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望天:时事述评:经济转型及其他

经济转型,说起来也不是特别复杂。就是说,你整个国家经济,大概是三驾马车:一架是投资,一架是消费,一架是出口。

中国经济投资占得比重比较大,非常正常,因为整个中国还有好多地方需要发展。城市化、交通、通讯、医疗等等,都需要大量投资。

而以前的问题,主要是出口这一架车比较大,而消费这一架车比较小。

因此转型的意思,包括要缩小出口,增加消费,就是说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应该生产出来的东西,让俺们自己的乡亲父老们好好享受一下了,而不是只知道出口到其他国家,换一些绿白条(欠条)回来。

但是要让乡亲父老们过好日子,你就要做两件事情。一个就是物价不能太高,一个是工资不能太低。

而俺前面也说过,中国的通胀因素主要是受到外来的影响,比如说原材料和能源价格上涨。

因此对中国目前的情况,主要的着重点,在于分配制度上的改革。

就是说,在全国的GDP比重中,劳动者,尤其是底层的一线产业工人的收入要增加。通胀不可怕,只要工资增长跑在通胀之前,就不是问题。

工人工资增加,对国有企业相对比较容易,毕竟国家政策,还是要执行的。

对私有企业,会有一定难处。那么对付比较自私的私人老板,那么俺们工人阶级最传统,最基本的武器,就必须出台,那就是

罢工。

罢工作为一个讨价还价的工具,是应该得到认可和法律保护的。当然罢工在倡导、发起、进行、谈判、善后,必须在法制的体制下进行。罢工工人,不能对资本家进行人身威胁,也不能破坏生产设备。

但是资本家一方,也不能进行黑社会操作,派打手来对付罢工工人。或者对领导罢工的进行秋后算账。

本来地方政府在劳资双方的讨价还价中,可以扮演一个中立和仲裁的角色。可是目前的地方政府,屁股是做到了资本家那一边,是这个板凳不能平衡,要把劳工们给掀翻到地上了。

这个时候,中央政府的屁股就非常重要。一定要把中央这个特别大的屁股,坐到劳工那一头,才可以帮助小屁股的劳工,来平衡大屁股的资本家和大屁股的地方政府。

刚刚看到富士康的员工的基本工资,是从900元涨到了2000元,看来中央调查组的调查行动,还是有些成效。

而本田工人的工资,也得到了500元,33%的上涨,让这次罢工得到了和平、理性和双赢的结局。

下一步,需要的就是各种台资、港资、日资和韩资企业的全面跟进。这些资本家要明白,只有中国的工人涨了工资,你生产的那些本田、丰田和现代汽车,那些各种 iPhone和iPad等等,才可以扩大中国这个巨大无比的市场。

本来中国的收入分配中,农民和城市居民的差距太大,是一个大问题。考虑到这一代的农民工,正好是在中国产业工人的低收入阶层,那么大幅度提高他们的工资,就是最好的缩小贫富差距的切入点。

现在工人的收入低,但是企业高管薪水过高,企业的利润比较好,都必须进行重新分配,至少在国企上,可以做到严格限制高管工资,对私人企业,那么开始提高高薪水的税率,也应该进行了。

其实,对这次工人争取自己的权利,会出现的结果,明眼人是应该看得出来的。

大家可能都看到中央领导人团体,已经多次谈到关于保障劳工权益的说法。但是其他的迹象,也表明了这个趋势。

一个最为明显的迹象,就是今年中国和美国的战略和经济对话,发表的共同公告。

在这个公告中,基本上就是表明了美中两国会继续实行经济刺激政策(可怜的欧洲人啊)。在美国,短期经济刺激之后,一旦美国私人需求恢复,美国就要开始缩减财政赤字和提高储蓄率。在中国,主要是要做到经济转型,提高内需。中国的内需提高了,也会对美国产品是一个利好消息。

在中国内需促进的过程中,政策方向是“将完善国民收入分配格局,逐渐增加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那么这个政策,不就是现在在做的吗?

