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机场爆炸目击者:爆炸者引爆前曾提醒周围人群

核心提示:昨天下午,一名坐着轮椅的残疾男子在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到达大厅B出口外散发传单,此举被民警制止,不料男子突然引爆自制炸弹,造成其本人和一名民警受伤,周边乘客未受伤。目前该男子经抢救暂无生命危险,民警轻微伤无大碍。

a111

121

a2

a1

  据了解,该男子自认为遭到不公平对待,上访多年未果。有目击者称,男子在引爆炸弹前曾提醒周围人躲避。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事发
  残疾人引爆炸弹
  据目击者介绍,昨天下午6点多,他看到一名坐轮椅的男子手持白色塑料袋在B口附近喊话,起初并未引起工作人员的重视。
  该目击者称,并不清楚男子的喊话内容,突然间,现场传来爆炸声响,“声音震耳欲聋,有明显的爆炸火光,还能够闻到浓烈的火药味儿”。几秒钟后,现场被浓烟笼罩,周围乘客大声呼喊,四散而逃,“烟雾散去后,那个男子倒在地上,身上和地上全是血”。
  该目击者称,事后多名机场工作人员赶到,将男子抬上担架,“那人并没有死,头还能动”。
  另一位目击者回忆,爆炸发生时,他仅距离男子20余米,其在引爆炸弹前曾提醒周围人躲避,他要引爆炸弹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啥意思,就感觉一股热流从背后袭来,还好自己没受伤”。
  经机场和急救人员检查,爆炸导致该男子重伤,另有一名民警受轻微伤。
  ■现场
  无旅客过度恐慌
  事发现场位于T3航站楼国际到达B出口外10米左右,系一层大厅内。昨晚7点左右,B口范围全部封锁,二层进入T3的6、8号入口也已封闭,机场工作人员、特警等数十人正对大厅进行排查,并未找到其他爆炸物。在T3航站楼外,一直有大批警车和4辆消防车待命。
  T3内等待的旅客得知爆炸一事后,并无人员过度惊慌,现场秩序井然。在B口附近的咨询台均有工作人员站岗。警戒线内,保洁人员正对地板和爆炸点附近的墙壁及玻璃进行清洗,现场已无血迹和爆炸痕迹。
  据一名旅客介绍,爆炸发生时,他刚刚下机,“我以为出不去了呢,但还好出站并没有受到影响,一切正常”。
  昨晚8点,爆炸发生后的第一批旅客从B口出站。8点半左右,事发现场的警戒线全部撤除,现场恢复正常。
  ■伤情
  经抢救现已脱险
  据了解,事发后该残疾男子被送往积水潭医院抢救,而受伤民警被送往附近医院救治。昨晚10点,积水潭医院内,残疾男子正在急救室进行抢救。医生称,男子左臂断裂,目前暂无生命危险。
  警方表示,爆炸造成民警轻微受伤,并无大碍。
  ■回应
  >>机场
  运行未受到影响
  昨晚,首都机场发布消息称,T3到达大厅B口附近,系一中国籍男子引爆了自制炸弹装置,造成本人受伤,目前正在进行救治,爆炸没有造成周围人员伤亡。首都机场运行秩序正常,并开辟了其他进港通道为旅客提供服务,同时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
  >>警方
  炸弹装置系自制
  记者从机场警方了解到,事发时,一坐着轮椅的男子拿着白色塑料袋叫嚷,民警赶到后,他和民警沟通了几句话后就引爆了手中白色塑料袋所装的炸弹。
  机场警方透露,引爆炸弹的男子并不是旅客,也不是机场工作人员。该男子是山东菏泽人,叫冀中星,1979年生,曾在广东打工生活,因觉得受到不公正对待上访10多年。
  昨天,因为有意见诉求在现场发传单引发群众报警,民警劝阻时该男子引爆了自制的爆炸装置,具体原因有待调查。
  ■探因
  疑摩托拉客被打致残
  昨晚,记者在新浪博客找到了冀中星的实名博客,其中一篇博客中写到,他为了多挣点钱填补家庭经济困难,利用打零工所挣的钱买了辆摩托车拉送客。
  2005年6月28日2时许,冀中星骑摩托车搭一乘客去东莞市厚街新塘,途中遇警察巡逻查车。警车将冀中星追到厚街新塘治安队门口。随后,治安队员冲上来用钢管打冀头部,又将乘客摔下车,随后又进行暴打。后经医院诊断查明,冀中星腰1椎体爆裂性骨折导致完全性瘫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博客中还称,冀中星在被打致残后,犯罪分子没有受到惩罚,他也没有得到赔偿。他多次诉求、开博客、投诉,却无任何作用。
  目前该说法暂未得到警方证实。
  ■编后
  当下的中国正处于发展阶段,各个领域都存在一些矛盾。虽然矛盾产生的原因多种多样,但在法律框架内理性解决矛盾是法治社会的共识。无论如何,在公共场所采取极端方式伤害无辜都是不理智的行为,公众会因此产生极大的场所恐惧,且于矛盾解决无任何益处。
  但同时,相关政府部门也亟须反思,让矛盾最初的民众声音入耳入脑,多些耐心、信心,将心比心,始终将解决矛盾的路径归置于法律框架内,引导民众理性思考,许多矛盾在相对缓和的阶段就会得到解决。釜底抽薪是根本,扬汤止沸是末节。

