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倒宪政倒公民社会,中国政治环境正在恶化

五月和六月,是中共的“倒宪政月”。到了七月,重点似乎有所转移。最近有迹像显示,中共开始集中火力倒“公民社会”了。最有力的证明就是,新公民运动的领军人物许志永被抓,维权的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被封;与此同时,所谓“顶级谋士”胡鞍钢再抛谬文,盛赞人民社会优于公民社会。

许志永因2003年为孙志刚事件维权而闻名,近年来参与呼吁官员财产公示、教育平权,倡导新公民运动等,一直是官方的眼中钉。7月16日,警方正式拘押了许志永,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这是个莫须有的罪名!许志永自4月12日起,就一直被软禁在家中,谈何聚众扰乱秩序!探望他的人因许志永居住的小区内、楼层内、电梯内,到处是监视的看守,而不得入内。许要理发也不准外出,就连探望他的律师也被关进派出所。许志永过去屡次被拘押,但这一次,当局似乎发狠了。许的早期维权合作者郭玉闪说:“我估计当局会对许志永进行刑事判刑”。

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于7月18日被北京市民政局执法人员强行取缔,理由是“擅自以民办非企业单位名义开展活动”。这也是无中生有!因为传知行2007年注册时既没有申请过“民非”,也没有以“民非”名义开展活动。创办人郭玉闪说,该所曾参与帮助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8年“毒奶粉”事件、2009年的“邓玉娇刺官”等事件的维权活动,在公民参与、转型经验研究等方面,有重要影响力。因此也是官方的眼中钉。

至于胡鞍钢的文章“人民社会为何优于公民社会”,是由《人民日报》海外版7月19日头版刊发的。胡鞍钢说,与西方公民社会相比,人民社会更具优越性,人民社会由公有、公益、公平、公正等原则组成,“市民”注重的是私利,“人民”注重公利,但是并不排斥私利。胡鞍钢这几年,一直扮演著中共批判普世价值的马前卒。他的这篇文章,和过去的几篇文章一样,一经问世,立即遭到网友几乎一边倒的批评。

中共从倒宪政到倒公民社会说明,中国的政治环境正在急剧恶化,执政当局为了维护一党专制,不惜让整个社会付出大幅倒退的代价。

具体而言,第一,刚上任时强调要遵宪守宪、要以法治国的习近平当局似乎根本不打算遵宪守宪,也不打算以法治国。拘捕许志永和取缔传知行,没有任何法律根据。这类没有法律根据的事件最近发生得十分频繁,如,原定4月22日在北京召开的李慎之先生去世10周年纪念会被取消,一些知名自由派学者的微博被删被取缔,主张官员公布财产的部分公民被拘禁,曾成杰被长沙中级法院“秘密处死”等等。

第二,习当局的政治心胸容不下温和批评,更莫谈“尖锐批评”。许志永是个温和的维权人士,他曾给习近平写了两封信,主张温和理性建设性地推动民主和法制,但是在当局的眼里,“温和”的许志永却是洪水猛兽,非打压不可。不仅如此,一批像许志永一样“温和”的为宪法权利大声疾呼的维权人士,都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第三,习当局看来正在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七不讲”。从“七不讲”中,我们知道,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共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七项内容都不准讲。上一次是大规模地反宪政,这一次是大规模地打压公民社会,下一次是什么呢?

第四,习当局开始要搞文字狱了。胡锦涛当政时大搞文字狱,太子党内一些中左人士认为,胡的那种搞法是在损坏党的形像。而这次习近平搞文字狱,他们可能会认为,这是维持一党专政不得不做的事;只要维护一党专政,形像差一点,他们不在乎。在这种统治逻辑下,中国的政治环境非常有可能比胡锦涛时代更恶劣。

总之,执政当局不会主动推动制度转型了。许志永在他的“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中,呼吁推动制度转型,建立一个民主、法制、公平正义的宪政国家。他感叹,“改革越来越艰难了”。对于这封信将产生何种影响,许志永并不乐观,但他认为,为了追求一个自由幸福的中国,他愿意去承受,去付出代价。看来当局正在制造中国第二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