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远大拟在长沙用90天建成838米的世界第一高楼,这种模式能大规模推广吗?与传统建筑相比有何利弊?

望城公布“世界第一高楼”项目:高838米7个月建成
这栋世界第一高楼在项目计划书上命名为“天空城市”。
世界第一高楼将落户长沙,7 个月时间内将建成,吃、住、工作、读书、购物、就医可在这栋楼里一站式解决……这不是痴人说梦,这是 6 月 5 日晚,望城区政府与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的一份战略协议。

————

大规模推广?有何利弊?八字还没一撇呢,等这个项目真的成功了再谈大规模推广也不迟。

事实上,我个人觉得,这个项目简直就是个笑话,怎么可能会成功?防火、文脉、经济性,那些都另说,单说最基本的结构性能,它就不合格。直白的说,它造不起来,即使勉强造起来,也不能住人。或者说,最后有可能造起来,但绝不是按他所说的90天,也绝不是按他所说的预制钢结构体系。

某种意义上,它有点像阿里的阿里云OS,或者像那个绿坝花季护航。要么是老板真的不懂,被下面的人忽悠了,底下的人迎合老板的妄想在一味的瞎搞;要么是老板揣着明白装糊涂,要的就是赚取关注,用这个噱头换取地方政府的支持,比如批地或者政策倾斜。

这里有两篇相关报道:Engineer to retire if China achieves super-quick towerThe need for Speed。在这两篇报道中,WSP中东区的负责人Bart Leclercq 说,如果真的90天之内建成了这座838米的高层,他就退出自己的结构工程师职业生涯。

我的想法也是如此,如果这个项目真的成功了,我也退出职业生涯。

原因很简单,838米的超高层建筑非同小可,而远大的做法如同儿戏一般。828米的迪拜哈里发塔,设计方为SOM,全球top10的超高层里有4座出自SOM(详见此回答国际上知名的建筑结构设计公司有哪些?),工程总承包是韩国三星建设,其它的各种监理、咨询、专业顾问也都是业内顶尖水准。如此配置,尚且耗时5年有余。而远大的838米的“天空城市”,并未提及任何设计、咨询、专业顾问的信息,按照之前那两个项目的模式,貌似是远大要全过程各角色一肩挑。

在所有远大公开的项目信息和计划里,找不到任何结构设计咨询机构的名字,而远大的宣传卖点和侧重点,也是工期短、“抗9度地震”、节能、节地。但是,远大忽略了对于超高层建筑来说最最重要的一点:抗风。基本上,风荷载是超高层建筑的控制荷载,风荷载在基底的倾覆弯矩要超过地震荷载的倾覆弯矩。911中倒塌的世界贸易中心双子楼、迪拜哈里发塔都处于低烈度地震区,但即便如此,为了抗击风荷载,依然需要精心设计和施工。即使是在台北这样的高烈度地震区,风荷载在台北101产生的效应也要超过设防烈度下的地震带来的效应。

而远大的项目计划里,好像完全没有这根筋。按照他们的宣传,他们想的很简单,就是根据之前那两个项目的情况,以此类推,就能完成现在这个项目。但是,工程规划不是简单的等比例放大,48小时造15层,不代表就能90天造220层。工程设计也不是简单的等比例放大,220层的楼,也不是简单的把15个15层的楼摞起来。

目前为止所有的超高层建筑,除了采用纯钢结构束筒的芝加哥西尔斯大厦,其余的几乎全部都是混凝土核心筒加外围钢结构框架(纽约世贸中心双子楼为钢框筒,但是已经在911中倒塌)。几乎所有的水平荷载,主要是风荷载,全部由刚度极大的混凝土核心筒来承担。混凝土核心筒的尺寸、厚度,都是超乎想象的。以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为例,其混凝土核心筒在底层的厚度达到了2.1米。如此尺度的混凝土核心筒,才能提供足够的抵抗风荷载的侧向刚度和侧向承载力。

3fe02b981e7a6948e31db50e912c0806_r

上面这张照片是正在施工中的环球金融中心,很清楚,中间灰色的是混凝土核心筒,周圈红色的是钢结构框架。而在远大的838米计划里,没有中间的混凝土核心筒,全部都是钢结构框架。怎么说呢?略微有点”无知者无畏“的意思。

事实上,远大的这个概念并不是什么新东西,更像是在炒冷饭。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那一波高层建筑热潮,用的就是这个概念。纽约的帝国大厦,就是金刚在上面打飞机的那个,曼哈顿城区,寸土寸金,102层钢结构预制框架,总高度381米,1930年开工,1931年完工,整个工期不到14个月。结构形式和施工模式,跟远大所宣传的这个,没有太大的本质上的区别。这种模式的高层建筑,发展到帝国大厦这个样子,已经是一个极限了,再也不能突破这个高度,这就是结构形式对建筑高度的一个瓶颈。直到Fazlur Khan提出筒体结构的概念,超高层建筑才能在经济合理的范围内突破400米大关。而如今远大的838米高层,舍弃筒体的概念,又要回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帝国大厦这条已经被证明是死胡同的老路上,怎么能够走得通?

