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个经济奇迹之国,必须重新审视自己

译者: Mupi 原作者:SPIEGEL ONLINE, Hamburg, Germany

多年来,中国一直是世界经济的引擎-现在,增长的奇迹碰触到了它的边缘:出口减弱,城镇和企业背负了过高的债务。北京发出结构转型的指令。他会成功吗?
这是否是转折?德国的出口商已经把他们的价格降到了三年半来的最低点。六月份的价格比去年同月下降0.6个百分点,此消息来自联邦统计局。原因除了欧元区的经济衰退外,主要来自于中国经济形势的衰退。德国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具有直接的关切。多年来,德国得益于中国爆炸式的发展,现在企业感觉到了危机。
回顾2009年:美国著名经济学家Michael Pettis,曾经分毫不差地预言过阿根廷式经济的垮塌,现在执教于北京大学,他推测:很快,中国的发展模式也将遭遇它的极限。
尽管它已经持续了四年,可是现在看起来,Pettis的推测变成现实了:中国的经济降温了。并且如此明显,以至于官方国家媒体为经济的安好而担忧。低于百分之七的增长速度是不能被接受的,新华社如此写道,报纸<<新京报>>报道,李克强总理已经把百分之七当成最低底线。李的政府致力于:在星期四深夜之前,废除减免税收,以帮助出口企业和铁路网的建设。
共和国为她的经济奇迹而战。这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曾经以每年百分之10,12或者14的速度增长-同时也帮助了世界经济的发展。早在2012年就跌破百分之八大关,由此带来的是对就业岗位流失的担忧。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动力在一个季度接着一个季度地减慢。Michael Pettis 认为,百分之七还远远不是结束:”增长率还会下降三到四个百分点",他对<<明镜周刊>>说。"此后,中国的经济才能够重新趋于平稳。"否则这个国家难逃拉丁美洲在八十年代的命运:长达十年的经济萧条。
中国政府开始了一个结构转型。
15年来经济的繁荣主要被以下因素拖累:
@出口
@只对自己的基础设施的投资
@一个繁荣的房地产经济
@人民币的过度贬值
可是今天?这些因素中的许多,都已经被耗费殆尽。"世界经济对于中国的出口增长来说已经变得太小了",此话出自Markus Taube,他是杜伊斯堡-埃森大学东亚学教授。"它再也不能吸收如此之多的中国生产的产品。"另外,由于中国社会的急速老龄化,为此,现在北京政府和中央银行共同发起了结构转型:"做为世界工厂的时代应该结束了。"
通往此处的道路是艰难的。中国人越来越清晰地展示出过去经济繁荣的另外一面。在上海的城市干道上,许多空空的摩天建筑高耸入云。许多经济学家提出了房地产泡沫的警告,类似于美国在2008年之前的情况。
当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开始的时候,政府和中央银行曾经在北京做出了一个强有力的经济决策,其价值超过4000亿美元。事实上,经济继续繁荣。与之相反的是,在金融领域的资本注入却随之膨胀,一座座不可调节的泡沫银行相继崛起。许多金融机构,城镇和行省,如今债台高筑,例如也还有许多国有和半国有的大财团,他们其中有几个太阳能制造商和造船厂。"每三个造船厂中便有一个如此负债累累,以至于必须倒闭,"Pettis说。
"强劲的动力已经结束。"
政府现在把赌注主要下在中小企业上。八月份以来,她免除了所有月营业额小于2500欧元的企业的增值税和营业税,以此来承诺这些企业,以减少官僚作风。这样,中产阶层内,应该有上百万的工作岗位被救援。
最后,北京的消费者被寄予了极大的希望。他们应该在未来支出更多的钱,而不是继续储蓄。根据在香港的苏黎世皇家银行的一项研究,中国人把可支配收入的30.6%放在银行里-这几乎相当于十年前的两倍。他们担忧于孩子的教育,未来的家庭,还有就主要是养老,因为国家的保障体系根本不够。这样,消费就只占经济总量的35%,仅接近与美国的一半;在我们自己的出口民族德国总还有55%的消费总量。
巨型企业也感受到了来自于远东的经济降温。早在2012年德国的出口在中国就稍有减少,仅管如此,中国仍旧是继法国和荷兰之后的,德国第三大进口国。"强劲的动力已经结束,"Stefan Schilbe 说,他是香港汇丰银行在Trinkhaus和Burkhardt的首席经济学家。仅管是这样,中国仍还将是一个完全重要的出口市场。
机械制造业将有可能得益于中国工业转型中价值越来越高的产品。德国的汽车生产商像宝马,戴姆勒或者奥迪,对于他们来说,中国是全球最重要的销售市场,将不会受到严峻的威胁。"一旦增长确实疲软,政府从大局考虑将对其进行干预,"Schilbe说。为此所需的钱在北京手里:中国握有至少34000亿美元的外汇储量。这与Michael Pettis所期望的阿根廷的情况并不完全相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