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审判薄熙来关乎权力无关路线

中国官方发布的关于起诉薄熙来的消息表明,习近平终于摆平了与薄熙来案的主要利害相关者。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红二代中既支持习近平,又不愿看到薄熙来被治罪的这些人。这些红二代的情绪习近平不能不在乎,更重要的是,没有他们中一些人从中斡旋,习近平恐怕很难与薄熙来完成最后的政治交易,让薄同意与习配合,演完这场审判大戏。

当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薄熙来究竟会与习近平合作到什么程度,但很难想像,如果薄熙来完全不合作,习近平敢于作出审判他的决定。从官方公布的指控来看,习近平有可能接受了薄熙来的一种自辩:他事前对海伍德谋杀毫不知情,因此,这次审判有可能完全回避海伍德案。

如果这个判断属实,那为什么习近平还不能放过薄熙来?红二代中一些人同情薄熙来的主要理由,就是如果王立军对薄熙来的指控站不住脚,就不应该以别的罪名来审判薄熙来,否则就不公道。如果讲贪腐,比薄熙来严重的大有人在。温家宝家的不义之财,就不知超过薄熙来多少倍。

但宣布审判薄熙来,说明习近平完全不接受这个逻辑。《人民日报》在支持这个决定的社评中,有针对性地回答了许多人头脑中都有的这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即使薄熙来与海伍德之死无关,也要治他的罪?《人民日报》的回答就是,薄熙来挑战了”令出一门”的游戏规则,也就是薄熙来挑战了习近平应该独享不受挑战的最高权力这个游戏规则。

《人民日报》会如此坦率,确实让我有点意外。这可能说明习近平大权独揽已成现实,因此,他不仅不在意承认这一点,而且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尤其是让那些曾经不支持他一人大权独揽,而支持过薄熙来以及其他的红二代分享他的最高权力的人知道,他再也不能容忍任何挑战他的权力的人。这恐怕是审判薄熙来向中共全党传递的最重要的信息。

对习近平的这个态度,那些十分同情薄熙来的红二代们当然不会高兴,但他们不会挑战习近平的权力。一方面是因为从公布的消息看,习近平不至于杀薄熙来,另一方面,我相信红二代中多数人也接受”一山不容二虎”的逻辑。按照这个逻辑,如果薄熙来有机会,他也不会对习近平客气。

由此提出来的问题就是,如果没有王立军事件,如果薄熙来晋升常委,中国今天的局面会如何?是更好还是更坏?

根据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经验,我倾向于认为,如果薄熙来有机会与习近平竞争权力,对中国的改革有可能更有利。很多自由派的人士曾经认为,薄熙来是对中国改革极大的威胁,因为在他们看来,薄熙来在重庆的所作所为证明,他是一个”毛左”。现在看来,薄熙来不一定比习近平更”毛左”。

我则相信,真正的问题不在于谁更”毛左”,而在于有没有权力竞争。当年如果没有邓小平和陈云的权力竞争,中国的改革恐怕不会走那么远。当然,竞争也不是永远会导致好结果。中国的历史上就不止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权力的竞争者会比谁更敢下毒手,所谓”无毒不丈夫”是也。

这就要看争权者在什么环境下竞争。以今天的内外环境,我以为如果薄熙来若有机会与习近平竞争权力,中国政治向良性演变的机会可能会大于恶性演变的机会。因为今天的内外环境不利于那些主张滥用暴力的人。

当然,这里含有这样一个假设,那就是薄熙来想大权独揽而办不到,否则的话,如果要让我在习近平大权独揽与薄熙来大权独揽之间做一选择,我会像许多人那样,宁选习近平,也不选薄熙来。因为从过去的纪录看,习近平的道德底线,明显要比薄熙来高。

但我不认为,仅凭道德底线这一条,我们就应该支持习近平大权独揽。这还不仅仅因为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也不因为习近平显露了”毛左”的本色,而是因为他确实没有显示出足够的能力担当如此重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