————–

广东东莞市岂能如此对待农民工

我叫冀中星,男,汉族,1979年12月1日出生,住山东省荷泽市鄄城县富春乡大冀庄村,小学文化。
2005年6月28日2时许,申请人骑摩托车搭一乘客龚涛去厚街新塘,途中遇到警察巡逻查车。警车一直将申请人追到厚街新塘治安队门口,这时,门口早已有七、八名治安队员手持钢管在那里守候。看到申请人后,一名治安队员冲上前来猛的一钢管打在申请人的头部的正前方,一下子将申请人及乘客龚涛打得摔下车来,申请人当即昏迷不醒。见俩人被打下车后,众治安队员一拥而上,又对着俩人一顿暴打。
经医院诊断查明,治安队员们的暴力殴打致命申请人身体多处重伤,尤其是腰1椎体暴裂性骨折导致完全性瘫痪,以后将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5月28日,记者接到山东鄄城县富春乡大冀庄村农民工冀中星哥哥电话投诉后,赶赴山东鄄城县富春乡大冀庄村进行了采访。
记者走进躺在家里病床上的冀中星两间低矮小屋(见图1),一股说不出的难闻味扑鼻而来。整天负责伺候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冀中星父亲冀大荣眼含泪水,掀开盖在冀中星身上的被单,下身已严重溃烂深深伤口让人惨不忍睹(见图2)。
躺在病床上,已经骨瘦如柴的冀中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两眼含泪向记者诉说道:“我是79年从山东老家到广东打工的,为了多挣点钱填补家庭经济困难,利用打零工所挣的钱买了辆摩托车拉送客。2005年6月28日,夜晚大约凌晨2点钟左右,一位在三湖大酒店(音)当厨师,老家在云南省名叫龚涛的青年人,乘上我的摩托车让我把他送到住地,正在我拉着龚涛行驶在一段没有路灯乡村路段时,后面突然出现一辆车拉着警笛追了上来,当时我想我又干什么违法事,再加之路面比较窄我也就没停车让路,骑着摩托车向前直走着,当我拉着龚涛摩托车行至厚街新塘治安队门口,这时,门口已有七、八个治安员手持钢管、钢筋挡在路中,就在我准备停下摩托车时,治安队其中一人手举钢管向我脸面横打过来,把我和龚涛同时打翻在地。等我从昏迷中醒过来,已是第二天中午,我强忍浑身疼痛,睁眼一看,我已躺在东莞市后街医院急诊的床上,我拉的乘客龚涛头上也受轻伤在医院,我搜了搜身上衣兜,钱等物什么也没少,唯有身份证却不见了,龚涛见我苏醒过来,告诉我,新塘治安队一群穿灰色制服治安队员,把我从摩托车上打下来后,七、八个人仍然不放松我,举着钢管、钢筋朝我腿、脚、腰部猛打,就在治安队员把我打昏死过去,后面追我的警车也赶到了,一看己把我打死,他们把我送到医院后,一个个就全跑了……”。说道伤心处,冀中星放声大哭。记者不得不放下手中笔中断采访,等待着冀中星情绪稳定。
