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辛默曼案展示了什么

在过去近二十年来,美国有三个刑事案件被媒体集中报道,成为家喻户晓的事件。第一件是1995年球星辛普森涉嫌杀妻案,每天电视长时间直播,全国瞩目,最后辛普森被判无罪(因检方有不符程序正义之处)。第二件是去年佛州一位母亲涉嫌杀女儿,该案审理30天,媒体跟踪,导致万众关注,最后被告也被判无罪(因缺乏人证物证)。就该案我曾写过文章(“轰动全美杀女儿案为何判无罪——凯西案分析”),阐述美国证据第一、无罪推论等司法原则。第三件,就是刚刚宣判的佛州一社区保安员辛默曼(George Zimmerman)枪杀黑人青年马丁一案,该案审理20天,主流媒体密集报道、评论,并渲染这是“白杀黑”的种族案,于是不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更煽起了新一轮关于种族问题的争论。

这三个案子中,辛普森是美式足球明星,据说其地位在当红时相当于当今篮球界的勒布朗·詹姆斯。如此名人涉嫌凶残地杀死两人,不仅百姓好奇,而且也的确具有新闻价值。佛州母亲涉嫌杀死2岁亲生女儿案,极为罕见,而且情节复杂,案情推理吸引观众,所以媒体给予了密集报道,最后成为一个坚持“证据第一”才能定罪的典型案例。

但这次不同,涉案者是无名小卒,情节也平常(两人搏斗,被压倒在地的一方为自卫拔枪杀死对方,前后仅90秒)。各种原因的枪杀事件在美国经常发生,但为什么这个案件成了全美新闻?而且在陪审员判决后,仍然余波激荡,很多城市有游行示威(还有以此案为由头的打砸抢事件),总统、司法部长出来发表言论,甚至奥巴马政府的司法部考虑介入(联邦法院再审此案)。

稍微跟踪一下这个新闻事件的人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导致此案成为轰动全美的大案的原因,主要就两点:一是黑人政客介入把它煽动成“白杀黑”的种族案;二是左派媒体推波助澜,起劲地渲染种族问题,他们以站在黑人一边凸显自己“道德高尚、政治正确”。两者一唱一和,聚成媒体焦点新闻。

最早介入的黑人政客是夏普顿(AL Sharpton)和杰西.杰克逊(Jesse Jackson)。美国每有涉及黑白的事件,这两位“黑人领袖”就煽风点火,刺激黑人仇恨白人。杰克逊是过气政客,曾参加过民主党总统初选,但被揭出有婚外私生子等丑闻,行情大跌,成为政治边缘人。夏普顿同样,永远一副声嘶力竭领导街头示威的样子;他也曾参加民主党的总统初选,虽然一点希望都没有,但出风头、捞政治资本是他的主要目的。但这样一个以煽动种族对立为己任的激进黑人头目,就被极端左倾的NBC电视请去主持政论节目。

杰克逊和夏普顿一口咬定这是“谋杀”。杰克逊甚至在案子还没审之前,就称马丁是“被谋杀和烈士化”(murdered and martyred)。一个族群的领袖,居然可以如此“未审先论断”,根本不为自己的言论负责。他为什么敢这样?就是因为一路都被“政治正确”、绝口不可批评黑人的主流媒体惯坏了。夏普顿则在陪审团裁决之后宣布:“战争没有结束,我们要继续战斗。”否定由六个普通人组成的陪审团的判案结果,就是公然蔑视和否定美国的司法程序。

但夏普顿和杰克逊已经没有什么号召力和影响力。事实上,对辛默曼案起到最大煽动作用的,是最大的黑人政客奥巴马。这个打着促进黑白和睦旗号当上美国总统的人,在种族这个敏感问题上,同样是首先认肤色。在辛默曼案还没正式审理时,奥巴马就发表评论说,“如果我有个儿子,他会像马丁。”清晰、明确地站在黑人青年一边。

这个美国的最高行政首长,这个哈佛法学院毕业、并曾教授过法律的人,居然如此缺乏最基本常识地干预司法,其水准之低(不如一个有基本常识的、正常的文明人),实令人目瞪口呆。美国是陪审员制度,应由法官和陪审员审理裁决。尤其是面对媒体渲染的“黑白”种族案,作为一国之总统,更不应该偏袒、倾向哪一方。哪怕仅仅是忌讳“干预司法”这一条,奥巴马也不该就此发表评论。但这就是奥巴马的水平,作为政客,他跟夏普顿和杰克逊实在没有什么不同。有奥巴马这种政客不奇怪,但如此低劣水平的种族主义者加社会主义分子居然能当上美国总统,才是美国的一大耻辱!

