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坏最惨的情况应会提前到来

若干年前开始,美国的地产和金融爆了,欧洲年轻人则进入“一千欧元月薪的一代”,实际上,在意大利南部和两个牙,中东欧等,六百欧都是奢侈的,甚至很多人每天忙碌着挣150欧的可笑月薪。

我有一个法国朋友,在07前于图卢兹空客总部有一份月薪近4千欧的工程师的工作,他称之为“其实是一些工程师的经理”,他负责A380的着陆系统,租一个一居,开B级车,有一个第三世界的女友,

07之后失去了工作,看来原因是中国国家元首历次率领的庞大代表团买的飞机还不够多。卖了B级车给弟弟,退了一居,第三世界的女友也另寻饭票

他第一次来中国,08,半年,是MBA交换来的,事后证明上这个世界一流好和贵的MBA,欧洲和美国的很多“著名”大学,现在已经只剩装B了,因此,是巨大失策。当时,他认为失去工作是暂时的,正好上MBA,毕业时,欧洲金融危机正好结束了,我完全不以为然,我多次告诉他,欧洲,不仅金融危机,而是经济危机,将成为多数年轻一代每一天的一部分就像空气,长期持续,伴随他们进入中年,且看不到底。他不同意,他在中国不学中文,对中国保持着好奇者的角色,混了半年。其间找了一个丑剩女同学,注意,中国女人,我和他说,这是女骗子,果不其然,已婚,夫寻到北京来持续跟踪大闹多场次表演。

第二次,09,半年,专门来学汉语,认真找工作半年,发现根本不可能,除了“教外语”。他不教“外语”,不干这种傻B工作,我觉得,是条汉子。于是再次回到父母家常年蹭吃蹭住,至今。

期间数次问他,法国作为著名社会主义国家,你为什么不领一月一千多的救济?答:政府的人每次都很不耐烦地推他出来,说,你有钱上那么贵的MBA,还数次出国旅行,注意,是旅行,不是工作,说明你不需要救济。我们这儿还有很多真正需要救济的人在排队呢大哥。。。。。。你别装了!

我的另一个意大利女的朋友,没怎么正经工作过,1米76,打排球那种什么也不是的队混到30,然后找了个当地电信客服的一千多的工作,很快失业,绝望中,后来发现中国的北大清华比较容易混文凭,外宾说不定还能蓝海,就来了。北大清华卖文凭真黑呀,就那些破课,一年学费宿舍就十五万,这两个学校做梦都想国际化,因此非常需要外宾来交钱。她完全没有攒过一分钱,所有支出管家里要,打电话就是要钱,因为独立能力很糟。生活里的每件事都打电话,她妈妈每次负责把电话回拨,每天电话3小时,相当于CCTV的LIVE。家里开汽车修理厂,这很能说明意大利的经济状况,很多人虚荣地开好车,但保养不起,更修不起,交的起钱的逐年减少,很多人选择好很久或几年后来取车,花很久砍修理费,开走,这就算最好了。多数人付不出钱,废了半天劲“面议”,选择不修,放家里当盆景看。

两年后,毕业即失业,经过内心挣扎,她不得不加入了煞有介事装模作样“教外语”的行列。

好吧,时间不多了,再讲一个朋友,以色列人,在世行工作,若干年来负责西南尤其是重庆的项目,每次项目都一大本报告跟字典似的,这人实在,我每次说给我看看,下次见面时候一定带一本给我,记性真好。我们常聊起重庆这个地方,我们共同的疑问就是这些玩意儿混了这好几年以后到底都怎么持续下去?敏感词太多你们明白就行了。

那举个敏感词不多的例子吧,几个欧盟驻京的朋友,他们拜中欧巨大贸易、中国的钱和中国便宜东西所赐,是我见过欧洲人上班的人里过的最有安全感的不说之一了吧,单位最起码多年不裁人,这牛B吧,奢侈的是,在北京上班,还雇得起保姆,冲这个PM2.5都忍了吧这可能是大家这辈子最后一次雇得起保姆,而且,还有闲心每家生孩子玩儿,生了孩子还能有闲工夫出来跟我出来吃这里玩那里,以十一点为界,人道考量十一点保姆下班儿。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预期或现实的那什么什么减少,这好日子就到头了。我就开心他们说我方提的我们不稀得要的军火呀科技呀那什么的,他们默然,然后表示这个还不成。这个很头大。这个比较那个。这个特别特别费劲。因为正在哺乳期,以吃奶的劲儿进行了比喻。

每次欧洲及那些国家经济出了问题,政党下台,上街,骚乱,一通折腾后,发现还不如之前,再折腾一番,要命的是,没过多久,再折腾一番,年轻人和白领们最终绝望了也许仍试图去前殖民地和第三世界和中国“教外语”,真的是最终绝望,不最终欧洲人不动弹的,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国的话,将会是怎样?不堪设想

重复一遍,政党下台,上街,骚乱,一而再,再而三,年年如此,哪哪如此,哪一样中国受得了,大城市尤其受不了,不堪设想

以这一代人的素质,能不能平稳度过经济危机?

