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出口“松绑”,商检局人心惶惶,很多业务没有了

中国正在为出口企业“松绑”,方法是减少公章:改革进出口商检制度。一个庞大的法定商检目录,“管辖”着进出中国的几乎所有商品,模糊的规定为各种利益留下巨大空间。但这一切,都将随着简政放权而发生变化。7月25日,质检总局下发了“特急”通知。

刚参加市里会议,商检局说(非正式):外贸国六条中,暂免商检费立刻执行8.1——年底;更可喜的是,原则上工业制成品免检,包括轻工业制品和电子消费品,这个给力啊。只是执行时间未定,或需人大修改《商检法》

3

2

1

出口商品商检目录调整,对1507个海关商品编码项下的一般工业制成品不再实行出口商品检验。

9dd07e19gw1e77hk6v0b8j20c81lpjxo

37号文件全国实行营改增.对外贸企业有直接影响…成本直接提升….区区商检能差几个钱~

货代和船公司营改增,美金运费和人民币费用直接凭空涨6%,还真TM是天亮了

你们这边咋处理?货代消化?现在货代要我们吃下这个费用,操。

问了几家船公司,都是直接运费加6%
而且是按照发票时间8月1日起执行,哪怕你是7月份的业务,只要是8月开票,加税6%
据说各船公司在7月底都在玩命开票
船公司、货代和货主的关系,就是店大欺客还是客大欺店的问题
货主实力差的,自己承担6%
货主实力牛逼的,船公司不敢直接硬涨6%,还要慢慢谈,顺便看看市场行情
不过行情是全体船公司都涨,所以最终还是货主自己承担

货代船公司消化?别搞笑了….大多数货代的毛利不过只有3-5%

现在只不过留了个后门.实力强的货主或者货代,可以让船东直接开0税率的船东发票.这样就可以避开6.83的增值税.99%的客户必须自己承担

这样下来运转成本表面减少,实际增加,物价又会跟着上涨

———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将来不需要我们”

来源:南方周末

2013年7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一系列促进贸易便利化的改革措施。会议决定,减少法检商品种类,原则上工业制成品不再实行出口法检,抓紧研究法检体制改革方案。

这是历史阶段、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诚信程度决定的,我们是为了产品能更好地占领国际市场。当然,个别人违纪,以权谋私吃拿卡要,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中国为什么要设置出口商检制度?设立多年来这一制度究竟起到了怎样的作用?能否依靠市场自己的力量为质量把关?由此引起的监管者与出口企业的矛盾该如何解决?

就这些与出口商检制度密切相关的问题,南方周末记者于2013年5月在北京采访了国家质检总局检验监管司司长王新。

中国为什么要自设关卡

南方周末:除特殊情况外,其他国家少有对本国出口商品设置壁垒,特别是一般质量检测。中国为什么要自设关卡?有观点认为,商检制度针对出口商品一般质量的检测应该取缔,你怎么看?

王新:我们到底需不需要这个制度,要看大背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出口产品质量大大提高,出现一大批好的企业,但同时我们必须看到中国产品质量问题还是非常多的。因为工作关系我经常出国,有时候很惭愧,觉得我们应该更加努力工作。比如说欧盟有个快速预警系统——REPAX系统,它把27个成员国中的不合格产品汇总,再分类,连续很多年中国的不合格产品占比较多。美国CPSC(消费者安全委员会)的召回案例中,中国被召回的商品也占了一定比例,包括纺织、服装、鞋、电器、玩具等等。

发展中国家情况更不容乐观,我每年都去非洲,有人说中国产品假冒不伪劣,但我们出口非洲的产品有些既假冒又伪劣。产生假冒伪劣的原因有多种,一是发展的历史阶段,我们生产大量劳动密集型和低端产品,而非洲又需要低端产品,两个低端正好供需相匹配。第二,中国产品的诚信问题。

质量是个经济问题,长期来看,假冒伪劣伤害的是我们产业长期的竞争力。当别的国家因为质量问题把技术贸易壁垒加到你头上时,你付出的成本要大得多。产品质量也是个文化问题,国外满眼都是中国商品,他们怎么认识中国?国家软实力怎么打出去?产品质量也是个政治问题。比如有人挑拨我们跟非洲国家的关系,说我们新殖民主义,用假冒伪劣换资源抢占市场。最后,质量问题不是单纯的质量问题,也是安全问题,质量问题造成重大事故。

南方周末:看起来实施了出口商检制度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不依靠市场的力量为质量把关?

王新:我不赞同这种观点。从效果来看,出口方面,2012年我们检查出的不合格货品达四万多批,货值五亿多美元。这还是报检之后的最终检验,还有一次检验,比如型式试验,不合格率有的达到40%。有数据显示,在我们监管之下出去的产品质量出问题的企业极少。每年国外退货查询涉及3700多家企业,质量是原因之一,这些企业基本是在监管之外的,监管之内的极少有退货。这都是出口把关的成效。

在把关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漏出去了,可想而知要是不把关的话,那会是个什么情况?对于个别的某一类产品,我们少管或不管,这是完全可以的。但现在就说政府这只手不要了,还为时过早。

就市场机制来说,第一,这个机制是不全的,不完善的;第二,即使有这个机制,你影响的不是一家企业,大量出现这种案例影响的是中国形象和中国产品的市场占有率。正常的市场经济应该都由市场调节,但如果市场不成熟,市场失灵,人们不诚信,必须要由政府行政之手来调节,你看现在中国的食品行业,政府不管行吗?必须要管。

另外,消费者和企业之间是不对等的,企业比消费者强势。目录表表内商品出去还有问题,表外更多。如果完全放开,会是个什么样?中国出口食品合格率99%,国内多少?90%,还是正规企业。如果有机会到非洲国家去看一下,你一定会有一种感觉:管得还不够,还不到位。

出口商检是逐步取消的

南方周末:世界其他国家为什么没有这个制度?有人说出口商检制度是为外国人把关,是计划经济时代遗留下来的产物,是为寻租而设,你怎么看?

