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新疆的深层次矛盾是什么?

“唯我獨尊”、”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觀念是千百年積累成的深層次問題。极端的”漢化”政策,引发了最近新疆的一系列民族衝突……

新疆”七五”流血事件四週年前夕,仍然發生多宗暴力衝突事件,說明作為”新疆王”,不論是王樂泉的”強硬”,還是其後張春賢的”懷柔”,都沒有抓到問題的本質,因而沒有奏效,這裡還不論王樂泉在做”新疆王”期間,利用職權在新疆為自己家族所進行的掠奪。

新疆肅殺,西藏鬆動?

中共十八大結束後,政治局常委兼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曾經到藏區視察,認為解決西藏問題,在於發展經濟,無視他們的精神追求,因此自焚事件還時有發生。最近外媒報道,在青海、四川等地藏區,當局正在放棄一九九六年以來的強硬做法,開始允許一些寺院供奉達賴喇嘛法相,並不准謾罵這位藏人精神領袖。雖然國務院宗教事務管理局立即否認,但是消息來源是在挪威的西藏之聲電台,它沒有必要去美化中共當局。相信中共是在悄悄修改政策,但又不想太大的動作而帶來不可預估的衝擊。
在新疆,最近大批軍警、裝甲車上街,中共領導人發表強硬講話,採取威懾政策。其中最硬邦邦的講話,來自當地的維吾爾族最高官員、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努爾.白克力六月月三十日發表公開電視講話,聲稱:”我們與暴力恐怖主義的鬥爭既不是民族問題,也不是宗教問題,而是一場捍衛祖國統一、維護民族團結的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絕對沒有任何調和的餘地。”
需要澄清的是,對統治者鎮壓的反抗,不是恐怖主義,對民眾的屠殺,才是恐怖主義,尤其公權力對民眾反抗的格殺勿論,是國家恐怖主義。此人的謬誤還在於:既然不是民族問題,為何又要”維護民族團結”?既然不是宗教問題,為何當局又要指責”宗教極端勢力”?可見此公已經血壓上升,到了胡言亂語的地步。之所以如此,主要兩個原因:第一,身為維吾爾人,他必須表現極左來取得中共的信任;第二,他必須激化矛盾,才顯得自己的重要而不被中共拋棄。

俞正聲承認還深層問題沒有解決

中共當然鼓勵”以夷制夷”,多年來西藏罵達賴喇嘛很厲害的也是自治區主席向巴平措,但是背後又不完全如此。在北京與藏族代表談判時,有報道這些藏族高官將了北京一軍:”你們要達賴喇嘛,還是要我們?”顯然,這些少數民族高層與當地的漢人高官,已經結成利益共生集團,向中央施壓,所以不論西藏還是新疆,緊張關係難以緩和。
但是根本問題還在中央的思維。面對新疆的亂局,俞正聲坐鎮烏魯木齊,或許也想獲取比較真實的信息,而不是聽取片面的匯報。有報道說,俞正聲早前曾在會議中說,影響新疆穩定的深層次問題未得到根本解決。然而什麼是他所認為的深層次問題,沒有報道。
二○○九年十二月,香港特首曾蔭權到北京述職,總理溫家寶要求”更好地解決香港的一些深層次的矛盾”,然而溫家寶沒有具體說明,於是香港各界開展競猜遊戲,到二○一○年北京兩會的記者會上溫家寶回答提問,才親自解說,深層次矛盾既包括經濟問題,也關乎政治發展,呼籲特區各界”包容共濟、凝聚共識、團結一致”。然而到了今年,即使”中聯辦治港”,也沒有解決這些問題,否則就不會有幾十萬人在七一上街了。這裡包含兩個問題:第一,深層次的矛盾是什麼?第二是該如何解決?
雖然俞正聲還沒有解答新疆的深層次矛盾是什麼,但是中新社引述新疆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田衛疆說,深層次問題是民族分裂主義和經濟發展不平衡,不過他也承認,”現在有一種觀點認為,光發展經濟,不能解決新疆的問題”,但”經濟發展還是新疆穩定的基礎”。新疆社會科學院另一副院長劉仲康則認為,極端宗教思想也是深層次問題,解決關鍵在於教育。近年恐怖分子大多是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地方需要更多投入教育。

