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默“中国崛起”演讲引热议

6月13日,上海风险投资家和政治学学者,春秋研究院研究员、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校董李世默在TED环球大会上发表演讲。主题为中国崛起与“元叙事”终结,现场演讲视频公布后,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以下是网友们的讨论。

中国优酷网友:

Haowangii:时代在变,社会发展方向的认识也在变,这里对历史演进的总结还是很客观的,虽然有很多问题,但总体向好的大方向还是正确的。

仪心一意:是的。我们的确需要这样的思考,这样的思考才会让人类社会更美好的。

飞飞000:大部分都说的在理。这世界并不是只有民主一个救世主制度。

到上流击水:论述还是比较严谨的,客观且不激进。中国确实面临着转型的种种问题,但放到20年去逐渐消化并不过分。

加州小贝:Eric Li向西方世界输出观念是选举不一定是最有效的模式,中组部的存在保证选拔贤能的功能得以运转,但他忽略了中国最大问题是缺乏制衡。很多地方也不严谨,用TI指数做论据是最大败笔。

有有他爹:非常认同这段话,别再教育下一代,只有一种制度能拯救世界!全世界都一样,别再愚民了,该敞开心胸迎接多元的21世纪!

85后反主流:这个我看了,不赞成他的某些观点,感觉他对中国的前景判断过于乐观了点。但他对西方制度的批评还是抓到了一些要点,比方说民主和选举的关系,也是当代许多学者关注批判的重点之一。总的来说还是一篇精彩的演讲。

外国网友(译自youtube):

Yubal Masalker:我同意这场演讲中的许多观点。我承认民主不是每一个社会故障的良药。我承认在西方的一般思想和政治假设中对于民主和选举模式盲目乐观。而数据也表明,这场演讲是令人印象深刻并且有说服力的。

但是我想请教主讲人李世默如下问题:

像您一样的人或者与您持不同意见的人能否在中国公开的舞台上陈述中国体制的弊端以及西方民主的伟大成就呢?他或她能否赞扬西方政治制度并且指出中国历任或现任主席的错误,并最终获得(观众)热烈的掌声呢?

的确,中国正在取得巨大的进步。但数百万计的中国人民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数百万人在发展的名义下被迫背井离乡。在北京奥运会前一百五十万人在未获准申述的情况下被迫离开他们的家园。大批人民在没有获得适当的报酬和附加福利的情况下被廉价的工作雇佣并剥削。

我觉得主讲人和今天的西方人忘记了关于民主和自由的一个基本的事实:民主基本上不是以经济增长或高生活水平为目的而设计的。这种想法是对民主基本理念的歪曲。这种歪曲某种程度上是由民主政权与资本主义民主国家的经济推手促成的。而创立的首要宗旨是将自由赋予人类精神。是在没有压迫和强制的前提下给予人类精神自由地自我表达的机会和能力。

Erich Weninger:非常尖锐的观点,我想看主讲人的回应。

我想说是,争论的双方都存在明显的傲慢。难道只存在一种模式,用不变的教条式的委托人来掌管不同群体的人民?难道我们不能从诸多模型中选择用最佳特性来创造最高效的政府?

比如,建立商品化的健康医疗系统(就像我们在美国的建立的一样)是现代社会的最佳模式吗?在其他领域内我们能不能在不牺牲资本主义理想的前提下引入社会主义理论?反过来说,中国成为全球性大国的崛起之路是否会被自由社会完全抑制住?

我认为,主讲人虽然提供了关于难以把握的西方政治假设的一个明显的例子,但却掉入了他试图阐明的狭隘思想的陷阱……世界上有两套系统,它们不可互换。一种比另一种更优越。

Billy Lee:我们可以一起停止这种元叙事的倾向,这样我们可以超越、革新我们关于时间的观念,并为世界上发生的其他变化而感到高兴。

在Erich Weninger的回复中,我想用一个简单的“不”字来回复你的评论。让你的例子呆在脑子里吧,我确信它们很快就能在适当的时候派上用场。

你的问题就像Eric提到的元叙事一样,没有考虑到事物都处在变化当中这一事实——在这个时代依然如此,现在我们做什么、怎么做都很大程度依赖于我们过去的经验、系统的基本理念和环境。我们一边抱怨一边却在毫无可建设性的方式中寻求变化。

在这条回复中,我想提醒你Eric只是简单的提出了一个认知过程,该过程能够帮助许多被元叙事所困的大脑清醒过来并“在这一刻”学会更多地理解和思考,尤其是在我们习惯性的思维开始批判之前。

你正在做你认为是正确的事情来为国家设定方向。我敢肯定,在没有你以及你的意识与认知的情况下,这有助于促使伟大的思考者来商讨真正的变革。大部分普通民众对民主和自由的理解绝对不会加速。

互联网会有助于此进程。我们需要更好的TED。还有一点,我的确同意中国的快速发展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在北京奥运会期间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实际上,当我在北京时我观看了一部关于因发展而消失的胡同的纪录片。

我们应该感谢西方社会剥削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吗?我想,在合理地解决元叙事模式之前,如果有人忘了,那就是我们忘记了超越我们自己。

Jelly Rev:演讲者忽略的、并使他的例子比实际上更重要的几点是:

1、在中国,可以安置5千万人的鬼城比比皆是,同时大批人口居无定所。这是巨大的资源分配不当。

2、老龄化危机。中国不会像预测的那样美好,就像西方一样,老龄化危机会像压路机一样吞噬掉中国相当一部分财富。

3、举例来说,美国从未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暴民统治是不合适的,他们知道这一点。美国制定了一堆法案来维持政府的弱势和私人权利(民事和财产)的强势。除了明显矛盾的奴隶制。最高条款是允许联邦政府轻松战胜第十修正案的一剂毒计。政府越大,投票的人越多,这些人用美元投票,实际上是通过投票来利用政府的力量攫取更多他们想要的东西。

4、用经历过一次世界大战和一次内战后的中国所处的低点来衬托中国“奇迹”,使比它实际上更加靓丽。

5、最重要的一点:中国没有和半自制的香港进行比较,香港增长的更快,同时也保留了非常自由的经济政策。或者跟台湾这个宪政共和政体比较一下。看看在其他国家比如马来西亚的华人则非常成功。再看看中国人的数据,中国的文化而非中国的政府非常有可能是这种成功的原因。东亚(中国,韩国,日本)文化在创作物质财富上非常有一套,只北欧和东欧的犹太文化能与之相提并论。

Feri Lakatos:他说中国的领导人都是通过竞争才走向高位的。是什么样的竞争呢?如果他们是为人民服务的,那么唯一能衡量他们工作效率的方法就是向人民询问——选举。

我生于独裁政权下,所以我知道这世上有比由精英选举出来的国家领导集团促成的贫穷更有破坏力的力量。那就是持续不断的恐惧。在独裁统治下,每个人都是恐惧和憎恶系统的一部分。你的父母,你的丈夫或妻子甚至是你的孩子。你不能对你的孩子说真话!

Coucelo:我遇到过很多出生在前苏联的人,他们来到葡萄牙寻找更好的生活,现在20年过去了,他们对曾经统治过他们的政治制度有了更好的理解,现在他们明白了他们的领导人从西方世界购买的谎言。他们的制度并不完美,更糟糕的是它现在西化了。这是人们的观点,不是什么调查或者研究。这种观点来自在两种或者三种以上的政治制度下生活的人们。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