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看薄熙来即将受审透露出来的信息

自从上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提起公诉以来关于薄熙来案件的相关信息也不断传出来。本周二,北京财经杂志曝光了薄熙来的三项罪名,包括在大连贪污受贿2500万元,以及在重庆滥用职权,而周三,路透社披露说,薄熙来可能会在法庭上对贪污受贿的罪名认罪,而对滥用职权罪将持不认罪的态度,如何解读这些信息,我们还是请现居加拿大的前文汇报驻大连特约记者姜维平谈谈他的看法。

姜维平: 薄熙来案现在终于到了落下帷幕的时刻了。从官方的起诉文书看他有三项罪,比原先指控的好像少了一些,这反映出中国共产党党内在薄熙来的问题上经过长期的考量,目前似乎达成了共识,也就是说他的罪行实际上比官方文件上的指控多得多。我们所看到的是裁剪留下来的碎片,但是即使是这样,薄熙来也是处在非常危险的时刻,他在死刑,立即执行和死缓之间摇摆。这可能也反映薄熙来在双规和拘留期间的认罪态度时好时坏,官方也可能将他的罪行裁剪之后,也处在两可之间。这样就在薄熙来头上悬了一把剑,说明判决的结果和他的认罪态度密切相关。也就更让这个案件具有了戏剧性。

法广:路透社今天的消息指出,薄熙来对贪污受贿和滥用职权的罪名采取一个认罪,一个不承认的态度,这一点如何解释?

姜维平:我不太清楚路透社的消息来源的可靠性和真实性。但我认为薄熙来认罪和不认罪都不重要了,因为这个案件虽然有一定的权力斗争的色彩,但总体上看来,铁证如山,罪责难逃。他贪污受贿的金额,对社会造成的危害,以及案件的性质都是历史上空前的,不论他认不认罪,这个案子做到这个程度都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我认为也是显示出习李政权和前任的温家宝,胡锦涛的反腐决心的力度。

但是如果他不承认重庆滥权的罪名,可能就会对下一步重庆平反冤假错案留下一些问题。但是总体上改变不了这个案件发展的方向。

法广:中国前铁道部长刘志军贪污超过6千万,被判死缓,刘志军的案例是不是给薄熙来案的判决结果定下了一定的基调?

姜维平:我认为不应该这样看。文强受贿1000多万就被枪毙了。不能用一个案件来推理同类案件,因为中国目前还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尤其是薄熙来这样的太子党高官,加上案情特别复杂,社会影响很大,关注度高,在这样的情况下,每一刻都充满了变数,不能用他的犯罪金额来进行准确的判断。

我认为判决的结果可能受到两个因素的影响,一是中共中南海权利中心主要的两个党派,太子党派和共青团派以及其他的一些小的派别之间较量后达成的对接点,最后是按照这个对接点裁剪下来这些罪行。还有一个不可预测的因素就是,很可能薄熙来在羁押期间的态度时好时坏,所以最后的关键问题就是,他将在最后的表演舞台上的态度,他是不是会翻供是最有悬念的问题。这一点将决定案件的最后走向。

法广:以您对他的了解,您认为薄熙来将如何表现呢?

姜维平:这一点不好判断。他是一个非常擅长表演的人,他可能在私下已经认罪了,所以现在才可以公审他,但是当他看到最后的“表演”机会来到的时候,有可能会唤起他当年的表演欲望。他会强烈地进行抵赖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所以现在很难准确地判断最后的结果,就是他认罪还是不认罪。

但是大家必须清醒的认识到,对他这样的高官来说,判死缓和判三年,五年是一样的,因为到了一定的级别,到了监狱以后,可以以保外就医,假释等种种理由放出来,或者干脆就关在一个小楼里养起来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所以对高官来讲,唯有一个刑法是实实在在的,那就是死刑立即执行。我认为,按照他的罪行,死十次都是绰绰有余的,但是他为什么还能处于死和不死之间呢?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因为中国目前没有独立的司法体制。目前这个案件还处在权利斗争中的对接点上。很难预测下一步的结果会怎么样。

法广:薄熙来最终走上法庭,成为被告接受审判的事实透露出中国最高权力机关的什么信息呢?

姜维平:我认为至少反映出共产党要救党的决心很大。胡温完全可以把这个案件处理到最后,让薄熙来在他们的任期内判刑。为什么要留最后这个过程给习李呢?就是要给党内的对立派看,所以这个案件到习李手里又重新论证了,我们可以从马文遭边缘化可以看出,薄熙来案件在证据方面又经下一代领导人任命的班子重新审查了一遍,最后还是定为罪犯。所以这个案件显示共产党最后救党的决心,因为腐败越演越烈,这么高等级的党内官员贪污数额达到上千万,而且还是裁剪后留下来的碎片,可想而知腐败已达到非常可怕的地步。如果再不解决,真的就会亡党亡国。但是同时也透露出,在一党的专制下,能不能根治腐败的毒瘤,现在看来还有很多问题。

法广:薄瓜瓜现在可能在美国一个名校继续读书,这个学校的学费也很贵,如何看待这些学费的钱,是他们家的财产,还是受贿后转移到海外的资产?

姜维平: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可以肯定的说,他们家从90年代开始就不断地向海外转移资产,这是赖不掉的事实,但是由于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机构,所以在审查的过程中,也可能和薄熙来进行了一些谈判,可能也有一些私下的交易和条件。可能最重要的一个筹码就是对他儿子处理的方式,从原则和人性的角度上讲,他父母的事情不应该殃及他。但是从以往的案件中可以看出,薄瓜瓜已经成为涉案人,也就是说大笔的财产和薄瓜瓜有直接的关系。官方对薄瓜瓜可以采取处理和不处理两种态度。这也取决于将来案件发展的情况,还有薄熙来自己认罪的表现,这些因素有待进一步观察。

感谢姜维平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