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民间借贷案近5千起 银行官员损失优先处理

  神木危机:六成煤企停产 民间借贷超两百亿

  六成煤企停产,民间借贷超两百亿,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达4786起,投资者恐慌

  赵锋

  7月15日,由传言引发上千人参与的群体性事件,让千亿GDP规模之大的全国百强县——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一时间神经紧绷。尽管群体性事件很快平息,但常常上演造富神话的神木县也或将由此由盛转衰。

  日前,当地官员和商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以煤炭工业为主导的神木县,六成以上民营煤矿停产,出现经营困难。而其民间借贷总额或高达两三百亿元。仅2012年以来,神木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达4786起,涉诉金额达32.17亿元,涉诉人数7658人。

  “煤炭兴则百事兴,包括民间的数百亿民间金融,更包括享誉全国的免费医疗与教育模式,包括千亿规模GDP。”陕西省神木县一位曾经的隐性富豪级煤老板孙明(化名)叹息说,“在各种表面繁荣背后,一系列危局早已注定。”

  记者在截稿前获得的最新消息显示,经中共陕西省委、中共榆林市委决定,雷正西已不再担任神木县委书记,而由榆林市委副书记尉俊东任神木县委书记。

  “7·15事件”始末

  今年第一季度,神木县地方财政收入12.82亿元,同比下降1.4%。神木县财政局官方认为,这在全国经济大形势背景下,属于正常下滑。

  7月15日上午,神木县委、县政府大门外聚集围堵了大批群众,而当地的公安和特警组成数道人墙阻挡。据传,7月15日是神木县县委书记雷政西调离的日子,据悉,神木县目前背负300亿元债务,神木为此要解除免费医改、教育等社会福利政策。神木县官方称:雷书记离职与财政亏空这是个传言。

  “等我慌慌张张地跑到县政府大院门外时,黑压压地一群人都不知道是在干什么。”孙明告诉记者,7月15日当他得到消息,前去看热闹的时候,当地的公安人员,已经开始驱散聚集的人群。孙明猜测这群人很可能又是陷入了民间集资危局。

  事实上,事件绝非那么简单。在群体性事件发生后,有网友在网上贴出一张7月15日由神木县公安局发给神木县人民群众的通知书。这张通知书称:7月15日,受个别不明真相的人煽动,一些群众在县委、县政府大门口围观、聚集,已经严重影响到党政机关的正常工作和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秩序。提醒广大群众不要轻信传播谣言,不在政府门前、广场和人员复杂场所逗留等。

  记者致电神木县公安局,多个部门表示对这则通知不太清楚,建议记者致电神木县委宣传部。而神木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这则通知的确是神木县公安局下发的。神木县委宣传部表示,7月12日有个别人在微信、QQ上发布信息:“神木经济一落千丈,神木人民人人要账,三角债务你拖我拖,现任领导要跑神木不得解放,定于15日上午10时在广场集会。”部分群众接到这则信息后,陆续到县委、县政府聚集,“很多人都是来看热闹的”。神木县相关部门发现这条信息后,对此违法信息进行跟踪,目前已有4人因传播谣言被警方控制。

  对于传言,神木官方在此后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表示,7月15日,当地党委、政府迅速组织信访、公安等部门工作人员一方面维持现场秩序,一方面对群众进行细致的说服教育和劝解,当日下午聚集群众陆续散去,未发生肢体冲突。

  针对网传巨额财政亏空导致欠发工资,以及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等政策要废止等信息,记者向神木县多个政府部门进行求证,相关负责人表示以上传言均是空穴来风,毫无根据。

  据悉,2012年神木地方财政收入为53.5亿元,上级补助14.37亿元,财政支出67.8亿元,净结余700万元。干部职工津、补贴去年再次上调,人均每年提高9700元,另外县财政每年又专门拿出6000万元提高教师待遇,神木县财政没有亏空和赤字。今年第一季度,神木县地方财政收入12.82亿元,同比下降1.4%。神木县财政局官方认为,这在全国经济大形势背景下,属于正常下滑。 神木县卫生局和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全民免费医疗、十五年免费教育等惠民政策仍照常实施。2013年1月至6月,神木县免费医疗支出9870万元,免费教育支出1.65亿元,无任何资金问题。

  六成煤企停产

  “神木县乃至榆林市官方都明白,对于煤炭能源的过度依赖,使得至少占经济总量超六成的煤炭及相关产业链,在从2012年下半年煤炭市场不济以来,必然出现一些问题。”

  事实上,借贷危机已触发神木民间投资恐慌。据本报记者了解,由于国内国际能源市场不景气,神木工业产业受到了巨大冲击,能源化工产品价格大幅下滑。截至今年6月底,神木县面煤平均价格230~340元/吨,同比下降100~150元;块煤平均价格370~480元/吨,同比下降80~180元;兰炭大料销售价700~740元/吨(含税价格),同比下降24%(去年同期价格880~900元/吨)。受此影响,六成以上煤炭企业经营困难,自行停产。

