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便立案”再证破除强拆之难

5月28日,山东临沐县,崔社梅夫妇的生活在一个晚上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夫妻赤身裸体被绑架,家里房子被夷为平地,全部家产和价值50多万元的财物也被埋在废墟之下。没有正规的安置补偿协议,没有走正规的招拍挂制度,开发商就这样进行强拆。(7月23日中国网)

生命财产安全遭到开发商的野蛮侵犯,人格尊严受到开发商的极大侮辱,对此,公安局居然说,“警察不便立案”,真的令人大跌眼镜。对于受害夫妇来说,此时此刻,人财两空不打紧,更关键的是作为维护正义的职能部门居然睁眼闭眼,正当的权益无处申诉,看不到权益得到救济的希望。如此一来,可谓是叫天不应,叫地不闻,不是逼人往冀中星的绝路上走么?

是的,警方“不便立案”的说辞是站不住脚的。一者,夫妻二人赤身裸体遭到开发商的绑架,生命安全以及人格尊严无疑已被侵犯。二者,开发商强拆房屋,已然涉嫌侵犯财产罪,再加上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发出的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加强对征地拆迁政策规定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制止和纠正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行为。凡此种种无不说明:于情于理于法,当地警方都有立案的必要,绝不能让违法者逍遥法外、无力者更加无力。

然而,我们若仔细的想想,警方“不便立案”的说辞又何尝不是句实话呢?对于当地警方来说,为何与拆迁有关的,警察便不好处理、也不便处理呢?甚至纵容野蛮拆迁发展至“普遍现象”呢?根源在于,拆迁有关地方GDP的发展,关系到领导的政绩工程,拆拆建建之后,即是漂亮的GDP数字,也意味着可为领导仕途的畅通添砖加瓦。基于此,在开发商的恶行极有可能是当地政府默许、“领导意志”在今天仍旧有很大能量的语境下,对于当地警方而言,又怎么方便处理呢?又怎么处理呢?

警方的“不便立案”,说到底再证了破除强拆之难。尽管伴随着社会的发展,唯GDP马首是瞻的现象正在渐渐转变,对于强拆也已有诸多严格的限制,政府也愈加强调人的城镇化,但是,不彻底转变经济发展的思路,不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强拆的梦魇是难以消除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