第二个导致这个案件成为全国焦点新闻的原因,是美国左派媒体的报道。他们为把此案渲染成“白杀黑”的黑白种族案,居然不惜在新闻报道上做手脚。NBC电视台报道说,据警方公布内容,辛默曼在打死马丁之前曾打911电话报警。该电话说,他在社区内看到一个可疑的人,可能用了毒品或要干什么不法的事,“他是一个黑人”。NBC还播放了警方公布的辛默曼电话的“录音”。

这个报道使很多人倾向相信夏普顿们的煽动逻辑:辛默曼确定这是个“黑人”,事先profile(外形辨认、种族分类、事先认定),然后跟踪、最后把这个黑人杀了。起因和动机,都和马丁是“黑人”有关。所以这是种族歧视谋杀案。这个报道成为激怒黑人,促成抗议高潮的触发点。

但这段录音却是NBC做了手脚剪辑的。事实上,辛默曼在报警时没有主动提到“黑人”,而是在警方追问“是黑人、白人还是西裔”后,才回答说,“好像是个黑人”。NBC把警方追问句刻意地删掉了。这一删,变成辛默曼主动认证(profile)那是个“黑人”。

就这个手脚,辛默曼起诉了NBC诽谤。在事实面前,NBC不得不表示“我们深深地道歉”(we deeply regret)。最初动手脚做这个剪辑的NBC迈阿密记者和制片人被解雇,还有两名相关人员被惩诫。但NBC却没有公开播出他们的认错和道歉。结果很多人都不知这背后的故事,仍相信辛默曼一开始就有“种族认定”。

除了NBC之外,ABC电视台也同样就此案做手脚。案发的情形是,辛默曼驾车回家途中路上看到马丁,感觉他不像这个社区的人,再加上马丁没走人行道,而是在房子之间的草坪穿行;当时下着雨,可马丁却不像要急于回家避雨的样子,形迹可疑。由于该社区曾多次发生盗窃案,所以作为社区义务保安员的辛默曼打了911报警电话。辛默曼以前曾9次报警,其中5次犯案嫌疑都跑掉了。所以这次他下车跟踪这个引起他怀疑的人。随后90秒发生了他们两人扭打、搏斗,最后辛默曼开枪打死马丁的悲剧。

无论是最早赶到现场的警察拍的照片,还是好奇邻居拍的照片,都显示辛默曼后脑勺有两条伤口,鼻子出血;而且头和后背都沾着草沫泥土(因下雨),证实辛默曼的描述:他当时被马丁压倒在地。

但有些黑人认为辛默曼脑后受伤是假的,因为另一家左倾媒体、美国三大无线电视之一的ABC台播出的辛默曼后脑画面录像,就看不出受伤。当时ABC还采访一位医生,说辛默曼的鼻梁好像没有受伤。这些报道给人感觉辛默曼不是出于自卫而导致马丁丧生。

事实是,ABC台播出的辛默曼后脑录像很模糊,黑乎乎一片,所以看不出伤口。原始照片非常清晰,电视台播放时为什么弄模糊?这无法不令人怀疑是刻意。再加上电视台请来的医生误导,就给人感觉辛默曼证词不实。后来有心人把ABC电视画面定格后扩大,就可以看到辛默曼脑后那两处长条伤口。在事实面前,ABC承认,他们对录像做了“技术处理”(re-digitized)。

美国另一家左倾电视CNN同样动手脚玩新闻。他们在引用辛默曼打给911的电话录音说,在枪杀马丁之前,辛默曼说过“fucking coons”(种族贬损的俚语)。两周后CNN才更正,辛默曼当时说的是“fucking cold”,是诅咒天气,而不是诅咒黑人。但CNN的原始报道,已经刺激了很多黑人的情绪。