經濟、教育、宗教、民族

應該承認,願意討論,是一種進步。如果只是亂扣政治帽子,於事無補,而且激化矛盾,深層次問題更加深了。經濟當然是一個重要因素,新疆有豐富的資源,可是新疆的維吾爾族農民卻是全國最窮,心理如何平衡?英美”帝國主義”開採中東石油,那裡的人民也逐漸富裕。可是中國開採新疆石油,新疆人民非常貧窮,這不是說明中國的剝削壓迫比英美殖民主義還要厲害?維吾爾族人民怎麼不會興起獨立的念頭?他們願意生活在這個不平等的大家庭嗎?至於教育,那就扯遠了,中國式的教育,恐怕越教越糟。
也由於中共的理論基礎是唯物主義,因此非常功利,就妨礙它正確認識”唯心”的宗教信仰,因此可能輕率的把宗教信仰說成是”極端宗教思想”。隨著普世價值的推廣,極端宗教思想的市場也在縮小中,茉莉花革命在中東出現,以及目前埃及的政治變局,都說明了這一點。如果新疆真有極端宗教思想,用屠殺的辦法也無濟於事,反而會出現反作用力而擴展。北京必須明白,宗教信仰是天賦人權,不是共產黨這個無神論者的恩賜,不認清這個問題,就沒有真正的信仰自由。
但是最根本的深層次問題,還是民族問題,也就是對新疆的”漢化”。如果沒有互相尊重,為此而歧視他們,甚至嘲笑他們的風俗習慣,就不可能達到民族平等與民族和諧。最近新疆的一些民族衝突,就源於干預維吾爾族男性的蓄鬚與女性的面紗。不反掉大漢族主義,行嗎?
幾千年的中華文化,雖然也融合了一些外來文化,但是根本上是漢族優越感的文化,所以把其他民族稱之為東夷、西戎、南蠻、北狄,從文字中的”犬”與”蟲”可見一斑;廣東人把外國人叫”鬼佬”也是一例。美國華裔對歧視華裔的字眼非常敏感,但是華人自己用詞又如何?至今不少人還稱呼”日本鬼子”,難道僅僅是抗戰的歷史因素嗎?

“漢化”是最根本的問題

美國的少數族裔在人口比例上遠比中國的少數民族大許多,可是遠比中國和諧,就是因為注重民族平等,種族歧視是絕對不允許的。哪裡像中國,可以肆無忌憚的宣揚義和團式的種族歧視與排外心理,公然鼓吹”血濃於水”、”炎黃子孫”的種族主義價值觀。既然血緣如此重要,不正是沒有血緣關係的維吾爾族、藏族獨立出去的最好理由?也因為如此,漢人似乎把對異族的”漢化”視為自己的天職,所以不但要從文化教育上改變,還用人口的”摻沙子”來稀釋,到最後消滅。漢化何止在少數民族地區,包括對香港、台灣。甚至鼓勵移民(包括非法移民),然後在居住國堅持不融入當地社會,排斥當地的價值觀,甚至以”孔子學院”來改造”異族”。
漢人這種”唯我獨尊”、”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觀念是幾千年來積累
成的深層次問題,如果不改變,不要說中國的民族問題解決不了,在世界上最後也會處於孤立的地位,也因為”乞人憎”而處於孤立地位。香港爆發的中港兩地民眾的矛盾,在世界其他地區,包括非洲,也出現了。
期望七月五日過去之後,北京會從根本上研究新疆的深層次問題,進行觀念上的徹底轉變。雖然痛苦,也可能有風險,但都是必須去做的。”社會主義陣營”的蘇聯與南斯拉夫的解體,都是前車之鑑。這些,也都必須在全國有政治改革的氛圍。

——原载《动向》杂志2013年7月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