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经济体大减速

新兴经济体的减速并不是萧条的开始,但确实是世界经济的转折点。
当一个冠军短跑选手速度变慢时,我们得用点时间来判断他只是暂时慢了还是已过了巅峰时期。对于新兴经济体也是如此,它们是21世纪经济大赛的短跑选手。在过去十年中,新兴经济体发展迅速,在金融危机期间帮助拉动了全世界的经济,但现在,这些新兴的经济巨人们开始明显减速了。
今年中国想达到政府预定的7.5%的增长目标可能有一定难度,而在本世纪前十年中国的增长速度都在两位数。印度和巴西今年的增长速度(分别约为5%和2.5%)只刚刚是其最好年份的一半。新兴经济体今年的整体速度可能刚好与去年的5%持平。与发达国家不景气的速度相比,这已经属高速,但除去使发达国家陷入金融危机的2009年,这却是新兴经济体十年来最低的增速,。
这标志着新兴经济体长达十年的高速增长时代结束,这十年中新兴经济体的生产总量的全球份额从38%上升到了50%(以购买力平价计量)。未来十年新兴经济体将会继续增长,但速度会放慢。放慢增速的影响现在是可控的,但其对全球长期的影响将十分深远。
风光不再
过去,新兴经济体的高速增长总容易伴随着衰退,这就是很少有贫穷的国家能跨入富裕行列的原因。固执的悲观主义者对现在忧心忡忡,理由是中国会陷入急剧的衰退,或者全球会出现突然的财政紧缩。但现在新兴经济体的全面衰退看来并不可能。
中国正处于关键的转型期,试图从投资拉动型转变为消费拉动型,以使经济结构更为平衡。中国的高投资已经产生了大量坏帐,但中央政府可以通过财政政策消化亏损并尽大力刺激经济。这样可以大大减少危机,让其人很是艳羡,但很少有新兴经济体可以做到这点。现在发达国家仍然疲软,所以其财政也不太可能突然紧缩。即使发达国家实行了紧缩的财政,大多新兴经济体对此的抵御能力也已经增强,因为它们有了灵活的外汇汇率、大量的外汇储备和相对较少的负债(其中多为国内负债)。
这是个好现象,但不好的情况是高增长已成为历史。中国的高投资和出口拉动的效率已经开始减退,因为中国社会开始了快速老龄化,劳动人口正在减少,而且随着国力增加,跨跃式增长已经不太可能。十年前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只是美国的8%,现在是18%。中国会继续追赶,但速度会放慢。
中国的减速也会影响其他新兴国家。俄罗斯的飞速发展得益于中国发展推动的能源价格上涨。巴西则是因为得益于商品经济和国内信贷,现在它的滞胀显示其经济增速的潜力可能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低。印度也是如此,其多年接近两位数的经济增速使得当政者和很多投资者都觉得,因为劳动力众多而廉价,印度的快速增长潜力巨大,而没意识到这只是人口红利和人力成本优势带来的结果。印度是有可能再提高它的增长速度,但前提是要有深层次的改革,而且增长速度也再不可能达到本世纪的前十年。
前路漫漫
新兴经济体的增速放慢意味着他们不能再帮助推动发达国家的发展。美国、日本和欧元区都尚未恢复活力,所以今年全球经济增速可能连可怜的3%都达不到。
这也让人们更明白,过去十年是多么的不可思议。那十年里,中国的发展独领风骚,它粉碎了原有的平衡,不光是因为中国有着广阔的疆土,也因为它激增的出口和进口,以及积累的大量外汇储备。在未来,如果众多的国家都较为平衡地增长,也不会像中国那样掀起滔天巨浪。把列在中国和印度之后的10个新兴经济体(从印尼到泰国)的人口全加起来,也没有中国多。未来的经济增长将来自更多的国家,而金砖四国的比重会下降。
认为新兴经济体会高速增长的企业家们可能要重新考虑了,若干年后美国掌握了页岩天然气,恢复了元气,它很可能才是经济活力最好的那一个,而非金砖四国。现在问题摆在了新兴经济国家的领导人面前,他们的决策关乎本国经济进退。现在看来中国是最快、也最注重改革的国家。相比之下,倚重能源贸易的俄罗斯则腐败严重、改革缓慢,它的能源买家正在转向购买页岩天然气。印度有着人口优势,但它和巴西一样需要重拾到改革的热情,不然会让最近涌上德里和圣保罗大街的新兴中产者感到失望。
整个经济形势的论调也似乎有些改变。上世纪90年代“华盛顿共识”向新兴经济国家不断灌输着自由与民主,有时甚至态度傲慢。但在过去这些年,随着中国崛起,华尔街摇摇欲坠,华盛顿僵硬不前,欧元区自顾不暇,老一套的自由主义备受置疑,反之国家资本主义和现代化强权正在兴起。“北京共识”则为民主主义者和强权主义者都提供了放弃自由改革的理由。因为希望增长,两者都对此心生兴趣,西方国家甚至还能恢复一点信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