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市长炮轰经济学家书呆子气 出场贵预测不准(土共是永动机 没有经济不好的时候 只有经济好与更好两种基本面)

这位市长,一定让体制内专家忽悠了,从没接触体制外普天盖地的崩溃论

———-

  经济不景气,上半年统计数据证实了这个判断。无论是GDP增速还是投资增速都有了较大幅度下跌。这个问题是珠三角乃至广东、全国的普遍问题,是要乐观还是悲观?佛山市长刘悦伦选择不悲观,在向部下灌输道路自信时,他说:信经济学家不如信自己。

  刘悦伦“炮轰”经济学家,可能主要是怨经济学家没预测到经济形势这么差。他还列举说,“某些出场费几万、几十万的经济学家都没看清楚……有很多是不行的”。因为他没指名道姓,经济学家姓甚名谁没讲清楚,只有委屈全体经济学家“吃了这记闷棍”。

  在表达完“愤慨”之后,其实刘市长想说的是:虽然佛山经济数据不好看,很一般,但包含着“亮点与未来”。要是按照经济学家的书呆子气,从不好看的数字一定会推出不妙的前景。刘悦伦未雨绸缪,“抽刀”截断部下对经济学家的推崇,斩断悲观情绪。

  应该说,刘市长的话不无道理。经济学家从事的是模型推理,是从数据总结出一般性规律,然后拿这个普适性的规律套所有地方与现实。但从一个区域实际的经济运行看,有独特性,也就有无法完全照搬普适性规律的地方,这就是地方官员认为经验大过规律的底气。

  经济好的时候,按照投资与分工的经济学原理,政府稍稍使劲,就能分得一杯羹,搞经济不费力。经济学家也就在这个时候吃香。等到经济下行,官员面对难看的数字要挖内功时,经济理论丧失中长期回转余地,就得看真功夫了。说来说去,还是形势比人强。

  经济学家受不受欢迎,其实也有经济规律。经济形势好,市场自由化程度高,经济学理论就大行其道。经济坏了,市场化不灵了,需要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出来维持大局,经济学家自然没了市场。经济学家的命运还是看市场与政府竞争的变化。

  当然,刘悦伦讽刺的经济学家,不清楚是不是鼓吹市场化的那一派。按照刘的道理,经济数据不好看但经济品质好,那么,赞成政府做大做强对经济影响的经济学家会受青睐吧。由此可见,经济学家的显达与隐晦,与经济兴衰一样,也有周期变化。

  刘悦伦要求官员对辖区经济形势有信心,不要唯统计论。只要这些统计数据真实可信,这样的劝告无疑是对的。同时,也请刘市长们超越经济周期看待政绩观:无论经济形势好不好,都不要唯GDP至上。只要以民生为核心,究竟是信经济学家还是信官员自己,都不是最重要的。

  经济学家要是能本着学术良心发言,那他们既可能是报喜讯的喜鹊,也可能是带来坏消息的乌鸦。但经济学家不是挡箭牌,经济好了拿来给脸上贴金,经济差了一脚踹开。与经济学家预言相对的,不该是官员的政绩,其实应该是民众的心情与处境。信谁不信谁,民众会选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