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跃豪赌空中楼阁

天空之城项目很可能并未申请过超限审查。7月20日的开工仪式有违法之嫌。
捆绑了多个地方政府、企业以及当地银行,近2万亩土地、300亿资金,以及GDP梦想。
偏执的理想主义者和他打造的森严管理体制,扼杀了员工表达异见的空间。

尽管总是以绿色减排的理由劝告其他企业家不要购买私人飞机,但这并不妨碍张跃乘坐着自己的白色直升机降落在长沙郊区的一片泥巴地上。如同曾经高喊一辈子只做非电空调的他,如今却以最吸引眼球的方式,豪赌他的钢铁“搭积木”技术。

7月20日下午,远大科技集团总裁张跃从刚刚落稳的直升机跳了下来,一路小跑来到话筒前。戴着墨镜的他,宣告要在这片泥巴地豪掷90亿元,用10个月时间,建成838米的“天空城市”,超越迪拜塔成为世界第一高楼。

张跃成功地引来了全中国乃至全球性的关注,更是让长沙这个长年不温不火的中部城市,一阵骚动。

“政府当然支持,这是有利于城市形象的好事嘛!”长沙市规划局一位熟悉该项目的科长在电话里对腾讯财经说道。

然而,从2010年年底最早抛出的666米“空中城市”的计划,到2012年6月拔高至838米,再到一年后的基础建设开工仪式,无数的质疑一直伴随着张跃的狂想。

质疑集中在安全性和资金来源上。而张跃则坚称安全有保障,钱从来不是问题。

但很少有人发现,张跃的豪赌,背后还捆绑了多个地方政府、企业以及当地银行,他们被曾经当过美术老师的张跃描绘的美丽图景打动,投入了近2万亩土地、300亿资金,以及GDP梦想。

在去年7月一次专访中,张跃告诉腾讯财经,远大可持续建筑技术通过加盟的形式,划定了国内外150个区域招募加盟商。然而,截至目前,他只引来了接近10个的加盟者,而且这些加盟商,目前只能接到很少的单子。

如此多的土地、资金乃至官员升迁的厚望,有些无奈地寄托在了这个应用被专家论证组认定为“适用于100米以下的高层建筑”的技术、高度却要超过800米的项目上。

张跃需要第一高楼这样的刺激性营销以扩大业务,为此不惜在充分验证商业可行性之前,选择加盟的模式先行从加盟商们吸取资金,而后者则同样需要它为自己带来客户。

但是张跃迈出的第一步就遇到了挫折。据媒体报道,由于未完成法定报建手续,“天空之城”的建设已被叫停。

“天空之城”一旦失败,很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反应。“政府、企业、银行,这些人数量大了,资金大了,会出事的。”一名接近远大及多个加盟商的知情人士对腾讯财经说。

除了政商联盟之外,此事还牵扯到远大的企业文化和发展历程,甚至张跃与兄弟张剑之间的恩怨情仇,更是让这“世界第一高楼”事件,成为了一个适合围观的绝佳故事。

备受质疑的钢铁“积木”

与的长沙市规划局领导对“天空之城”的支持不同,一名普通长沙市民在知乎的讨论中留下了这样一句话:“作为一个长沙人,我早已决定在有生之年,不进入那栋楼周边1千米范围内。”

这不仅是普通市民的意见。国内排名靠前的一家建筑设计研究院的部门总经理对腾讯财经称,张跃把地球当作月球了,月球上没有风,重力轻。“这楼要是真盖好了,反正我是不会进去的。”

以非电中央空调起家的远大科技集团,在2009年3月成立了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大可建”),张跃将远大的重点,从日渐艰难的空调业务转移到了可持续建筑上:宣称90%工厂制造、5倍节省能、99%过滤PM2.5、9度地震不倒的钢铁“搭积木”建筑技术。

成立3年多的时间,远大可建24小时建成6层世博会远大馆、一周建成15层新方舟宾馆、15天建成30层T30酒店,这种将钢铁模块在工厂中制造好后再运到工地搭建的模式,让世人再一次见证了中国速度。

然而,当这种模式被宣告将运用到838米,220层的“空中城市”后,安全性成为了最重要的质疑。一名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在知乎上表示,张跃的模式实际上是“炒1930年代的冷饭”,总高度381米、102层帝国大厦,已经是钢结构预制框架的极限,远大舍弃后来的摩天大楼采用的混凝土筒体模式,注定无法成功。

而上述建筑研究院的总经理则认为,张跃存在成功的可能性,力学理论上是行得通的,但在抗风、抗震的风上险太大了。他称,远大曾经邀请他们参与设计招标,但他们没有投,“张跃太大胆太激进了,我们没这个能力与把握。”