不可能,到时候任何最恶心的事都可能发生。

好多人都说,中国变呀变吧,哪天变呀???到底???没想到,是这么变的

好日子还没真的开始,就要过倒霉日子,中国会如何?

说中国人均有3万多存款,那债务呢,那些“欠账”呢?人均多少?

再说房租,这是各国青年支出比较大的一部分,巴黎、伦敦房价比北京少贵或几乎相当,但房租,巴黎、伦敦是市场价格没人做赔钱买卖,和香港一样,没人听你扯淡

北京没法比,北京的问题是房租太便宜了,租售比吓人,水木大部分网友应该是海淀的,以常见的海淀50多平米、房东一套值300万的一居,只能租3500,减去房东主动承担了的税、物业、供暖、空置、租客毁约、每年修缮装饰、提供全套家具家电、即使不算每年因此浪费的工时,拿到手平均实际不到2000,

300万去买银行保险公司的理财产品,行长就差给跪下了,年息7-15,20万-45万,还提供诸如全球机场贵宾通道,所有最好的医院特需服务,无数高尔夫随便打,凭利息都可以过非常体面的生活

卖房不是没原因的

租给穷人、所谓”房客“,总平均每年2万4不到,还得听无数80后LOSERS源源不断的废话诸如“存款还不够多”,“你的房子和我做梦梦到的有差距”,“能不能再让我多占一点便宜”,“在已经占的便宜基础上必须再占一些”,“我不是没钱但我的钱还攒着等房价降了买北京各种农村县如茴龙观大兴的房子呢”“这是非常滑稽的非常2的现实吧

这些80后从来意识不到,他们有多烦人。令人厌倦。

北京的房价最好能逐步上涨,否则码农们就租不到房了,北京的低房租会逼迫房东把房子在以前几年和以后几年卖掉,房租倒是小事,关键比如海淀核心区等租房集中地可租房越来越少,客观上把穷人赶到回龙观昌平以至更远的农村,每天承受被挤死的危险去霍营等农村县排队上车

北京租房的人从事的大多是国际分工的底端工作,工作效率很差,质量也差,收入相对低,即使有不多钱很高的,这些农民小地方出身的人又极扣门儿,他们的梦想就是回老家花在北京赚和搂的钱,在北京骂北京,回农村显摆北京,全方位成功力争做到无论在不在北京都牛B,娶一个女老乡,生活在老乡老乡老乡老乡的氛围中怀抱中,最好同村同县同地同扣儿,再养几头猪及孩子

有人说了,他们不娶同村的,娶邻村的倒是,这个俺知道好吗

房价高源于高端工作和收入的人支付能力强

造成房东学雷锋补贴穷人的现实

归根结底,这一代的经济危机之所以要持续一代人,是这一代人不行,中国呢,主体就是,80后不行,教育问题从来没有得到上层的真正重视和改革,毫无远见,毫无希望,毫无逻辑,教育制造废物,制造极端无礼自私的事儿妈,制造砖头和考试机,不制造人才,这些人都工作了,就是经济走下坡的必然和开始,这些人其后会象当年的下岗工人一样,大量失业,比今天的欧洲还严重。这将是我国经济真正危机的标志和结果,北京赶人只是刚刚开始,没教养没文化的家庭竭尽所能制造和惯出来的80后注定是失败的一代,亲口尝下所谓“危机”,不招人,轰人,不轰人的完蛋

直到实在掩盖和修饰不住时,最坏最惨的情况应会提前到来

要说的都明白吧,这真是一个要多难受就多难受的年代,以后,人们回想起21世纪10年代这十几年,尤其是2块地铁上男的每人一个逃难一样的双肩背,女的每人一个假LV手持白IPHONE的极白痴形象,还有制造麻烦的移动互联网的男女码农们的猥琐模样,都会哈哈笑出声来,随时好像准备逃难或引诱交配的那些形象,只有再过些年看,才会觉得,笑死人了

中国如果危机,就一定鲜明的是,人的危机。上一次,是80后的妈的危机,的爹的危机,这一次,是80后的危机

这就是中国的国情,这是由中国国情决定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