各大媒体使用的照片,也有故意误导之嫌:对黑人青年马丁,特意用他三年前13、4岁时的照片,以显得他是个“娃娃脸的孩子”(baby-faced boy)。从照片看上去,马丁好像也就是五尺二、三的身高,100磅左右的体重。而对辛默曼,媒体则选他几年前很胖(beefy)的照片,两相对比,暗示辛默曼以大欺小。美联社虽然也左倾,最后也看不下去,撰文批评这是媒体偏见。(辛默曼目前很胖,他的律师说,是因为在案发后因遭追杀而躲起来,暴增了一百多磅)。

事实上,被黑人政客和左派媒体称为“孩子”的17岁的马丁,体重175磅,身高六尺(也有说法是六尺二。前NBA球星迈克乔丹是六尺三)。高大的马丁把辛默曼按倒在地上痛殴,6名陪审员显然一致同意“辛默曼是出于自卫(认为自己生命有危险)才开的枪”。

NBC和CNN等左派媒体至今都不愿报道的是:案发时,黑人青年马丁正处于被学校停学状态,这已是一年中的第三次。第一次因旷课;第二次因涂鸦,被校警抓到时,还从马丁口袋发现珠宝和一把螺丝刀。马丁无法交代珠宝来源,也拒绝承认盗窃,但警方还是没收了珠宝。最后这次被停学,是因为用毒品。马丁的验尸报告也显示,他体内有毒品指数。另外马丁手机中的短信和照片显示,他还可能涉及非法枪支买卖及毒品交易等。这些背景起码说明,这是个有严重问题的青年。但左派媒体在对此讳莫如深同时,却夸赞马丁的父母多么值得为儿子骄傲。

和其他国家媒体比较,美国媒体就总体而言,算是相对比较客观了,但左倾媒体为意识形态而扭曲、甚至篡改事实的情形也是不断发生的(比其他国家好的一点是:在被揭露之后,他们还是会处理和惩罚的)。于是,这个辛默曼案就在媒体的渲染和扭曲真实的报道下,在众多只顾占道德高地、却枉顾事实的的评论人士的煽动下,又成了一场黑白之战。

很多专家指出,如果此案发生在两个黑人或两个白人之间,根本不会闹到全国关注的程度。像不久前一个小偷企图闯入私宅,女主人发现后打911,说小偷正进入,我可不可以开枪?911那头说你有保卫自己的权利,她就真的一枪把小偷打死了。她是正当防卫,根本没有遭到起诉。按说窃贼只是想进来偷点东西,怎么就可被打死?但女房东认为,她的生命可能处于危险(小偷如发现她在家,可能干掉她)。当然她也可能当时判断错误,但不能因此给她定罪。

还有一个例子就发生在这个月,一对夫妻闹离婚,女方报案,说男方威胁她的生命。于是男方被捕,法官判决,男方不可再靠近女方。可是男方被释放后,立刻就跑到女方住处,结果被女方一枪打死。她也属正当防卫,没被起诉。像这类案子,由于是发生在同肤色、同种族内,所以只是一条消息而过。

黑白问题是美国一个敏感的神经,同情支持黑人青年马丁的人,当然也不都是故意要煽动黑白对立,毕竟美国有过歧视黑人、甚至把黑人当作奴隶的耻辱历史。但今天,黑人可以当选为美国的总统,说明那种“制度性”的歧视已成为历史。

在没有制度歧视的情况下,任何族裔想改变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靠怂恿“受害者心态”,其结果只能适得其反。“尊敬” 不是通过“要求”能得来的,而是要靠自身的努力去“赢得”。尊敬和爱一样,不是你满地打滚、哭喊“你们都必须爱我、尊敬我!”就能叫唤来的。别人可以在威胁下闭嘴,但心里只会更反感。你自己做一个文明人,作出成就,自然会赢得尊重。

绝大多数人的天性都是善良的,在一个正向的社会,无缘无故、仅仅因为肤色不同就歧视的情形是极少的。人和人之间,人群和人群之间的对立,绝大多数都是出于意识形态。像我本人,写过多篇文章痛斥奥巴马,可以说是痛恨奥巴马,看他从头到脚不顺眼。但这绝不是因为他的肤色,而是因为他的左倾意识形态。而我在电视上看到最高法院黑人大法官托马斯(他真是非常地黑),不仅肃然起敬,而且非常喜欢他这个人,尤其是他那爽朗的哈哈大笑,简直有迷人之感。为什么?就因为我和他的观点相同!肤色是Nothing、Nothing、Nothing!我相信无论任何种族的绝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爱也好,恨也好,种族、肤色绝对不是重要因素,甚至不是因素。绝大多数人都发自内心地希望和平友好地相处!

