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财产申报难破坚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时取消了政府公职人员的一些传统特权。但中国政府在打击高档公务宴请和豪车之际,也在保护中国公职人员的一项基本权利:隐匿的财富。

几乎没有哪位中国官员用可以让公众获知其财产信息的方式记录自己的投资和资产净值。如今,有迹象显示中国政府正在加大力度保持这一现状。除似乎重新封起曾经披露的官员财产数据外,中国有关部门还似乎开始打击主张增加透明度的人士,将其列为政治异见者。

7月中旬,40岁的律师、公正及透明度维权人士许志永被拘留,他被指扰乱公共秩序。多个维权组织说,包括许志永在内,警方拘留了10多位支持增强官员信息透明度的人士。尽管中共内部的反腐败监管部门发表声明说,财产申报可能是对官员们的有效把关手段,但仍发生了维权组织所说的维权人士被拘事件。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法学院研究中国法律的专家克拉克(Donald Clarke)说,这强化了我的悲观看法,我对中国进行涉及到真正机构问责制的广泛政治改革的可能感到悲观。

许志永仍在关押中,记者无法联系到他。记者也无法联系到长期担任其律师的人,人权组织反映说,7月他的律师也受到了警方的施压。几个政府部门拒绝回答有关财产申报政策或有迹象显示异见人士遭打击的问题。

在一年一度的中美人权对话(U.S.-China Human Rights Dialogue)期间,人权组织在新闻稿中要求对这些案件采取行动。此次会议持续了两天,周三在中国南方城市昆明落下帷幕。上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呼吁中国有关部门释放许志永。

随着中国10年一次的领导人换届于今年春季结束,一些官员说,他们将公开披露自己的财产。这些承诺是在国有媒体的大量报道后做出的,一些学术界人士等人由此认为,习近平将加强政府透明度和问责制。白领工作者希望财产申报将确保官员们缴纳应缴的税款。

但《华尔街日报》考查了四个省公布的力度不大的财产申报计划,结果显示,曾经可能披露的具体信息又被隐藏起来了。

7月中旬,许志永和其他曾被监禁者的450多位支持者发布公开信,说监禁异见人士的做法是压制公民社会,并指责习近平违背了今年3月接任国家主席时声称要坚持宪法的就职宣言。维权组织说,这些支持者都是温和派,他们表达异见的方式是身穿带有标语的T恤,并与志同道合者聚餐。

维权组织中国人权(Human Rights in China)驻纽约的高级政策顾问高文谦说,这些并不是那种呼吁推翻政府或实行民主制度的传统活动人士。

虽然当局过去曾拘捕许志永,但这位律师的立场太过温和,招致了较为激进的活动人士的批评。高文谦说,他一直争取在体制内推动改变。

没有相关法规强制规定中国官员公布财富或收入数字。中国媒体或跟踪私人财富、为中国亿万富豪排名的公司也没有试图揭露相关数据。

当中国政府提供有关官员个人财富的线索时,这类信息常常让许多人觉得与外国媒体报道公布的数字相比之下显得太低。比如说,据看到薄熙来案相关指控文件的人士说,虽然政府针对薄熙来的指控中,腐败行为是一个核心罪状,但上周的起诉书中记录的非法所得仅为400万美元。几周前,中国前铁道部长因贪污1,000万美元而被判刑,这个数目只是他最初被拘捕时国有媒体报道所说金额的很小一部分。

习近平已经明确表示,他认为官员腐败是共产党保持权力的主要威胁。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去年的一项研究中,接受调查的中国人有85%认为官员不法行为是一个重大问题。

中国前总理温家宝的律师去年否认了一家外国媒体报道中的说法。该报道称,温家宝的家人在过去20年中积聚了27亿美元的财富。这一不同寻常的举措体现出官员们越来越意识到要求处理官员及其家人财产的呼声。

在习近平去年11月接任党总书记、今年3月接任国家主席前夕,国有媒体将他刻画成对绝不容忍奢侈浪费的反腐斗士。今年7月,中国媒体热炒习近平自己打伞、卷起裤腿站在雨中的照片,而这种朴实的形象很少与中国政府高官联系在一起。

中国政府上周宣布,政府机关五年内停建楼堂馆所。中国共产党表示,已有近2,300名党员因违反去年12月份实施的廉政规定而受到处分,据有关部门称,这其中包括湖南省的一名官员,他曾派遣警车为儿子的婚礼助阵,并收受礼金2.28万美元(近人民币14万元)。这名官员的回应不得而知。

在这种气氛下,举报者在检举官员腐败行为方面更加大胆了。

在类似事件不断增多之际,一位记者曾在新浪微博举报中国发改委一位官员的腐败行为。还有一位记者曾使用其微博账号举报一家国企香港分公司的一位高管通过一宗收购交易谋取私利。这两次举报都引发了政府调查,被举报者均未发表公开声明。

四川一位级别较低的官员在一段不雅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后被开除,这段视频记录了他与一个据称是妓女的人发生性行为的过程。还有一些官员分别因佩戴名表的照片和吹嘘赌博行为而落马。

与呼吁实施财产申报等增强系统透明度措施的活动人士不同,这些案件的举报者受到报复的风险有限。郭丹青说,谈论个别有腐败行为的人不带有整个系统存在缺陷的暗示。

在亚洲,中国在财产申报方面已远远落后。近几年,韩国、菲律宾和印度政府已要求国内政界人士公开资产净值。

去年,在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公开个人资产状况并建议其他政府和国有企业官员也公开此类信息后,中国媒体对他进行了突出报道。范松青的最大资产是一套简单的无电梯公寓。

如今,这方面基本没有跟进迹象。记者无法联系到范松青。

此前广东省的始兴县、广州南沙新区以及珠海横琴三个地区的政府部门曾宣布过财产申报计划,但这些政府在《华尔街日报》与其接触时均对官员资产数据不予透露。

《华尔街日报》还调查了2009年新疆、湖南和浙江等省的一些县政府公布的财产申报政策。如今这些县有关这些政策的信息已不复存在。

此外,一些作为中国公民举报行贿行为或者让官员进行财产申报的网站已无法登录,其中“我行贿啦”网站(522phone.com)近期已经关闭,此前该网站已变成一个赌博网站。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猫王
    2013年8月3日08:12 | #1

    跟患了绝症的病人宣布他的病理有什么意义呢?

  2. 2013年8月3日16:53 | #2

    據傳;習家族也已經是裸官家族了,習的兄弟和姊妹都已經移民西方,習遠平、安安、喬乔。家族財產已過數億美金,現在他們習家族只剩習自己和老婆彭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