去年10月21日,湖南省住建厅组织的专家评审会,对远大可建钢结构关键问题进行评审,其中一条结论是,“在满足国家和行业标准的前提下,该结构体系可用于100米以下的多高层建筑。”

上述专家评审会只是对远大可建的模式的评审,并非针对“天空城市”项目。按照2002年建设部(后并入住建部)提出的要求,超限高层的建筑需要在项目的初步设计阶段,申请全国超限高层审查委员会组织专家从技术角度进行多方论证,力求在抗震、消防等方面保证建筑物的质量安全,即超限审查。

而据上述建筑研究院的总经理称,自己认识的几个国内超限审查的专家,都没有参加过“天空城市”的审查,这意味着张跃的项目很可能并未申请过超限审查。

除了超限审查外,上述喊着“政府当然支持”的长沙规划局科长还向腾讯财经透露,“天空城市”的开工手续还没有全部办好。按找法规需求,项目开工需要《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等证件齐全。

这意味着,7月20日的开工仪式有违法之嫌。当谈到政府是否会给予资金和审批流程上的支持时,这位科长转换了口风:“还是按照政策的法规流程走。”

此外,上述建筑研究院总经理称,就算被认定安全的100米建筑,也存在风压变化带来的颤动问题。而多位住过纯钢结构的T30酒店的人士称,该楼隔音效果极其不好,敲一下墙体能够传播很远。

对于“天空城市”是否可行的问题,多位人士对腾讯财经提到了冯仑。冯仑曾经与张跃谈过合作,但最终选择自己去做立体城市,而不参与张跃的项目。

缺少了冯仑的合作,远大的“天空之城”也没有别的合作伙伴,需要独立去面对建设成功之后的销售与运营。而选址在长沙的郊区,会有多少人购买这样的超高层公寓,“回个家坐完汽车,还要坐个半天电梯”,同样是个疑问。

未商业化,先扩张吸金

钱从哪儿来,是张跃面临的另一个质疑。

张跃和远大一直以不借贷,凭自有资金运作著称。赖以起家的非电空调业务,依靠90年代的电力紧缺大背景而声名鹊起,远大得以长足发展。而随着三峡投入使用,电力紧缺的情况有所好转之后,电力垄断部门的强势干预,加上电空调的节能技术做的越来越好,导致非电空调的市场每况愈下,而偏执的张跃选择坚守非电,使得远大的营收和利润下滑,直接影响到了远大的现金储备。

由于远大没有上市,并没有公开的财务数据。但原远大空调有限公司总裁办公室主任刘亚军在离职后披露的数据显示,远大在非电空调占据的市场份额从最高的90%一度下降至30%左右,其营收在1996-2006年长期徘徊在10亿-20亿,无法增长,现金储备也从每年6亿元降低至3亿元。

于是张跃不得不放弃了只做非电空调的初衷,进入了空气净化器市场、拓展了能源管理业务。随后公司再次获得了发展,远大空调总经理胡灿明在2010年10月对媒体透露,当时远大集团年营收达到了40亿元。但最大的转型,还是成立远大可建,从能源进入了建筑行业,而且,张跃已经把这当作了最重要的业务。

外界很难清楚如今的张跃手里,到底手握着多少现金,但数位远大前员工对腾讯财经称,“天空之城”的90亿投资,是张跃不可能掏得出的。有消息称,其中42亿元的资金由远大自筹,其余的近50亿元,很可能需要张跃打破“不向银行贷款”的惯例。“也可能那50亿根本还没影。”一名远大的前员工称。

而在远大自筹的42亿资金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加盟商。

据张跃去年5月对腾讯财经透露,每个加盟商,远大可建将根据区域的人口和发展程度,收取2亿到4亿元的加盟费,并以技术入股获取合资公司的5%-10%股份,工厂建设资金则全部由加盟公司自筹。此外,远大还要从合资企业未来的商业化项目中每平米都抽取特许经营费。

张跃当时透露,6家加盟公司带来的加盟费收入达到了“10多个亿”,并预测随后加盟商将以每月1-2家的速度增长。但事实是,目前官网上的介绍仍停留在6家,腾讯财经通过搜索发现这个数字应该超过8家,仍然远低于张跃的预期。

若以腾讯财经搜查到的8家加盟企业,2-4亿的加盟费计算,远大可建通过加盟获取的收入为16亿-32亿元之间,成为了自筹的42亿元资金的重要来源。

然而,在远大官网给出的示范项目中,大部分都是远大可建的自建项目,直到去年才有了第一个商业化项目,由山东加盟商承建了招金矿业集团总部的12层建筑。随后,宁夏等地又有了几个商业化项目,但都规模不大。