当然俺要是这么说,好多人又会很不爽了。因为现在某些媒体和某些网站,要散布给大家的就是一种末世情结。

就是说,不管任何事情发生,不管政府有没有作为,都要归结于无救的状态。

比如说,有不少貌似挺义正辞严的“道德君子”,就不会把工人工资过低的情况,怪罪到资本家身上,而是一门心思地把祸水引向政府。

有时候看到这样的逻辑,感到很荒唐。比如在这里留言的读者,认为如果涨了工人工资,富士康和本田就会破产,这些工人马上就要失业。听起来,是不支持工人涨工资的。但是下一句话,就是“这个政府是为谁服务,你不是不知道”。所以如果政府支持涨工资,就是要害工人们失业,如果政府反对涨工资,就是为资本家服务。

所以听到有些所谓名人的名句,就是“即使资本家要涨工资,政府也不允许涨”之类的谎话,也可以堂而皇之地说了。

不过也好,在这种历史大变革的时代,让大家都有说话的权力,让大家都有放屁的自由。各种话听多了,屁民的抗忽悠能力反而会更强了。

前面提到中美在战略和经济论坛上,对这个行为有共识,那么就意味着中国在迫使外资企业涨工资的时候,美国的企业界,是不会出来阻扰的。只有美国政府站对了位置,那么其他国家的企业界,自然也没有本钱折腾了。

而且这次又因为富士康的悲情,在年初就被外资企业界热炒的“中国外资投资环境恶化”的提前预防工作,就没有办法得到实施。

而且本来对这些外商搞血汗工厂不满的外国的工会组织,就可以正好到这些企业的总部,进行群众围观了。

当然,富士康的惨剧,不允许再次出现,工人的合理合法的斗争,应该走本田模式。如何在所有的外资企业和私人企业,建立工会,形成一个集体工资协商制度,是当务之急。

要解决这个问题,建立某种形式上独立的工会组织,就是专门为了工人利益而和资本家谈判的组织,但又不是泛泛的政治组织的尝试,需要好好探讨。如果为了防止有人挂羊头,卖狗肉,或者某些特殊组织介入,利用工会组织来搞其他颠覆活动,不妨考虑党组织在这些工会的领导作用。

但是这个党的领导,如何保证是党中央的领导,而不是党支部的领导,比如说佛山市委或者某某镇委的领导。不然的话,那么这样的工会,就很难讲会不会变成资会了,欺负工人都来不及呢。

有人说越南的工会不错。对这一点,俺没办法评价。但是有一条原则掌握好就行,那就是在这些工会里面可以派遣一个党代表。这个代表不是来领导工人,而是具有专业法律知识,来为工人们提供服务和咨询的。这个党代表,可以是专职有工资的,也可以是兼职,比如说来自一些大学院校,被大家公认是关心劳工利益的。总而言之,这个代表,利益是和地方的资本家没有瓜葛的,不是佛山市那些工会的领导,时不时可能和人家资本家去喝酒叫小姐,屁股是坐在资本家一方的。

不要以为这个国家和这个民族没有正义感,俺倒是不怀疑,有不少普通的党员群众,可能会自愿的站出来,帮助俺们的工人兄弟。

这一次事件,也是一个舆论上的照妖镜。看一看那些平时貌似正义的人士,在这次事件中,保持缄默,或者忙着帮资本家们赶制贴心小棉袄,就知道那些人的嘴脸如何了。

刚刚看到台湾的资本家联盟,有人叫嚷要在3-5年内把工厂移到越南和印度等地,这里用英语回一句:

“Don’t let the door hits your ass!”

俺是反对在中国出现暴力行为的。俺反对有人杀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也反对有人杀据说是腐败的法官和警察。俺赞成的是理性和法制之下,和平的解决各种内部的利益纷争。

但是对这些台湾吸血商人,要去印度吸血,俺倒是不反对毛主席的印度人民解放游击队,去扫除这些害人虫。

总之,站稳脚跟,俺们自己不要乱。

记得2008年底,俺说过补救经济危机,大概是三条法子:

第一条是通过战争抢外国人。

第二条是通过通胀抢穷人(中产阶级在其中)

第三条是通过革命抢有钱人。

其实之所以用了这个顺序,是因为这个是很多政府比较愿意选择的优先次序。

不过这个路数,对美国这样的强大国家才比较容易实行。因为人家有比较强大的军力,而且有N多种道德的借口出去打仗。

要么你是独裁政权,要打。要么你不是独裁政权,是民主政府,也要打。

如果军事上不好打,那么就是金融上打,货币上打,贸易上打,网络上打,和挑动你内部的反对势力开打。

总之一句话,乖乖送钱来做保护费,就放过你一马(不过,只是临时性的,保不准,下个月又要揭不开锅了,再来一次)。

当然对比较弱小的国家(可以说实力上的虚弱,也可以是心智上的懦弱),比如说中国这样的,谈不上抢,那么就换一个赚字吧。那就是:

