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全民借贷成全民追债 集资大佬纷纷跑路

【导读】这似乎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县城,街上随处可见的铺面,不是典当行,就是贷款公司,最繁华的街道,甚至容纳了50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其金融业的繁荣堪比任何一个大都市。不过,这是它之前的繁华,如同烈火烹油燃烬,如今只剩下人去楼空,满目萧条。这个城市,就是因富裕而名噪全国的“陕西第一县”神木,它曾以推行15年免费教育,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的“神木模式”而闻名,这次再度引起公众高度关注,却是因民间借贷危机浮出水面。

第一篇:资金断裂 老板跑路百姓受伤

午后的神木,冷冷清清的大街上,空气里透着丝丝闷和燥……大街小巷,已经关张大吉的借贷公司随处可见。县城的每个公告栏中,都贴着密密麻麻的“急售”、“急租”、“急转”的广告。虽然县城交通依旧繁忙,但原来奔驰在这里的豪车已经难觅踪影。

洗煤厂的宋老板蹲在自家门口抽烟,借了上千万做洗煤生意,没想到煤炭价格暴跌,仿佛一夜之间,身价过亿的宋老板,如今负债累累,摆在他面前的,似乎只剩下“跑”这一条路:

洗煤厂老板: 1400多万,无药可救了,只能拖么。

由于还有煤场和自己的商誉,宋老板选择留下,而更多欠下巨款的老板们早已跑得无影无踪。由于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一场全民借贷与放贷的盛宴在这个燥热的夏天戛然而止。

神木盛产煤,其煤矿产业在过去的数十年飞速发展,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也随着煤炭经济的持续发展而迅速提高,巨额民间资本的逐利冲动,催生了庞大的民间借贷。不论是在街边的借贷公司,还是在KTV、饭店、酒店等消费场所,甚至是县城里的商行、茶楼,都在经营着“典当行”的生意。当地一位放贷的百姓告诉记者,随随便便就是2、3分的利息让县城的、农村的,人人都忘乎所以、趋之若鹜。

当地百姓:好多人把自己的房子作抵押,和银行贷了款,去吃这个利息,吃了利息后,又发了工资啥的,再添进去了,以致所有的人都深陷进去了。

经济形势好时,资金流向煤炭、房产等领域,获取高额利润。但随着去年煤炭价格一路走低,资金链趋于断裂,整个神木的民间借贷体系面临崩盘。虚假繁荣的泡沫破灭速度之快,让很多人始料不及。当地律师张一千说:什么都没有,2分钱吸得款,3分钱就想放出去。吃中间的全死掉,因为那边吃两头么,那边把你一断,这边2分钱都还不上,全跑路。

出租车司机刘师傅曾以2分利,放出去50万,借贷风险爆出来后,刘师傅天天去堵借钱人的门,最后好歹要回30万,刘师傅直呼万幸:

司机:前两年,农民的钱全部给典当行放进去了,后来,放进去,现在都要不回来,今年典当行全部都倒闭,现在没人给(借钱)。

一家在神木做实业的徐先生,因向借贷公司贷款70万周转,却被人抢走了700万的豪车。

徐先生:车在路边停着呢,他把那个车钥匙抢走了,车开走了。我欠你70万块钱、你抢我700多万的东西。

借贷危机爆发后,当地居民大多选择起诉这条路,煤炭加工企业老板权林去法院立案时发现,排不上队。

权林:去法院,排大队老长,比我的钱多,几百万,两三百万的,立不上案。

第二篇:经济强县沦为民间借贷重灾区

2012年初,煤炭市场不再火爆,煤炭价格一路下降,秦皇岛港煤炭积压成灾。随后,毗邻的“煤城”鄂尔多斯高利贷崩盘,这一风潮很快蔓延到了神木,当地民间借贷的“操盘手”先后“跑路”,神木县城内大量的小额贷款公司开始关门。

随着融资超过40亿元的神木新世纪黄金珠宝城老板张孝昌崩盘潜逃,神木的“借贷金字塔”开始从塔尖处破碎。

一时间,当地百姓乱了阵脚,拼了命的想从典当行里取钱出来。可是,当他们来到曾经熟悉的十字路口、想要要回自己积攒的财富时,远处人去楼空的借贷公司让他们手足无措。经历过这一切的受害者方先生边抽烟边对记者讲述自己人生在危机前后的逆转。

方先生:以前借一点钱了,贷一点钱了,现在你出去借一俩千块钱都很难借到。谁要开个几百万的豪车啊,油都加不起都在家里放着呢。

鄂尔多斯、温州先后出现民间借贷危机,为什么这次是神木?