在上述前远大员工看来,远大之所以选择加盟模式,就是因为推出几年后迟迟没有商业化项目,张跃认为必须建立比世博远大馆更有冲击力的示范项目,例如“天空之城”。而要建这样的示范项目,资金从哪儿来?加盟,可以帮助远大在大规模商业化之前,就从加盟商手里吸取资金,从而反过来再去建“天空之城”这样的示范项目,再寄望由此拉动商业化项目。

除了加盟费之外,上述前员工还对腾讯财经称,远大选择的加盟商都是各省当地与政府、银行关系密切的国企或民企,其对加盟商提出了自有资金10亿以上、并能在一年内迅速筹集8亿元以上的要求,很有可能也有从这些企业吸取加盟费之外资金的打算。毕竟,利益捆绑之后,加盟商很可能不得不在加盟费之外再额外输血远大。

该前员工称,这种“建示范项目—吸引加盟—获取资金—建更大示范项目—吸引商业项目—吸引更多加盟”的模式,甚至类似庞氏骗局:远大可建有可能越做越大,但中间一个环节如果断掉,则可能全盘皆输。

如今,最脆弱的环节,就在于“天空之城”这个最大的示范项目,究竟能否成功。

世界第一高楼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如果这个脆弱环节真的断裂,落水的绝不仅仅是远大,而将是多个地方政府、企业乃至银行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涉及到数百亿资金,以及近2万亩土地。

腾讯财经整理的远大可建8个加盟企业(项目)分别为,宁夏远大蓝山可建科技有限公司、福建益联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山东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河南安阳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山西晋煤宏圣可建科技有限公司、湖北郧县远大可建环保项目、湖北远大高建科技公司、远大可建(安徽)全椒项目。

投资规模上,这8个加盟企业(项目)可查询到的投入分别是22.68亿元(宁夏)、33亿元(福建)、6亿元(山东一期投资)、20亿元(安阳)、4.49亿元(山西一期投资)、20.08亿元(湖北郧县)、100亿元(湖北远大高建科技公司)、50亿元(安徽全椒)。这些数字加起来达到了256亿元,再加上山东和山西一期之后的投入,预估总额接近300亿元。

这些加盟企业都为当地的有名企业,甚至包括晋煤、安钢这样的大国企。在加盟过程中,地方政府都高度重视,在签约和工厂开工仪式上,省级、市级一二把手基本都有出席。这意味着,300亿的投资总额,很可能有相当大部分资金来自地方政府领导下的银行。

例如,晋煤集团的加盟过程中,山西晋城市长王清宪亲自到远大可建总部进行考察,晋煤集团董事长武华太也在正式签约前前往考察。

安徽滁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张祥安在全椒县合资项目签约仪式上的讲话颇为直白。官方新闻稿称,“他要求全椒县要高度重视项目推进工作,对项目高看一眼、厚爱一分,在用地、用水、用电、用气等要素保障以及建设过程中给予项目大力支持和优质服务,为项目建设创造优良环境。”

除了资金,远大可建的加盟商们还圈下了大量土地。在远大可建的加盟条件中,提出了每座可建厂应一次性按总规划取得土地,按市场发展分期建设的要求。

8个加盟项目中,宁夏、福建、山东、湖北郧县项目均占地2000亩,安徽全椒4600亩,河南安阳、山西晋城、湖北远大高建科技公司三家未搜索到用地规模数字。若这三家以频率最多的2000亩计算,全部用地规模达到18600亩。

然而,从公开资料来看,这些加盟公司投产后获得的商业项目并不多。其中山东是获得整个远大可建的第一个商业化项目,山西运城T26酒店是第一栋加盟酒店项目,宁夏刚在今年4月份获得了科技园人才大厦项目,也是它的首个商业化项目。

腾讯财经致电宁夏合资公司的一个工程师,他对具体的项目数语焉不详,仅称好多都在谈。其余联系上的加盟公司,总机接线员均称对情况不了解,并不愿意提供负责人联系方式。

尽管未能与加盟商直接联系,但一位与多个加盟商接触过的知情人士对腾讯财经透露,很多加盟商目前都有“骑虎难下”的感觉,其中一家公司的销售主管还曾与其算账,“怎么算都没有远大说的成本降低那么多,甚至还比混凝土现造还贵。”这样的成本在拿项目上与传统建筑商比没有很大优势。

如今,这些加盟商和张跃一样,把希望寄托在了“天空城市”的品牌效应上。不同的是,张跃希望以此获得更多的加盟商,而加盟商们,则希望能够借此获得一些承建项目。

假若“天空城市”因为安全性或者资金情况而夭折,张跃将把这些加盟商一起拉下水,而加盟商背后的地方政府,以及可能受地方政府意志影响而提供资金的银行,都将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一名前员工认为,远大可建现在应该做的并不是扩大规模造新厂,盖新楼,而是应该解决技术上的问题:隔音怎么办,颤动和倾斜怎么办,解决这些问题以真正获得市场认可,而这些都需要研发投入。