王新:很多人不了解,出口商品检验1664年法国就开始有了,它曾颁布《出口检验法》,接着日本、韩国、中国台湾都有相应的法律。它们都是在社会诚信度、产品质量水平、经济发展水平到了一定阶段之后,才逐步取消的。日本和英国都曾有过一段历史时期,产品质量很糟糕,但它们的历史阶段相对短一些,中国相对比较长。韩国是上世纪末取消的,中国台湾是2000年才取消的,其他的比如巴西等发展中国家,都有些把关制度。这种体制现在世界上不多,但我们的体制得到了一些国家的羡慕,认为我们在把关上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而且最近美国也加强了这方面的管理,比如美国CPSC,现在也开始在口岸设立机构。

我个人认为它不是计划经济的遗留产物,而是历史阶段、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诚信程度决定的,国外也没有质检总局、工商总局,但中国所处的历史阶段需不需要它们?我们现在到了该不管的时候了吗?当然,有没有以权谋私,是另一个问题。个别人违纪,以权谋私吃拿卡要,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我们是为了产品能更好地占领国际市场。从政治、经济、文化的角度,都不是为了外国人而设,而是为了中国人。现阶段商检法还是一个很好的法,我们认为现在取消还为时过早。当然,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将来不需要我们,我希望这一天快点到来。

南方周末:质检总局每年公布的目录表变得越来越庞大,它是否属于行政许可范围?其增减是否应该公开透明?我们的目录表没有相配套的标准和合格评定程序,是否导致了操作中的混乱?

王新:目录表是质检总局会同海关总署和商务部共同制定的,一年一次。我们根据对风险的分析,包括产品的危险程度,国外对这个产品质量的反映,分为目录内和目录外。风险程度高的,国外反映强烈的,技术壁垒严格的,纳入到目录表内,其他的在表外。目录表内实行监督监管,批批要报检,放行后出关。目录表外也必须监管、抽查。目录外发现质量问题也比照目录内同等处理。目录表在其他国家也都有,不一定是这个名字。欧盟叫RoHS指令(《关于在电子电气设备中限制使用某种危险物的指令》),8大类电器产品,6个有毒有害元素,都必须符合它的要求。

目录表要动态调整,法律也是这么规定的。目录表的扩大有几个原因:一是食品添加剂,食品安全法通过后加得比较多;二是危险化学品,因为刚刚通过了《危险化学品安全条例》。都是出了大事情后加的。除了这几项外,其他都是挑出去的比加进来的多。我们要加快动态调整,以前列的有不科学的,都在调整。现在是七千多个,进口四千多,出口三千多,但很多是重叠的。

你说的标准这块,我们有通则,每种商品上面有检验规程,规程上面就规定了每种商品的检验标准是什么,如果没有标准就参照什么标准。

企业不理解也正常

南方周末:企业反映商检这块的检测标准跟进口商的要求或者进口国标准不一致,迫使他们要不就违约,要不就过不了商检这一关。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王新:标准这一块,按原来老的商检法规定,合同约定是第一位的,后来改为按进口国标准检,因为进口商不代表国家,进口商认可的进口国不一定认可。进口商当然希望以合同标准为准,我们到非洲去的那么多商品都符合合同标准,但不一定符合进口国要求,进口国要对消费者的利益和安全负责。问题就在这个地方。所以我们坚决不能以买卖双方的合同约定为依据,特别是安全卫生环保方面。这是个底线。

2007年国务院有特别规定,也适用于一般商品,即出口商品要符合进口国标准,但是有技术上的困难时,比如拿不到进口国标准,比如出口到非洲的小商品,根本就拿不到,怎么办呢?原来按国际标准检验,现在按中国标准做,这也是标准输出。

标准问题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也不可能很完美。阿拉伯国家的标准,就是找个翻译都译不出来。非常专业技术性的术语,伊朗文,以色列希伯来文,根本就没法弄,这种情况我们就先按中国的国标做,国标70%也都参照国际标准。但这在技术上确实有很多问题,我们也有困惑。但大部分标准还是基本上相同的,特别是安全参数。

南方周末:很多企业反映现在外贸行业利润很薄,商检费和检测费侵蚀了很多利润,但商检实验室检测能力弱,周期长,报检环节也有很多寻租现象。

王新:关于收费问题,质检总局的收费是预算内收费,是上缴给国家的,当天入国库,和税没什么两样,费用的标准和项目设立都由国家发改委定,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是中央直属部门,经费开支都由财政拨款,人财物都是国务院直接管。

你说的问题如果存在的话,也是个别少数现象,不能代表整个系统、整支队伍。我们的实验室很强大,是国际一流的,一般的检验员不敢违纪。第三方检验机构特别是国外的可能有的对标准的理解和把握更强,但硬件上不一定有我们的强。我想可能问题还不在这儿,而在于第三方检验费用相当高,企业被检一次,我们又检一次,重复检验。

报检环节现在我们大力推进电子报检,企业端就可以报检,非常快。当然,型式试验慢一些,复杂商品用的时间是比较长,几个月甚至半年。贸易便利化始终是我们的一个主题,我们也对企业分类,好的企业检得少,速度很快。最高级别的免验,只开通关单,但小企业可能就比较慢。对于害群之马,对于坏企业,对低质产品,我们必须加强管理,一有举报,一定坚决查处。这是对国家声誉负责,否则设我们这个机构干嘛?当然,监管者和被监管者永远是一对矛盾,企业对我们不理解也是正常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