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机场航站楼爆炸案的前因后果

据最早从现场发出消息的网友@mild_luna 微博描述,“一分钟前,机场T3B口到达一个人拿着炸弹,就在我眼前爆掉了。他拿着炸弹在出口嚷了很久都没有人理,一直到把炸弹外面包着的白色塑料打开,周围的人发觉不对劲,保安才匆匆跑过来,说了不到2句话,炸弹就爆了。”

该用户还配发了多张现场照片,前两张照片显示,一名身穿浅色衬衫和深色长裤的男子坐在轮椅上,双手高举,左手持一个白色包裹;第三张照片显示,一名保安上前询问,周围有旅客和工作人员围观;第四张照片中,炸弹已经爆炸,现场白烟弥漫;随后的照片中显示白烟扩散,现场能见度很低,但仍有保安在爆炸点附近救助当事人。

不过根据网络上流传的其他现场图片显示,爆炸时也出现了熊熊火光。

事发时,四川省政协委员,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碰巧也在T3航站楼,他当时发微博称,“在京T3侯机返川,听到一声爆炸,声音很大,后见窗外有警车、消防车、救护车等,爆炸位置比我这儿低一层楼。我们飞机延误了,不知是否这个原因。整个机场的运转,看起来比较正常,似乎事态已经控制。”

第一报告人@mild_luna的微博文字和照片很快遭到屏蔽,但是此前已经有大量复制转发,因此仍然在各网站和论坛上传播。同时也有观察者注意到,微博管理者的屏蔽行为通常只针对草根网友,而各大媒体帐号引用的同一来源照片却免于审查。尤其当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网的官方微博正式通告后,这一事件宣告“脱敏”。

事发不久,就有网民找到疑似当事人的博客。新浪博客上名为“冀中星的BLOG”发表博文《出门打工 残遭广东东莞“恶治安员”殴打致终生残疾》,文中自称“冀中星,男,汉族,1979年12月1日出生,住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富春乡大冀庄村,小学文化。”

这和警方披露的信息高度一致,而博文发表时间显示为2006年9月5日,因此伪造的可能性较低。

当本台查证时,相关页面显示“此博客已被关闭”。不过博文内容已经在网上被大量复制。

据博文介绍称,2005年6月28日凌晨2点,冀中星骑摩托车搭乘客去厚街新塘,图中遇到警察巡逻查车。警车一直将冀中星追到厚街新塘治安队门口,当时已经有七八名治安队员手持钢管在那里守候。其中一名治安队员冲上前来用钢管打在冀中星头部正前方,一下将他和乘客都打得摔下车来。冀中星当即昏迷不醒。其他治安队员一拥而上,又将两人暴打一顿。经医院诊断查明,冀中星身受多处重伤,尤其是腰椎体暴裂性骨折导致完全性瘫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另一篇博文则称,得知冀中星被打成重伤住院,他的哥哥和家人从山东老家赶到东莞。他们找到新塘治安队说理,对方却反咬一口,说冀中星是流氓地痞打的,要不是被他们发现及时送医院抢救,连命都没了。为给冀中星治伤,家中欠了10多万元外债。

另据原《公益时报》驻河南记者站记者吴贤德透露,他曾经于2005年采访过被打伤致残的冀中星。事发前冀中星在东莞开摩的,经常晚上在歌舞厅外等活拉客。当时东莞治安很乱,当地交通规定不准骑摩的带人。因此冀中星载客时,有警车鸣笛追上来,但冀中星认为自己没有违法,且路面较窄,就没有停车。结果遭到治安队员殴打,当场昏死过去。

由于臀部严重化脓,而家里又实在太穷,冀中星被打伤后没有能力到医院治疗,结果导致下身溃烂,并造成终身残疾。吴贤德曾经通过网络求助,但没有太大反响,东莞方面也没有什么动静。当时有两位律师为冀中星代理诉讼,但可能是迫于东莞市司法局的压力,后来也不敢多说话了。

吴贤德表示,这次听到爆炸的消息很震惊,认为冀中星“是对这个社会彻底感到绝望了,那是肯定的。”

这一事件再次引起了网络公共舆论的对立,一种观点认为,无论有什么样的冤情,在人流密集的公共场合制造爆炸,激发恐慌情绪,都是不能原谅的,是“恐怖主义”行径。

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冀中星自制炸弹用的是黑火药,声音大而威力弱,而且在肇事前大声叫喊,警告路人远离,显示出他并不存心制造伤亡,更多的是以自己的健康甚至生命来抗议。

还有观点认为,这种做法虽然不可取,但个案折射的问题值得更深入检讨,其中反映出地方治安管理、外来人口融入、医疗保障、信访渠道疏通、司法独立等诸多问题。社会戾气上升到新的高度,如果政策不采取调整,可能面临更加严重的后果。

正如樊建川在后续微博中表示的,“历时八年,问题未得解决,生活无着,痛苦不堪,以至如此。……我相信这是一记警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匿名
    2013年8月1日20:42 | #1

    中共压根就是为所欲为,

    法律条文都是由中共根据自己的需要来制订,恨不得把吃饭也列为非法,那么随时可以抓捕

    民众。
    执行也是只针对民众,中共集团成员完全可以超越法律。
    就连5千年来,最残暴的秦朝,房屋和土地都是可以祖祖辈辈继承,中共却把这些都列为中共

    所有,高价卖地,70年后收回再卖,世世代代的掠夺民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