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部委公务员 我对物价房价完全无感

文 | 潘晓凌

aa875eeetx6BsO06JjK8c&690

最近参加了一回大学同学聚会,我才发现,自己和在体制外混的同学,像是生活在两个星球上的人。

他们热烈讨论的话题——房价、物价、股市什么的,我一点儿也插不上话,确切的说,我从不觉得它们是个事儿。

2001年人大毕业,我默默考进了某中直机关。那一年,体制内还不是个时髦词儿,参加公务员考试的不多,北京名校毕业的,基本上想进就能进吧。和手持外企、四大offer的同学相比,我的单位根本拿不出手,工资也低,刚开始一个月才一千多块钱。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分野大概是从2004年开始,各级政府部门,从中央到地方,开始在高校录取大批应届毕业生,随后是房价飙升,物价飙升,国家财力飙升,国进民退速度飙升,公务员考试越来越火爆。

说白了,大家看上的,不都是公务员可以获得的,足以抵抗高通胀的福利与非货币收入么?
我工作11年,每个月到账的工资也就六千多,但我的家,位于公主坟的一套9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是几千块钱一平方米入手的单位福利房。相当于眼下市场价的十分之一吧。

住宅小区很老式单位宿舍的感觉。没有物业,快递员送快递敲门没人在家,就直接敲邻居的门请他代收。

但也不是所有同事都住在这儿。中直机关和国务院机关的公务员大多都能享受福利房待遇,每个单位按照其在体制内的排名,领取配额,名额当然有限,所以大家的希望都在自己所在的单位能自建房。很幸运,我赶上了这班车。

我的同事基本没人在外买天价商品房,都能通过各自的渠道弄来福利房。

再一个是吃。我们单位食堂吃的非常好,花销还特便宜,早餐两至三块钱,中餐一块钱,晚餐五块钱,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

在聚会上听到有同学抱怨,青菜都涨到四五块钱一斤时,我还“啊”的一声喊了出来。关于北京五环内没有下两万五一平的房子什么的,我也感到惊诧极了。总之,那天我像个外星人一样,不知道地球已经那么水深火热了。

那天饭局结束时,老同学都来拍我肩膀,说你小子真有眼光,投资了一支长线绩优潜力股。

不过,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优越感可言。我今年34岁了,仍然单身,和女生相亲时,我不知道说啥。

我的工作是给领导写材料,每天接触的信息渠道就是《人民日报》、新华社什么的,久而久之,它们也成了我认知世界的渠道。

我没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不炒股,不八卦,不偏激,对外部世界因不关己从而不关心。总之,我不喜欢不确定、危险、太个性的东西。这大概是中直机关公务员的职业人格。

那年年底和一个相亲女去看电影《金陵十三钗》,女生看完说汤唯来演玉墨会更经典,我问汤唯是谁,她不说话了。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见面,听中间人说,她评价我“人生就像一杯白开水”。

你说,我怎么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白开水”?我给手机下个微信,下个切西瓜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fish
    2013年7月31日21:29 | #1

    这帮公务员们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感觉就是在问你“何不食肉糜”?

  2. fish
    2013年7月31日21:31 | #2

    TMD+TNND,臭逼共匪圈养的一批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