第一条通过出口赚外国人。

第二条通过低工资赚穷人。

第三条通过高税收赚有钱人。

第一条和第二条,这10来年都是这么干的。可是现在有点此路不通的迹象了。

因为可以被中国赚钱的美国人,在2009年悲剧了。次贷、失业、吃孩子的口粮,已经没有多少余粮了。而2010年欧洲人开始悲剧了,一大堆国家等着破产救济,老百姓勒裤腰带,是不想勒也得勒了。

可不可继续用低工资赚穷人?好像也是有点走不通了。

穷人,就是那些深圳的农民工的血汗被企业老板们赚走了,然后老板的钱,被高涨的房价赚走了(美其名曰,投资或者投机),房地产商人的钱,又跑到相关人士的床底下去了。而农民工们又被涨价给赶到只有罢工,或者跳楼的地步了。如果说这条路可以继续走下去,估计除了张五常,连郭台铭都不会信。

其实可以走的只有第三条路:那就是向富人征税。

有人说,那富人跑了咋办呢?

没关系,你可以带着细软跑,可是能把10几幢豪宅背着跑吗?可以把工厂抗着跑吗?当年,就是1949年那时候,也跑了不少富人吧,似乎对整个国家,没有多少伤害吧。

而且就算是这些富人,跑到了美国、加拿大等等地方,其实过几年,人家也会在百无聊赖的时候,走上第三条道路的。那时候,你这些怀璧有罪的“外国人”,正好就是肥羊。

那时候,如果中国政府和这些国家政府,一个邪恶协定,引渡贪污犯回来,在外国的财产,俺跟你来个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看你跑多快。

而且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是有没收“外国人”财产的传统的。

俺在2008年,也给中国开了三剂药方:

第一剂叫做削强藩。就是说一个国家,是不可能没有一个权威的。人家美国说的是宪法权威,俺们中国说的是中央权威。没有权威的国家,就不是一个国家,只是一群国家的一个联合国而已,就是欧盟那样的。

俺这套主张是和很多普世派等不一样的。人家要搞的是联省自治,是联邦或者邦联,总而言之,是很多独立自主的小邦联在一起的制度。

政治学不用多谈,说一颗大树,只有树干强壮,才会枝繁叶茂。干弱枝强的树,是没法不衰亡的。

以前俺写文章,好不想说得那么直接和难听,现在反而无所顾忌了。一句话,就是西汉时候的主父偃的路子,搞推恩令,众建诸侯而弱其力,最终目标是地方上的小政府和大社会的结果。

第二剂药叫做均贫富。就是要改变三个不平衡,沿海和内地的不平衡,城市和农村的不平衡和汉族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的不平衡。解决这些不平衡的政策,在总体战略上,要开始向西部政策倾斜,提供西部能源的价格,为这些地区更多留利。在产业布局上,尽量发展不同区域的产业中心。把各种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向沿江一线转移,在沿线(京广线和陇海线)一带的中部地区好好发展。在沿海地区,则发展高端奢侈品和其他高新科技产业。

当然在个人收入上,要增加劳工收入(包括白领),降低企业和政府在国民收入中比重过大的现状。

在税收和财政上,采取征收以富人为主的高税收,然后在医保上面,保住赤贫人群。

第三剂药叫做严吏治。就是说必须在政府官员的行为上,进行严格的监督。可以进行内部的中纪委的巡按制度,可以有国家反贪局的匿名告状,也可以有网上流行的人肉搜索。还可以来一个情妇二奶收入追踪,把后面的黑钱流向搞清楚,好好的捞一把回来,不是说有财政收入压力吗。多来几个重庆打黑,抄家几百次,建立廉租房的补贴都有地方出了。

其实这三剂药是救市良药,你这个大夫不肯下药,很快就有其他大夫登台了。当年的国民党,就是下不了这几剂药,只好到台湾去修身养性去了。

现在看来已经有几味中药在药煲里熬了。那么俺们可以在等等看,是不是全部药方可以开煮。

(续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