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使北京受到威胁的中国新公民运动

《金融时报》周二(30日)刊登Kathrin Hille的文章,从许志永看中国的新公民运动。

文章说,中国的公民运动长期以来一直针对地方当局,但是现在公民运动开始提出更广泛的社会如何运行的要求,使执政的共产党中央政府也受到了威胁。

团结在“公民”的旗帜下

当北京警方在7月16日逮捕新公民运动的主要推动者和组织者许志永时,他的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秩序”。

从今年4月起,许志永就一直被软禁在家,当局的这一举措引发了公愤;但是在中国当局眼里,即使他被关在家里,对共产党政权仍然是个威胁。

在过去一年中,许志永与中国许多单个推动各种运动的活动人士建立了联系,把他们团结到一个更广泛的“公民”的旗帜下。

这一行动触及了新上任的中国领导人的痛处,中国当局坚称,西方的民主不适合中国,中国必须走有自己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但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却开始追随韩国和台湾的途径,许多人开始提出社会应该如何运行的要求。

非政府组织

文章引述北京大学教授高丙中的话说,中国的公民社会已经形成,而且有很深的根基,比如原来只起到橡皮图章作用的立法机构全国人大,现在正在就政策建议和立法咨询公民社会团体。

对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说,这可能是他最不想看见的局面了,中国的宣传机构已经对干部和学术界下令,多个西方民主的核心理念不准谈,其中包括宪政、法治和公民社会。

但是活动人士和许多学者认为,要想回避这些问题已经不太可能了,他们把2008年的汶川地震看作是中国公民社会发展的开创性时刻。

汶川大地震后,中国掀起了一轮慈善救助活动的浪潮,结果是政府被迫允许许多非政府组织在救援活动中扮演重要角色。

在这些非政府组织中,环境保护活动团体的表现最为出色,由于近年来中国各地出现许许多多大规模抗议环境污染的示威活动,环保组织经常能与急于维稳的地方政府“讨价还价”。

在一些因环保引发的大规模抗议事件中,地方政府屈服于抗议群众,停止可能导致环境污染和损害居民健康项目的建设。

曾经令人们满足的转变

北京的中央政府通常要求官员监控公众的情绪,据此修正政府的政策,以适应社会需求,越来越多政府部门和政府官员开设了与公众互动的微博。

中国共产党自1978年以来有了巨大的变化,开始了从极权主义到威权主义的漫长的转变,党退出了人们的私生活,连续许多年,大多数中国人对这个转变感到满足。

但是近年来,中国各地出现的重大群体事件越来越多,主要原因就是官员腐败越来越严重,环境污染也大大影响到人们的实际生活和后代的健康。

这些抗议活动几乎从未把不满归结到中国的政治体制上,很少出现对更广泛的政策的诉求,而且这些抗议活动通常总是独立出现的,不会和其它类似的抗议事件相联系。

社交网站与中产阶级的作用

但是在中国社交网站的飞速发展和中产阶级的不满大面积蔓延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中国目前有6亿网民,其中三分之二使用社交网站,出现在全国不同地区的事件,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让其他网民知道。

而以前从不参与政治的中产阶级,现在因为环境污染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活和健康,也加入甚至组织抵制不合理动迁、反对变相提价等维护自己权益的活动。

这是中国执政的共产党最担心的问题,它认为这可能成为中国公民社会的催化剂,所以党必须提高警惕,防止这样的局面出现,因为公民社会将削弱统治阶级的权力。

文章最后说,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胡鞍钢上星期撰文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社会”比西方的“公民社会”更具优越性。

但是这一论点没有得到很多中国老百姓和学者的支持,他们认为孰好孰坏不是中国共产党所能给出的结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