  榆林市多位煤老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获得煤矿成本较低的国有企业还在运行,绝大部分民营煤矿都已经停产。”而据榆林市发改委的报告,今年1~5月,榆林全市煤矿停产面已达35.7%,这份报告说,眼前的形势,“是较2009年金融危机更大的困难”。从2002年开始,随着蓬勃发展的中国经济对能源的旺盛需求,榆林这座西北小城围绕着煤矿资源飞速发展,到2011年,全市原煤产量2.8亿吨,已成中国第一产能大市。而在榆林所产的煤炭中,有一半左右都是神木所产。

  因煤而兴盛的神木县,在2007年到2012年的几年间,煤炭经济也达到高潮。到2012年末,神木县宣布该县GDP成功实现千亿规模。数据显示,2012年,神木县生产总值突破千亿元大关,实现生产总值1003.89亿元,成为陕西省乃至西北五省区第一个年GDP突破千亿元的县。 对此,今年3月榆林当地媒体报道称,“这一数字比上年增长15%,这也使得该县在全国百强县的位次前进了10名,由第36位前移到第26位,进位速度居全国第一。”其报道无不洋溢着赞许口吻。 然而,在赢得千亿经济规模的背后,神木经济过度依赖煤炭及相关产业链却是不争的事实。

  “神木县乃至榆林市官方都明白,对于煤炭能源的过度依赖,使得至少占经济总量超六成的煤炭及相关产业链,在从2012年下半年煤炭市场不济以来,必然出现一些问题。”榆林市发改委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向记者指出,正因为此,当地千方百计地强调调整经济结构,并升级转型,启动消费市场。然而多年依赖煤炭产业链条而繁荣的独特区域经济模式,积重难返,升级何其之难。

  “房姐”“炒金一哥”都出自神木

  宏观经济走弱后,煤炭市场不济的现实,让神木县仍未转型的经济模式难以持续曾经的财富神话。消费市场也一落千丈,高档酒店、高档轿车、高端楼盘一片哀嚎。

  在神木当地,民营老板们均流行赚快钱,炒楼、炒地、炒矿、炒黄金盛行。煤矿停产潮之前,神木几乎人人参与的炒作因卖煤而补充的流动性资金,显得热火朝天。几乎家家参与高利贷的这个小县城,甚至聚集了高达500亿元的资金。然而,宏观经济走弱后,煤炭市场不济的现实,让神木县仍未转型的经济模式难以持续曾经的财富神话。消费市场也一落千丈,高档酒店、高档轿车、高端楼盘一片哀嚎。

  受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崩盘波及,神木出现多起较大的灰色集资案件。从闻名全国的房姐龚爱爱,到编织“黄金帝国”大梦的“炒金一哥”张孝昌的先后被抓,民间金融危局愈演愈烈,涉及资金或高达两三百亿元之多。

  房姐及张孝昌、刘旭明等非法集资诈骗大案,触动神木民间的敏感神经,又一度引发了挤兑性撤资恐慌。当地能源经济的下滑和借贷危机加深,造成神木县部分投资者的恐慌、焦虑。

  尽管今年初,神木县县政府专门成立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全面开展排查摸底,坚决打击骗贷拖贷、金融诈骗、恶意逃债等行为,“但是蔓延的恐慌情绪,随时都可能爆发。直到7月15日的群体性事件爆发。”当地深陷民间融资危局的多位老板告诉记者,“创伤或一时难以治愈。尤其是张孝昌集资案件涉及成百上千老百姓,涉案资金高达100亿元。”据估计,从2008年11月至2012年12月,4年间,张孝昌共借贷资金101亿元,涉贷人员1380人,涉贷公司56家。有关司法鉴定所鉴定显示:张孝昌累计亏损40亿元,其中炒黄金白银亏损1亿元,兑付利息38亿多元;张孝昌折合资产4.4亿元,欠431名散户本金12亿元。

  而来自神木法院的案件数据显示:仅2012年以来,神木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达4786起,涉诉金额达32.17亿元,涉诉人数7658人;在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借贷案件7起,涉案金额达43.1亿元,涉案人数1247人(户)。

  值得关注的是,在处置有关民间融资案件的过程中,大户、银行以及有关官员的损失被优先处理消化掉。比如,在张孝昌案中,为填补亏空,当地工商银行(3.91,0.00,0.00%)将张孝昌质押的3.3吨黄金抛售,五大户随后也把张孝昌名下的120多吨纸白银抛售一空。这种做法,让成千的小户们最后兑现本钱的希望渺茫。这也是引起民间金融参与者人人自危的一个重要因素。

  榆林学院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指出,从“7·15事件”的爆发可以看出,民间神经已经绷紧到何种程度。这位专家认为,在当前煤炭经济危局的背景下,“7·15事件”这一次貌似简单的群体性事件,或将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这个西北第一强县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若当地经济模式转型失当,则这一事件极可能成为这个西北第一强县由盛转衰的引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