今天的问题是,政客们、左倾文化人们,故意把清晰明确的观点之争,歪曲成肤色、族裔之战。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用族裔来挑起事端,制造隔阂,他们就可以在此时“站道德高地”。父亲是黑人的胡佛研究所资深学者斯德勒(Shelby Steele)就批评说,夏普顿、杰克逊等黑人领袖,其实是“救护车追逐者”(ambulance-chasing),一有什么灾难,他们就往“歧视”和“黑白对立”上拉,以此捞取政治资本。

任何一个族裔,缺乏来自本民族的批评声音其实是最可悲的事情。这一点,除了白种人之外(他们对自身的批评声音最强),其他全部族裔都在不同程度上有可悲之处。外族人一批评,就是“种族歧视”,于是那些他人批不得的人和人群,就自己倒霉吧。最“受害者心态”的、最批不得的、最把别人都吓得“噤若寒蝉”的,就是最难进步的。

在当今美国所有族群中,黑人犯罪率最高,失业率最高,暴力倾向最强烈,这是连杰西.杰克逊都承认的事实。例如黑人聚集的芝加哥,几乎每天都发生枪杀案(多是黑杀黑)。美国的犯罪人口中,有近一半是黑人(但在总人口比例中,他们只占13%),而成年黑人男子有近一半被关押过。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高达75%的黑人女性是单亲母亲(黑人男子是最不对女性负责任的群体)。

在这种现状下,虽然人们不敢公开说,可是夜晚在街头遇到一群黑人,能不恐惧吗?要求大家都不profile(外形辨认、种族分类、事先认定),别说是强他人所难,连黑人自己都做不到。那个整天渲染黑白对立的杰西.杰克逊都说,有天晚上他走在暗街,听到后面有人跟来,吓得要命,回头一看,是几个白人青年,他才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他还总算说了点实情。

一个纽约的黑人出租车司机曾说,在夜晚碰到黑人在路边叫车,他从来不停。他当然不认为所有夜晚叫车的黑人都是坏蛋或强盗,但他说,只要一次判断错误,就可能把命搭上了,他失误不起。

毫无疑问,把黑人作为一个族群来否定是完全错误的,因为那样会走向奥斯威辛的思路。黑人问题不是人种和肤色问题,而是文化问题,更是黑人领袖精英的问题,他们应负更大的责任。他们不去检讨本族裔的问题,却把一切过错都推到外部,都是白人的错,黑奴时代的错,美国的错,就是不提黑人自己应负的责任!黑人政客的可恶,误导了数不清的普通黑人,使他们终日被“受害者心态”左右,没法阳光、健康地享受美国这个繁荣、自由的国家。所以,最坑害黑人的,首先是包括奥巴马总统在内的黑人政客。他们的做法,是在给黑人群体“抹黑”,在从根基上损害这个族裔。

其次要负责的是左派白人,他们摆出政治正确、站道德高地的姿态,什么事情都往“黑白”上拉(这次CNN、NBC、ABC等是典型的例子),这样他们就可以唱同情弱者(黑人)的高调,显得自己正确和高级。其实这些白人是最虚伪、最做作、最为意识形态而不顾真实的人。他们在本质上是那些黑人政客的帮凶,他们高举着保护少数族裔的旗帜,事实上在摧残少数族裔心灵,使他们永远持“弱者心态”“受害者心态”,于是就永远当弱者、受害者。这样,那些站道德高地、唱高调的白人们,就有了显得自己“高级”的余地。这类人本质上是摧残少数族裔的道德罪犯。

值得庆幸的是,和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一样,美国黑人中当然有优秀者、真正为黑人的前途负责任者。他们面对目前多个城市出现的黑人抗议示威,甚至砸毁店铺等暴力行为,已经发出了强烈的批评声音。 连“美国黑人全国联盟”(NAACP)前德州分部主席布莱德(C. L. Bryant)都痛斥夏普顿和杰西.杰克逊是“种族皮条客”(race hustlers),在马丁被杀案上煽动种族对立,榨取个人资本。

这些优秀美国黑人的声音,正通过网络等各种渠道,冲破“主流媒体”的噤声,被越来越多的黑人接受。在正向价值观的引导下,在抛弃了“受害者心态”的禁锢之后,辛默曼案导致的黑白对立才可能降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