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摊上的事

导语:它可能会恶化本已畸形的政商、政文关系,助长潜规则的流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对于大师王林,社会不该放过。

经济观察报 江之遥/文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这几天,王林火了。

本来,如果没有挽着马云、赵薇和李连杰的手,“大师”王林或许此生就默默无名下去了。因为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气功热就已退潮,当时风云一时的各路气功大师,或者进了大牢,或者不知所踪,或者靠着当年气功热时的原始积累,改弦易辙做其他生意。总之,早已不成气候了。在气功热如火如荼的彼时,王林的名字,大家根本就没听说过。而气功热的盛况,肯定也不会再现了。

没想到,还有王林这样的大师潜伏下来,并且看来混得相当滋润,似乎并不输给张宏堡、张宝胜、张小平等当年叱咤风云的气功大师。这一点,从“大师”喜欢悍马的爱好中可以窥见一斑。不过,了解二十年前气功热流变的人会知道,王林这番“火”,对其本人而言绝非福音,而是灾声。盖因王林出世,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招来了司马南。

司马南何许人也?他是气功大师的天敌,上个世纪气功热中专给各路气功大师搅局的人,大师们避之唯恐不及。他的拿手好戏,是专门找到气功大师,见招拆招,当面指出大师们的骗术,而且自己还能表演大师们吹得神乎其神的所谓特异功能,然后告诉大家,这些功夫的奥秘在哪里,以及这些功夫其实不过是不入流的小魔术,人人可学。这种断人生意的本领,叫大师们情何以堪?所以只好避而不见。

不过,对司马南的挑战总不能不有个说法。于是特异功能要在友好氛围里才能得到表现,不适合在剑拔弩张的环境下验证的论调被发明出来了。这个说法,好歹算给大师们找了个藏身之处。

王林断不是司马南的对手,他的功夫更不可能见光。所以,可以断定,他不可能见司马南,不可能当着司马南的面表演功夫。但是,司马南的挑战,意味着他摊上事儿了。如果不能化解这个危机,他就有可能被打回原形。可以想见的是,他会拿出一套不见司马南的说辞,而且这说辞也不会新鲜、有创意到哪里去,不会超出“气氛友好”论。

其实,如果有人宣称自己有特异功能,并且自得其乐,拒绝验证,也没啥大不了的,只要他不出来敛普通百姓的血汗钱,别人不必干涉他。即使他在娱乐圈、商人堆里闷声淘金,也是他与有钱的主儿之间愿打愿挨的事儿,别人也犯不着操心。

但是,不幸的是,王林被出名了。他与马云、赵薇及李连杰以及一些政要的密切关系,被揭了出来。当这些公众人物特别是高级官员热衷于与一个江湖术士打成一片时,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因为公众人物对一般民众的精神生活与价值观具有示范与引导效应,政府高级官员的社会交往更不是其私事,与公众利益未尝没有关系。所以,被他们膜拜、迷信的王林,就失去了独善其身的权利,而应该进入公共空间,接受公共舆论的检验、反思及至批判。甚至,还可以对其展开司法调查,看其是否存在诈骗的行为。“大师”王林的那些功夫肯定经不起检验。揭露其伪,绝非难事。问题是,如今公众最关心的问题倒不是王林,而是成功如马云、赵薇及李连杰等人,为何迷信这样一个江湖术士?这才是这个新闻中的核心问题。

笔者认为,这个问题其实不难索解,而答案有形而上与形而下两个层次。在形而上层面,再成功的人,也要面对存在、生命这些问题。人生的意义在哪里?芸芸众生中,我为何能够飞黄腾达?人怎样面对有限的生命与无限的宇宙这个矛盾?在这些问题面前,拥有再大的盛名、再多的金钱,也未必比一般人能更成功地解答。对于这些超越于尘世上吃喝拉撒具体问题的叩问,表明了人类对终极关怀的需要与苛求。而一个健康的人,只要不是没心没肺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总会与终极问题相遇的。

问题在于,对没有宗教信仰传统的中国人来说,在他们寻找终极问题答案的路上,往往会碰到赝品——各路气功大师的存在,正是利用了人们对终极关怀的需求,他们向迷途的羔羊们提供抚慰,替代性地安顿他们在生存竞争中疲惫的身心。对于终极关怀的渴求,使他们意识不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伪劣的“神”。甚至,即便这“神”是假的又如何?只要他能提供安慰。

在形而下的层面,各路大师具有的超级社交功能也使名利场中人趋之若鹜。每个大师周围,都是“上品无寒门”,川流不息者,不是政要显宦,就是商界、娱乐界成功人士。他们汇集到大师周围,经过大师这一杠杆,调成一杯盛大的成功者的鸡尾酒,打通各界。他们因同门而结识,而接近,在此勾兑关系,交换资源,再给自己创造更大的利益。到了最后,谁还顾得上大师的真伪呢?

显然,后者埋伏着对社会的危害性。它可能会恶化本已畸形的政商、政文关系,助长潜规则的流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对于大师王林,社会不该放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