“我人虽然苏醒过来了,但浑身疼痛得连动也不能动,坐在我病床边的龚涛问我在东莞有没有亲戚和老乡,后来我告诉龚涛一个同在东莞打工的老乡电话号码,龚涛打电话给我老乡,等我老乡来后,龚涛也从医院里走了。不过,龚涛我们虽然不是一个省的非亲非故,但他对我的遭遇很同情,临离开医院时,把他的手机号码留了下来,龚涛告诉我老乡,当时一钢管打在我的嘴上,嘴唇被打裂开很长一个口子,缝了好多针,牙齿也被打掉几个(见图3),我是在治安队员猛打冀中星中,从车后掀翻下来的,冀中星身上所打的伤全是新塘治安队员打的,他可以为我作证”。冀中星如是告诉记者。
记者随后拨通了冀中星为记者所提供的,现在仍在东莞打工的云南省打工者龚涛手机,手机接通后,记者亮明身份向龚涛求证时,电话中,龚涛愤怒地告诉记者:“冀中星就是新塘治安队员打的,他们穿的都是灰色制服,我看的清清楚楚……我完全可以证明”。
据当时前往广东东莞市处理弟弟被打重症伤残事故的冀中星哥哥,告诉记者:“接到弟弟被打成重症住院消息后,我和家人及时赶到了广东,可是由于我们是农民,家里穷又无钱,我们找谁,谁都不愿管,更让我们生气的是,我们找到打我弟弟的新塘治安队,治安队却反咬一口,说什么,我弟弟是流氓地痞打的,当时要不是他们发现,把我弟弟及时送到医院抢救,连命都没了……我们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声,有冤无处申情况下,只得含泪把我弟弟从东莞接过山东,为我弟弟前往广东处理事故、住院治疗,老家所有亲戚钱都借了,现在弟弟下身溃烂、瘫痪不说,还欠了10多万元外债”。说着、说着,冀中星哥哥这位大小伙子,眼圈一红,边哭边告诉记者:
“这几年,我们家所遭受的命运真是让人不敢想象,我叔叔年纪轻轻的突患急病逝世后,紧接着我母亲、奶奶,我和弟弟现在都二十六、七岁了,到了该结婚年龄,可是由于家庭太穷,现在连对象也没有,现在我弟弟又这样,要不是看着这个家庭,我真不想……”。听着冀中星哥哥哭诉,记者也直想掉泪。
冀中星哥哥告诉记者,他们在走投无路时,在广东省东莞市打工老乡,为他们介绍了广东南天星律师事务所薛朝辉、陈朝远两位好心律师,这两位律师愿意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现在此案已全权委托给了以上两位好心律师。
不是我们不信任两位广东律师,因为,事情快过去一年了,至今仍无回音,我们家最担心的是,广东两位律师都是广东本土人,万一他们在处理我弟弟事故中遇阻,他们还能为我们家主持公道吗?
由此,笔者呼吁法律界各界人士为农民工冀中星提供法律援助,为冀中星不幸遭遇讨回公道,把行凶者绳之以法。
据受害人冀中星父亲为记者出示山东鄄城县人民医院病历诊断书,冀中星身体下半部已失去知觉,如果溃烂继续延伸,只有高位截瘫才能保住冀中星性命。
最后,笔者盼望新闻媒体同行给予支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