调查中发现,神木民间借贷的兴起和破灭都与鄂尔多斯有着直接的关系。

知情人士:刚开始神木起步的时候,都是鄂尔多斯那边有亲戚、朋友在做,他们就想,为什么不自己做?所以就都开始自己做了。

由于过分依靠煤炭经济的单一经济模式,在煤炭行业不景气,利润大幅下降,投资无法收回,神木的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导致危机只是时间问题。

某煤炭企业老总:与煤矿有关系,整个煤矿不景气,神木就靠这个东西,煤价起不来,老百姓的钱就空。以前去银行凭关系可以贷到款,现在这个信任体系没有了。

除了煤炭行业,受到调控政策的影响,神木民间投资到房地产的资金同样无法收回:

知情人士:一个在西安做房地产的,我们神木的人,他就是做三个盘,一打压房地产,一下就没有人买房了。他资金就断裂,他都是神木这边给他提供的。这个月你把别人的利息给了,下个月没给。大家都很敏感的,直接要起。现在大家手上都欠条。

煤炭给神木带来了财富,也带来了危机。古老的财富陷阱在这里又一次上演。此次危机酝酿过程中,遍地开花的借贷公司的助推作用不容忽视,当地政府“小额信贷公司”监管不利也遭到多方质疑。为整顿金融秩序,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神木政府成立“打击非法集资办公室”,并将试点设立小额贷款公司。

第三篇:神木借贷危机路在何方?

神木县政府目前已经设置了打击非法集资的专门办公室,当地人称为“打非办”。但这个“打非办”到底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呢?记者多次尝试联系神木“打非办”的负责人郭主任,想了解当地治理民间借贷工作的进展情况,但郭主任都以工作繁忙没有时间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当地老百姓杜先生曾向打非办求助,希望能有办法要回自己的钱,但被告知因“报案人数未达标准”不予受理。

债权人:打非办,那形同虚设么,我们就去那个经侦大队去报案了,一个副局长直接就和我们说,你们去法院去,他们那要真是那个啥(报经侦案件)的话,你要达到30个人以上,才能立案,我就说了一句,我们这里边就有30个人,然后他给我说啥,他说你要是敢把这个30个人都叫来的话,就先把你抓起来。你说这干啥么。

当地企业则希望政府能伸出援助之手,在资金上予以支持,缓解企业的债务危机,欠债1400万仍坚持不“跑路”的洗煤厂宋老板说:

宋老板:我现在唯一的想让县政府能不能给我资助资助,让我跑我也不会跑,让我躲债,我也不会躲债。说实话,我也想过(跑),但我还有儿女呢。

尽管民间借贷危机已深陷泥潭,但根据神木县官方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神木县银行业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为682.2亿元,同比增长14.4%。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郭田勇认为,神木县有一定的财力处理当前的危机,他建议当地采用“风险缓释”的策略,以应对危机进一步加剧。

郭田勇:一些政府或者比较有权威的部门,做协调。前期债务保持一个存量,前面借了多少钱。保留存量,前面谈的利息只要是国家规定的贷款利息之内的,也予法律上确认,超期的部分可以谈出一个新的双方都能接受的利息,把它这个债务斩期,按照新的一个各方公认的利息,来执行。

当地政府对危机的应变之策

当地金融办副主任刘维明昨天(24日)晚上在回复经济之声记者的邮件中表示,神木县政府正在探索成立临时维稳基金,由政府全额出资,专款专用,规模2亿元以上。一方面,对资金链断裂但所属资产优良的企业及个人,在经历第三方全面的资产评估后,如果资大于债,将给予一定比例的过桥贷款以供安全平稳过渡。另一方面,在突发性重大案件爆发时,以化解金融风险,缓解社会矛盾。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