。

这就会造成更多的资金投入到资产负债表的循环中,更多的资金投放到偿还利息中,可能形成的情况是——对实体经济的抽血会更加严重。

3.所以,我觉得在实现利率市场化之前,应当先挤泡沫,先挤爆一批泡沫,然后才能实现真正的利率市场化。

如果不先挤爆泡沫,只要泡沫还在,就永远存在着资金的吸星大法,就会一直吸血下去。

试行利率市场化,会有更多的资金流入泡沫,吹泡泡的过程反而会加速,直到爆炸。

我怀疑,这样做,有可能结果会更糟。

祸兮?福兮?

———

放开农信社的贷款利率限制,必然会造成农信社的冲动揽存
一个事实结果是,必然会造成存款从大型商行城商行向农信社的转移。

事实上现在经济增长乏力的一个根本原因,说白了—–就是资金全部在搞拆墙付利息的游戏。

如果大型商业银行和城商行的资金向农信社转移,敢于支付高息从农信社贷款的仍然是在玩搞拆墙付利息这一部分。只不过,游戏更加刺激凶险。

但城商行和大型商业银行,因为存款的减少,存贷比的限制,一个直接结果就是爆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