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赛萌:看病难——中国特权社会的一大毒瘤

最近爆出的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涉嫌商业贿赂的事件持续发酵。据《京华时报》的报道,葛兰素史克内部主动培训员工如何行贿医生,并且用销售额的一成作为行贿医生的“备用金”,帮助医药代表做假账,连其帮医生找小姐的费用都能堂而皇之地报销。

数日之前,著名专栏作家连岳在腾讯《大家》栏目发表《医生“腐败”的合理性》的评论文章。文章中称,医生的工资过低,医生的“腐败”确保了好的医生能留在医疗行业,更好地位患者服务,如果不允许医生腐败,那必将赶走所有的好医生,其结果是我们生病后再难以找到好的医生。文章结尾写道:“对医生的服务满意,最好也包个红包,至于他们拿药品回扣,还是睁一眼闭一眼吧,这种‘腐败’是合理的,有益的。”对于这篇文章的观点,我无意反驳太多,我只想问一句,倘若允许官员合理腐败,是不是就可以把能力更强的官员留在政坛,让他们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呢?

中国医疗行业的腐败早已有目共睹,甚至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许多被誉为“白衣天使”的医护人员被民众痛骂为“白蛇”,是人们最为痛恨的三种职业之一,几乎已经是“国人皆曰可杀”,近年来频频爆发的恶性“屠医”案件便是最好的注脚。

就我个人而言,我反倒是比较同情当下医护工作者,尽管他们这个群体常常被人诟病和伤害。我身边的很多亲人都是从事医疗工作,包括我在某部队医院上班的女朋友,从与她们的接触来看,医生的工作量的确是巨大而且超负荷。拿我女朋友为例,她不但每周要值晚班,而且还没有固定的假期和周末,以至于我俩连一起出去逛街看电影都成了奢侈。

尽管工作量大,但是她们的薪水确并不高,不说达到欧美国家医生在其国民收入中的水平,连国内一些高级白领都不如。我曾问她,为什么医院生意那么好,而你们的工资却不尽如人意?女友回答说,别看医院整天被挤得水泄不通,很多人连一张病床都找不到,医生们整上午整上午坐诊,连喝水、上厕所都没时间都没,但的的确确是没赚到什么钱,绝大部分医疗资源被各级首长给占用,能轮到老百姓的医疗资源少之又少,如此境况,医院哪能赚钱。

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一年前发生在北京的一个悲情故事——廖丹夫妻15年前下岗,长期以打零工为生。妻子杜金领不幸患上了尿毒症,因为没钱看病,为了保住妻子的生命,廖丹私刻了一枚假章骗取医院收费证明,累积达17万之巨。在中国,无数家庭会因为昂贵的医疗费而一夜沦为赤贫,无数患者因为看不起病而干巴巴地等待死神的降临。“看不起病”已经成为中国人最大的痛处之一,也是无数底层家庭无法承受之重,某个家庭成员的一场大病,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无疑就是一次毁灭性的经济打击。

在普通民众看不起病、大多数医护人员超负荷工作的另一面,则是数量庞大的党政干部、特权阶层的豪华病房和各种各样的休假式治疗。自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就设置了保障性医疗制度,而这个医疗制度也是主要保障干部及其家属人员。之后,干部收入由供给制改为工资制,但医疗仍然按级别实行“供给”。

据卫生部原副部长殷大奎曾经透露,80%的医疗费用为850万党政干部群体服务,而其他十几亿普通平民只能共享剩余20%的医疗资源。据社科院的报告,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40万名长期占据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等,一年开支约500亿元——这些只是2005年前的统计数据,因为自2006年之后,医疗卫生主管部门的统计年鉴里再也没有了“公费医疗”这个细项,公职人员医疗花费被隐含在“政府其他行政事业费用”里,具体数目公众已无从知晓。

以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为例,该院的干部病房建于1985年,当时是吉林省惟一指定“承担全省及中央直属单位在长春机构副厅(局)级以上领导干部的医疗保健工作,固定服务对象2000人”。而武汉同济医院的高干VIP病房,每晚费用则高达1000元,当然这些费用都不需当事人掏钱。就这样,本该用于全民医保、完善公共卫生服务、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医疗经费,绝大部分被用于特权阶层及其裙带关系之上了,而真正落到普通民众身上只是微乎其微。然而,就算在这微乎其微的医疗资源之中,依旧存在巨大的不平均,目前全国80%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其中的30%又集中在大医院,偏远山区和农村地区的医疗条件只能是触目惊心来形容。早在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曾对对各国卫生资金的征收和分配进行了评估,中国在191个加盟国家当中排第188位。

对于中国这么一个人口众多的后发国家来说,民众看病难固然有很多客观因素,如医疗资源稀缺,差不多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只占用五十分之一的医疗资源;政府投入不足,全国公共财政支出,医疗卫生只占5.3%,而政府行政支出却占到了14.4%;政府监管过多,导致民营医疗机构迟迟不能发展壮大,我国公立医院占医院总数的96%,社会办医仅占4%,公立医院的医疗资源占全国医疗资源的90%以上……我以为,一个将80%医疗资源都用于特权阶层的医疗制度,哪怕是没有上述原因,也不可能做到人人病有所医。正如著名滑稽演员周立波所说,只有取消高干特护病房,官员才知看病难、看病贵。

2011年末,《解放军报》曾发表了一篇名为“用优质医疗资源服务老干部”的新闻报道,称“北京军区254医院勇于探索,不断创新,开辟了一条方便老干部看病就医的医疗保障绿色通道,医院连续5年被上级表彰为先进单位”。此外,文中还曝出医院为老干部开设家庭病房一事,为了让老干部足不出户在家“住院”,该医院成立了家庭病房科,挑选服务态度好、业务技术精的医护人员,负责上门查房和治疗,并配备专用车辆和药品器械。同时,医院还为每个老干部家安装了急救报警系统。如遇突发病情,只要一按报警系统,医院和家庭病房科就会在第一时间得到信息,为实施紧急救治赢得时间。

对于这些“为人民服务”了大半辈子的老干部,政府对他们的晚安生活的确是无微不至,看病都看到家里来了,只是此等待遇,无权无势的民众只能是抱病兴叹,眼巴巴等死。北京这个新闻绝非孤立,想想那些遍布全国给地数以千计的老干部局,你就能猜到有多少医院、有多少病房、有多少医疗投入是为他们准备的。为此,我特地用“老干部局”作为关键字在百度地图里进行了检索,其结果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简直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检索结果见如下截图)。

套用一句网络流行语,看到这个搜索结果之后,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个地图正是当下中国绝佳的隐喻,这些代表老干部局的红色箭头就如同一个个嗜血的蛀虫,这个国家早已被他们挖得千疮百孔,而那密密麻麻的血红色就如同遍地的烽火,总有一天汇聚成冲天的怒焰,将所有蛀虫付之一炬。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