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学日本如何走下坡路

肖敏捷

人往高处走,一个国家的经济也一样,能够一直保持高增长最理想不过。但是事与愿违,短期的景气波动或中长期的结构变化都可能引发经济减速。对于中国经济来说,自从1978年以后一直开足马力不断爬坡,当中偶尔歇歇脚,也算是一口气爬了30多年。结果是拿了个世界第二,据一些专家的预测已经隐隐约约看到美国的背影了。但坦率地讲该放慢脚步了,首先老大不是那么容易追上的,经济发展目的是让自己日子过好就行了,没有必要跟谁攀比赌气。但更重要的是为爬经济高增长这个坡,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同时包袱也越来越沉,脚跟开始有点发软。歇口气,必要时不妨走走下坡路,目的是为恢复体力重新爬坡。

肖敏捷
但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多年来一直拼命爬坡,现在突然要下坡可能很多人接受不了。另外,爬坡时多少可以控制速度,下坡搞不好的话会刹不住车,经济学家经常挂在嘴边的“软着陆”只是幻想而已。从目前的气氛来看,下定决心下坡似乎成为共识,但是如何保证经济和社会不发生动荡,对于执政者来说确实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上世纪80年代末,笔者“有幸”在日本经济爬到最高坡时赴日留学。好景不长,随之而后日本经济是一路下坡。通过这将近20年的下坡经验,我认为中国经济在爬坡时曾经借鉴过不少日本经验,如何下坡也是有很多值得我们参考的。在某种意义上,下坡的经验可能比上坡还要珍贵。

日本经济的高增长其实在超过西德成为西方国家第二大经济体的上世纪60年代末已经有点强弓末弩,对两位数高增长恋恋不舍的田中角荣于是在70年代初推出“列岛改造计划”。虽然该计划由于石油危机搁浅,但是对土地开发的热情最终还是在80年代初全面释放出来,结果带来史无前例的资产大泡沫。既然是泡沫当然一定会破,股票、土地价格的暴跌不但需要投资家本人去承受这个事实,而且为开发商大量放水的金融机构如何处理坏账也是无法回避的课题。

在处理不良债权问题上,日本当局最初希望“软着陆”,一些银行也是能拖就拖,隐瞒坏账的真相。但纸里包不了火,无情的股票市场也倒逼日本加速处理,最终日本不得不动真格的。那段时间,银行、证券公司倒闭的消息不断传来,人心惶惶。但正是因为痛下决心清除坏账,日本的金融机构才能够完全从泡沫崩溃的阴影中走出。

另外,泡沫崩溃后开始下坡时,日本经济面临雇用、设备、债务这“三个过剩”。如何消除这“三个过剩”,政府通过增加公共投资吸收一部分,但主要还要靠企业和个人的自身努力。为此,日本企业付出了沉重代价,日本经济也经历了“失去的10年”。但是其结果涌现出一批象优衣库等竞争力十分强劲的企业,老企业更新改造最典型的例子是富士胶卷公司,除了企业名称还保留胶卷二字外,业务已经完全是另一番天地。无论大小微企业,“走出去”已经是理所当然。

在解决闲置人员问题上,制造业的就业人员不断减少,老人护理等服务行业起到了容纳器的作用。同时,多年来日本引以自豪的终身雇用制度也难以为继,合同工大量增加,虽然工资不高,但起码最低生活有了保障,最大限度减轻了对社会秩序的冲击。在大企业的员工们日子也不好过,我参加工作后好几年工资几乎不动,最后连工资单都懒得去看。泡沫既然是大家吹起来的,收拾烂摊子也人人有份。

在下坡过程中政府应该做什么?防止景气大面积滑坡首当其冲,不光花钱修路,而且通过放松管制鼓励民间投资也是明智之举。因为是地震国家,日本以往对高层建筑严格限制。2000年,政府放松对容积率等的限制,其结果是东京目前高层建筑林立,东京车站附近焕然一新。

另外照顾那些体力较弱的国民安然下坡也至为重要。一提到日本的财政,稍对日本经济感兴趣的朋友一定知道日本政府债台高筑。但是笔者建议看一下日本的财政预算案里每年用于社会保障方面的支出情况,该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从泡沫崩溃前的18%左右一路上升到目前的30%左右。高龄化社会不断加剧是主要原因,但是在下坡过程中不能苦了老人和孩子和社会弱者是财政的应尽职责。至于由此产生的债台高筑问题是国民选出的政治家们竭尽全力应该解决的,解决不了只有下课。

中国和日本国情不同,从社会保障等来看对下坡的思想准备明显不足。日本在这方面也出现过无数次失败,因此日本的经验切勿盲目模仿。但是,无论国情如何,下坡时的风景应该差不多,该做的非做不可。通过这“失去的10年”的洗礼,日本经济和企业已经开始发生一些积极性变化,大有重新爬坡的气势。今后,中国经济能否实现升级换代,就看从习以为常的高增长这个坡如何下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蓝蓝
    2013年7月31日23:54 | #1

    很奇怪的论调。两个隐藏的假设,1.中国要走下坡路了,这是真的吗?2.日本经验值得中国学习,存疑,我看是日本趟过的地雷值得我们借鉴。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