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家奴”徐明的官商勾結路

《調查》特約記者 劉飛

  某種意義上說,大連實德的徐明是改革開放後暢行無阻的權貴資本主義空前大發展下中國商人的“典範”——攀附高官權貴而由一介貧寒迅速發跡享盡榮華富貴,又隨著後台的轟然垮台而頓時身陷囹圄。

  從一個冷庫業務員,到福布斯榜上有名的大富豪,從一名小企業主,到大連實德商業帝國的掌門人,出生貧寒的徐明深知,在中國經商追求暴利的不二途徑就是和能操控市場的行政權力“互惠互利”。不幸的是,多年來一直致力於打“關係”的他,最終在關係中越陷越深,自己也跌了進去——他20年間火箭式發展過程中與薄熙來家族“剪不斷、理還亂”;或許更不幸的是,這次跌到或許能要了他的性命。

  隨著薄熙來和谷開來的雙雙落馬,大連實德,這家曾經叱吒風雲的民營企業,這個涉足金融、地產、化建、足球等六大產業、擁有40餘家關聯公司的商業帝國,其資本和債務狀況也已陷入空前的絕境。

  “實德,已經基本走完了中國民企能走的所有的路,下面的路沒有了。”一名已經是加拿大國籍的萬達集團離職高管如是說。

  徐明從2012年3月起就再無人身自由。除了官方的片言只語中提及他涉入王立軍案外,他甚至音信全無,如同人間蒸發一般。官方披露的其涉王立軍案的幾百萬行賄,相信很多人都看不上眼,人們都在注視著,徐明和薄家的利益糾纏到底有多深、有多複雜。

  美國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研究中國政治的專家史宗瀚(Victor Shih)曾說,中國商人與政治領導人的密切關係並非薄熙來獨有,各級政府都存在這種關係;你給我找找,有哪位中國市長沒有這類特殊關係?這些企業家面臨的風險在於,當共產黨時不時殺雞儆猴的時候(現在是拿薄熙來開刀),那麼與這個挨刀者有關聯的人以及親戚朋友也會受到牽連。

  這一次,徐明首當其衝。

  3月31日,大陸官方通訊社新華社旗下的《財經國家週刊》證實,大連實德董事長徐明因涉嫌經濟案件被相關部門“控制”,“而且不只他一個人,”實德總裁陳春國也被調查,大連知情人士確認此消息時稱,中紀委已經在大連駐紮多日,帶走徐明的,是在大連辦案的中紀委專案組。

  《經濟觀察報》隨即從大連致公黨委員會辦公室得知,經過相關程序之後,徐明已不再擔任大連市致公黨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而該報向大連市公安局求證徐明事件時,警方表示,這件事情大連市公安局一直沒有參與。

  而之後陸續從非官方傳出的一個又一個有關王立軍、谷開來和薄熙來的重磅消息中,大都有徐明的身影:藉薄家勢力起家的暴發戶、介紹薄家和王立軍相識、曾試圖阻止薄熙來和王立軍翻臉、招供引發周永康和溫家寶PK、指證薄熙來貪腐、玩弄多名女性、是薄瓜瓜留學英國的背後金主、海伍德案的見證人和參與人……讓人愕然的同時,“暴發戶”,“皮條客”、“黑惡勢力”、“賭徒”、“家奴”的一個個新形象也讓這位商人的色彩更加多元、複雜和飽滿起來——

  實德前高管李文(化名)向《南方周末》記者指出,2000年,因為一次併購,他加盟大連實德。有一天,李文到徐明辦公室匯報工作,中間徐接到一個電話,李文聽出電話那頭是大連市某位副區長。這通電話打了半個小時,李文聽出那位副區長是想通過徐明,和上級領導搭上線尋求晉升機會,而徐明滿口答應。

  9個月後,李文辭職了,他當時預感徐明會出事,“和某些領導利益捆綁太深了”。

  一語成讖。

  徐明,1971年4月出生,遼寧省大連人。中國致公黨黨員,20124110300baoxilai長等職務。

  由於衆所周知的原因,沒有任何一家大陸媒體的報導明確指出老闆徐明的神秘失蹤和薄熙來出事有關,當然,也沒有任何消息斷言徐明與薄熙來事件根本沒有關係。

  在大陸媒體點到爲止的含糊其辭中,人們得到的信息似乎只有這麼多:徐明因涉嫌“經濟案件”,受到相關部門的“控制”。但徐明是在薄熙來被免職的前一天被“控制”的,這一時間點,卻給了讀者無窮的想像空間——

  薄熙來曾任大連市市長、市委書記和遼寧省省長。正是在這段時間裡,徐明的商業帝國開始快步發展。

  薄熙來和徐明當年在大連時。

  1992年,薄熙來就任大連市市長職務。也正是在這一年,21歲的徐明創建了實德集團。經過20年的發展,實德集團儼然是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在國內無人不知,徐明更是一度成為福布斯中國富豪排名榜中的遼寧首富。而薄熙來在官場上也一路高升,出事前在重慶的“唱紅打黑”更是讓他的聲望一度如日中天。

  很多國內外媒體觀察家認為,如果沒有高層官員的支持,這位商界明星是很難取得如此輝煌業績。薄徐之間相互關係的細枝末節還有待於調查釐清。人們也很難估計,調查會到什麼樣的程度。但是,徐明實際上是薄熙來“私人錢夾”的信息,已經滲透到社會各個角落,他為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提供國外留學經費的傳聞也早已充斥坊間。

  雖然外界很難確認或推翻這些傳聞,但這位富商和高級官員之間緊密關係卻是不爭的事實。就此問題,莫斯科大學亞非學院副院長安德烈•卡爾涅耶夫接受了“俄羅斯之聲”的採訪。他說:“從實際來說,中國很多大型私營企業都和某些具體的官員以及各個層次的政府部門關照有直接關係。比如‘海爾’或‘華為’這類新型的商業旗艦,也是獲得官員或公開或隱蔽的支持。很多公司本身就是中共高層官員的孩子們設立的。在通常情況下,過渡經濟體自身的規則比較模糊,很多時候取決於政府部門的喜好。來自於政府部門或者某些具體官員的支持,演變成商業成功的決定性要素,這種現象也不僅僅存在於中國。”

  《紐約時報》的報道也指出,要求匿名的重慶官員和商人稱,在薄熙來被免職後的兩週中,中央調查組對與薄熙來相關的官員和個人的調查明顯加強。

  在現有條件下,政府部門也需要商人們的支持,有的時候,需要在一些正面的項目上獲得商界的支持。這些公司經常被當做是贊助商,這種體系在很多時候不具備高度的透明性。安德烈•卡爾涅耶夫強調說。(《調查》特刊第5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