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对柳传志和马云失望了

柳传志、马云这两位教父级中国商业领袖,几乎同时陷入了公众的质疑漩涡中。

6月份,联想控股董事局主席柳传志在小范围座谈时说,“从现在起我们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该观点随后在一个名为“正和岛”、他自己也是成员的企业家社交网站上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企业家、“岛民”王瑛提出抗议:“我不属于不谈政治的企业家,也不相信中国企业家跪下就可以活下去……为了不牵连正和岛,我正式宣布退出正和岛。”在她看来,柳传志可以不说话,但不应该“以其影响力说这种话”。更有网民言辞激烈地指出,此时此刻的中国,柳传志之说实为新版“莫谈国是”。

7月份,媒体报道,马云和李连杰、赵薇等娱乐明星拜访“气功大师”王林,后者以空盆取蛇、空手入腹为某外国元首取出癌细胞等“传说”而闻名。一部分网民很不买账,认为马云客观上助长了迷信之风、“怪力乱神”。

对此,马云微博辩称:“常有朋友指责我去探视"非科学"的东西。对未知的探索,欣赏和好奇是我的爱好,即便是魔幻术,挑战背后的奥秘也快乐无穷。好奇心让人受益。人类很容易以自己有限的科学知识去自以为是的判断世界。科学不是真理,科学是用来证明真理的。过度的沉溺信仰和迷失信仰都是迷信,今天我们是后者。永保好奇:)”

柳传志、马云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不陌生,他们是多少创业者、年轻人心中的偶像。

柳传志,与“十八棵青松”创办联想,从电脑、软件、地产、投资到农业,踏足多个实业,是老一辈最负盛名的企业家。他被视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注脚,更被称为“企业政治家”。

马云,与“十八罗汉”创办阿里巴巴,目前集团估值在600亿-1000亿美元之间(这还不包括支付宝),占领了中国电子商务市场。以其超人的远见、充满互联网精神的鼓动能力,马云被海内外认为是中国新经济的代表人物。

这两位改革开放30多年来分别代表传统行业、新经济的教父级人物,为什么双双被批?一句话:人心已变。在社会剧烈转型期的中国,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大众对超级公众人物都有一个期待:有所担当。

这个担当,便是让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让无数仁人志士、先贤后辈孜孜以求、前仆后继的,便是德先生、赛先生。当下的中国要民主,要科学,而非相反。

先说民主。国进民退、法治不彰,中国企业家在夹缝中艰难地求生存,最近轰动海内外的曾成杰案便是例证。商人们有钱无胆,又想要更多经济利益。然而往左看,是一无所有的社会底层;往右看,是实权在握的上层。在夹缝中生存,不去争取自身利益,不推动社会进步,想要取得更多经济利益几乎不可能。

再说科学。中国文化的根基是周易,通俗讲就是“巫史传统”。所谓特异功能是一个大坑,智商高如钱学森者也陷入其中(以往官方为尊者讳都避而不谈)。正如王朔所说,“在中国旧的、天真的、自我神话的东西就是比别的什么都有生命力。”所以,从中医、藏獒到气功,最后都是神神叨叨,“大师”长盛不衰。这,并不科学。

令人高兴的是,以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为代表的另一批企业家则拿出了态度。王石公开称,“检讨重庆事件:在唱红打黑期间,一大批重庆工商业者被强制关进牢房、没收财产,生命尊严也失去了法律保护,甚至被告的辩护律师亦被冤屈判刑入狱。我采取了不吭气的态度。反思:是懦弱错误的行为。对违反法律,侵犯财产、侵犯生命的权力部门应该明确态度:不! ”

网友也站队分成两派。一派称,“中国人总喜欢把人树立成偶像,然后要求偶像高大全。所以中国古代商人社会地位都不高,所以今天也有这种用圣人标准衡量企业家的国民。”另一派则称,“也许不应该把犬儒视为罪恶,但犬儒是罪恶的温床。公众人物要有期待的思想和精神的楷模!”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历史不在于聪明,而在于责任。没人可以逼你做什么,但你至少可以选择不做什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