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美联储逐步退出QE令中国承压

中国正在发生的资本外流可能要怪美国。

归根结底,随着美联储(Fed)逐渐退出量化宽松(QE)计划,中国是受流动性撤出的数量效应影响最大的国家。

事实上,中国可能是最难以克服这一局面的国家。

野村(Nomura)分析师表示,尽管贸易顺差高达270亿美元,外国直接投资(FDI)也处于140亿美元的高位,但中国金融机构6月外汇占款减少了410亿元人民币。

这家日本券商表示:“这表明中国6月发生了大规模资本外流,与2013年初形成了强烈反差。今年1到4月,外汇占款平均每月增加3770亿元人民币。”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引发担忧,以及政府开始严厉打击非法资本外流,5月外汇占款仅增加660亿元人民币。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分析师高滨表示,与此同时,美国逐步退出QE带来的数量效应将对中国造成更直接的冲击。

与多数大型经济体不同,中国依靠外汇创造基础货币,而这表现为一个事实:截至2013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PBoC)资产负债表上有83%的资产为外汇储备。

“由于美联储逐步退出QE计划会促使美元走强,中国的外汇积累将大幅放缓,甚至可能出现下降,导致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增发机器失去动力。这是因为,可供购买的美元资产将减少,可供使用的人民币也将减少。”

流动性降低令中国处境艰难,并限制它推出大规模刺激的能力,而在信贷推动的扩张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刺激具有重要意义。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在近期于莫斯科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会议上将这种无奈的选择美化为:要推进经济转型,减少经济刺激。

更短期的关注点是,中国将如何抗击流动性撤出。

一些分析师认为,随着近期市场动荡的终结,资本外流的势头将减弱,不景气的资本流动数据引发的市场动向将发生逆转。

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是,开始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野村的张智威预计,从今年第三季度至2014年第二季度,中国人民银行将每季度下调存款准备金率50个基点,以应对增长放缓和投资者担心经济硬着陆引发的长期资本外流。

另外,尽管高滨认为,中国人民银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速度将不足以抵消资本外流的影响,但这一举措仍将被外界解读为值得欢迎的稳健之举。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