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官员称地方债务问题为财务困境非债务危机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昨日就我国当前经济形势与前景等情况举行吹风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一鸣在会上表示,我国经济不会出现硬着陆,且我国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而改革释放红利是经济转型关键所在,这就需要以增量利益带动存量利益。

“我国不会出现底特律式破产。”在谈到地方债务问题时,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宋立作出明确回应,并称我国当前的债务问题为财务困境并非债务危机。不过王一鸣也坦言,地方负债方式需要改革,地方政府需要长期融资渠道,而最好的方式是发债。同时应对地方债务摸清家底并分类处置。

应以增量利益带动存量利益

根据日前国家统计局最新出炉的经济半年报来看,我国GDP增速在2012年四季度终结了连续7个季度的回落后,2013年再度呈现出逐季下行态势。在国际经济复苏仍乏力的背景下,多家机构开始纷纷下调我国经济增速预期,摩根大通日前即发布报告,将今明两年我国经济增速预期分别从此前的7.6%和7.7%下调至7.4%和7.2%。

野村证券(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张智威更认为,第四季度我国GDP或将跌到7%,这将令市场担忧我国经济的未来走势,甚至一些西方媒体开始唱衰我国经济。

“经济虽然在换挡,但我国经济不会出现硬着陆。”在昨日的吹风会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一鸣称,我国既不能不顾发展环境和条件变化,盲目刺激经济增长,也不能放任经济减速跌出合理区间,事实上,我国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改革一定要以增量利益带动存量利益,新增的利益一定要遵循公平的改革,通过增量来引导、释放,然后倒逼存量的相应调整,这样就会提高社会的缓冲度,改革和社会的可承受度更好地结合起来。”王一鸣表示。

王一鸣具体谈到金融市场、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和财税体制三方面改革将是改革重头戏。对于金融市场改革,王一鸣称,“金融体制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包括汇率的市场化和资本项目的开放,而从最近几个月的进程来看,可能比原来的预期会有所加快。”

此外,王一鸣谈到,提高市场配置的功能,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开放民营资本,引导民营资本进入公共领域以及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也是改革重点,这些在即将到来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会有一个整体的设计。

不会出现底特律式破产

在昨日的吹风会上,关于我国是否“债台高筑”,一些地方政府会否重蹈美国“汽车之都”底特律破产覆辙进而引发系统性风险问题也成为关注焦点。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宋立首先对此回应,“我国不会出现底特律式破产。”

上一次审计署全面审计政府性债务是在2011年3月-5月,当年6月发布的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0年底,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为107174.91亿元。在今年两会上,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认为,2012年各级政府的负债应该在15万亿至18万亿元。不过,也有国外专家认为这一数字或在40万亿。

我国目前地方债规模到底有多大?会否导致财政断崖,在今年我国财政收入大幅缩水的背景下,一场对全国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的“审计风暴”的全面展开更是挑动了各方神经。

“对已经形成的地方政府性债务,我们很需要摸清家底。”王一鸣称,国家审计署全面审计地方政府性债务是一个重要的出发点。

王一鸣进一步指出,只有摸清家底之后才能进行相应分类处理。“有些地方政府有偿债能力,可通过规范来维持其运行。有些债务比较高又缺乏偿债能力的,可以用地方的政府性资产与之进行置换,化解违约风险。”

而在解释为何我国地方政府不会重蹈底特律覆辙时,宋立表示,底特律城市发展已经处于下行阶段,而我国的城市都处于上升期,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我国地方政府的债务是用于交通运输、保障性住房等投资建设,而这些债务的形成均为一些优质资产,可以为几代人受益。

宋立称,我国地方政府遇到的问题主要是流动性问题,是一种财务问题,而非经济问题,因此不能称之为危机。

“我国地方政府这些年形成的债务,跟西方国家是有区别的,它都形成了实物资产,不像欧债危机的一些国家,借债是为了清偿过去的负债。”王一鸣补充道。

但王一鸣也指出,地方负债方式需要改革,地方政府需要长期融资渠道,最好的方式不是去向银行融资,而是发债,因为发债的方式更加透明,风险更容易控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