所以,回到最开始的疑问,我不太相信这么大的公司会没有明白人,会盲目的高调上马这样的项目。我只能说,要么是内部管理极其混乱,要么就是另有所图。这个838米项目,可能只是一个小噱头而已。

PS:长沙将建世界第一高楼 高838米计划7个月建成 这篇新闻报道里居然把用钢量写成了270万吨,而Sky City wiki页面提供的数据是建筑面积1,215,000平米,计划用钢量270000吨,注意是27万吨不是270万吨。如果是270万吨的话,折合每平米要2.2吨钢材……如此明显的低级错误,远大居然无人注意,更能说明我的疑问。他们到底有没有 take it seriously?

PS:最新进展
2013年7月21日 838米世界第一高楼在长沙开工 预计明年4月封顶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3_07/21/27726469_0.shtml
2013年7月25日 长沙“世界最高楼”未批先建被叫停 开工仅4天 http://money.163.com/13/0725/08/94K954HG00252G50.html

———

作为去远大工厂看过、到已有的样板房T30住过、与老总级的人聊过、和远大可建的一个早期加盟商谈过后。我敢说肯定没有好结果,会是几年后一个不稳定因素,会牵扯到大量的官员、资本和企业家。任志强(远大独立董事)大公知还在为远大吹泡泡,以后出事找他。
要想看清远大不容易。我给提供几个线索和胡思乱想:
1、远大是中国最早的民营企业,曾经的非电空调的辉煌战绩在世界范围内制造了名声。
2、张剑和张跃是两兄弟,张跃是哥哥,张剑是弟弟。张剑是哈工大热能专业的毕业生,而张跃是美术老师。
3、最早公司技术是张剑的,张跃一直是配角,远大科技集团的董事长也是张剑。但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张剑被迫离开了。(兄弟的恩怨情仇自己想象)
4、张剑离开后,最早弄了个叫远铃的公司,搞整体浴室。后来以远大住工的名义开始搞混凝土拼装式房子。现在已是国内混凝土拼装领域的领头羊,万科的学习对象。(这才是真正牛逼的公司,自己了解去。颠覆建筑行业的最后会是远大,但是是张剑的理性而不是张跃的浪漫。名字里面还有远大,各种关系自己琢磨,说不清。)
5、空调业务是在电力不足的历史条件下的特定历史产物。张跃又不懂技术,慢慢的业务萎缩了。美术老师最富有想象空间了。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做,要么不做,要做就做颠覆世界的事。对环境又有自己的理想,又有煽动性。的确他做了几个事:1、很早就做了空气净化器,虽然产品存在臭氧超标的问题,但在PM2.5超标的时候的确销量非常的好。2、能源与再生油等。这里就不说了。
6、看着张剑的拼装式房子做起来了,张跃自然想参与。就开始搞钢结构的拼装式房子。速度快,效率高。11年年底,15天造30层的大楼的确震惊了很多人。有创新,但问题也是很多。现在这宾馆都是住的员工和过来考察的人,住过的都知道,根本无法隔音,隔壁人讲电话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别的问题就不说了。反正是理想化产物。
7、这个高速造楼的神话,经过一包装,就变成高科技,变成了未来趋势。远大自己资金实力不够,就搞加盟。一下子全国有七八家加盟商,找的都是本地的大公司,每家的加盟费都要上亿资金。小地方的政府和有点钱的企业家,最喜欢这样的项目了。哪经得住张跃的煽动。远大把加盟费收进来扩大自己的规模去了。反正最后如果做不成,一定会是大事,要惊动中央的。即使不算土地,涉及到的资金可能要上十亿规模。
8、最后会怎么结局?我不知道。但远大可建既然敢造,那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不知道会不会还搞个预售再圈点钱。
9、美术老师就是敢想敢做啊。弟弟的远大住工的快速牛逼,可能最后能救他一把也未可知。
10、能有这样的机会看这么生动的故事,比看电影更爽。关于远大还有更多的可以挖掘,如果此答案被顶到最高,我下次再来写。这次都是杂碎。

刘中盛大记者写的报道真是好。给个链接大家看看。

——-

装配式建筑的核心在于钢结构的使用范围。
除去抗震、冷热伸缩等因素,仅仅一个防火问题,钢结构就无法解决。
高导热性、高温熔化,这都是钢结构无法避免的天生缺陷。
即使通过防火构件达到对钢结构体的保护,依然有水平荷载带来的冲击。
新建的上海中心,预计楼顶摆幅约为2.5M,实际值可能大于这个数,这还只是580M的高度,而且是钢筋混凝土构件,800多M的摆幅无法想象有多少,因为世界上最高的建筑没有透露。
在全天候这样的摆幅下,钢结构的损耗有多少,我想这都是很难解决的问题,因为这是材料本身的特质所决定的。

——–

从建造来看,集中标准化工厂化生产模组装配是可以达到这种速度的,这也是这种建造方法的优势。如同拼积木。速度快,可批量化生产,易于推广。
但是,从远大在世博会放出的案例来看,大部分是钢结构,虽然通过结构设计结构的抗水平和竖向荷载能力足够,钢结构天生的劣势却没有解决,那就是导热迅速,一旦发生火灾或者爆炸整个结构的刚度会严重受影响,参见世贸大厦。
从建筑艺术的角度来说,这是现代化思潮体现的极致,只满足了功能而忽视了人文设计。因为你会发现这栋建筑并不“属于”长沙,它放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一个样。这也是中国建筑十几年来的现实投影。
需要看到的是,这种消费,功能至上的建筑热情正在褪去,下面是人文和“现象学”的时代,个人并不看好此类建筑的推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