“目前这种疯狂的扩张的思路,拿加盟商的钱豪赌,绑架了大量的加盟商和地方政府,在市场完全没有打开的情况下,加盟步伐停下后,远大的现金马上会枯竭,那就是远大整个集团结束的日子。”这名前员工写道。

而上述与远大及加盟商均有接触的知情人士甚至对腾讯财经给出了时间的预测,“远大最后的崩溃会在两年内出现。”他称。

情况也许不会像他们说的那样悲观。上述建筑研究院总经理认为,“天空城市”还是有可能建成的,但后期的销售和运营肯定会出问题。

不过,也许只要建成了,不管实际运营情况怎样,第一高楼的眼球效应就能达到张跃想要的结果,引来更多的加盟商,加盟商们也能获得更多项目,犹未可知。

甚至有观点认为,就算失败,张跃和他的加盟商手里有着近2万亩土地,完全可以转型进军房地产业务。而知乎上的网友有着更进一步的猜测:也许这本来就是一个圈地圈钱的游戏?张跃另有所图?否则,如何解释张跃浸淫在这个行业,却不知道838米钢铁“积木”的安全隐患?而公司甚至没有清醒的人士出来说服张跃?

偏执的张跃,兄弟的恩怨情仇

多名前员工向腾讯财经给出的一种解释是,张跃是个偏执的理想主义者,而他打造的极其森严的日系管理体制,扼杀了员工的主动思考能力和表达异见的空间。——张跃偏执地认为“天空城市”可以实现,而下属没有人敢出来阻拦。

曾任远大空调有限公司总裁办公室主任的刘亚军,很好地总结了这些前员工的观点。1999年9月,在张跃、张剑兄弟高调买下公务机两年之后,他发现了远大繁荣背后的隐患,写下了《远大成长危机》。7年之后,刘亚军主动找到媒体,公布了这份此前只有4个人看过的预言书。

在这篇堪称远大“盛世危言”的预言书中,凭借自己掌握的信息,刘亚军指出了远大面临的七大成长危机:1.一味追求技术至上的远大将遭遇技术的“绑架”,并因此遭到市场的惩罚;2.张剑张跃兄弟极有可能分家;3.“三不原则”(不合资、不上市、不借债);4.乌托邦式的道德经营理念;5.日本式管理与中国家族企业的无缝嫁接,催生出了一个更为专制的组织模式,阻塞“谏言通道”;6.远大的独立企业行为表面清高,为远大以后的发展和外联工作留下隐患;7.尽管远大有诸多问题,但由于具有技术优势和强大的现金储备,远大绝无迅速失败的可能,在付出沉重代价后,远大将不得不转型自救。

这七条预言之后几乎全部应验,远大如今的确仍处于转型自救的过程中。而这当中很多条,都能反映出张跃的偏执的理想主义者的特征。例如,技术至上、“三不原则”、道德经营等等,而其性格与管理方式也导致了“谏言通道”的阻塞。

事实上,张跃在随后的多年中,已经有所改变,例如“三不原则”已经放弃,如今的远大可建已经采取加盟合资的方式,并且张跃也不再排斥上市融资。在导致兄弟俩最终分手的是否只做非电空调的重大分歧上,他后来也并未坚持。

美术老师出身的张跃最初只是哈工大热能专业毕业的弟弟的助手。与日方合资做整体浴室项目一事发生分歧后,兄弟分家,张剑出走做了远铃公司,张跃才成为远大的总裁,并且接手了技术研发。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张剑后来以远大住宅工业有限公司(简称“远大住工”)的名义做混凝土拼装式建筑,现在已是国内混凝土拼装领域的领头羊。随后,哥哥张跃也进军了拼装建筑领域,只不过将混凝土换作了钢筋。

上述接近远大和加盟商的知情人士对腾讯财经分析称,张剑走后,张跃一直试图证明自己比弟弟更优秀,也确实做出了很多成绩,但公司从未回复到两人一起时的辉煌。“看到自己的弟弟又起来了,他急了。”

上述人士认为,“天空之城”项目,或许包含着这种兄弟间的复杂情结,而畸形的企业文化导致没有人出来阻拦张跃的狂想。

诚如上述建筑设计研究院总经理所言,谁也不能断定张跃一定会失败。但“世界第一高楼”的元素、企业和地方政府、银行的联盟这一中国经济的典型特征,以及兄弟之间的恩怨情仇,在这个故事中交杂在一起,不得不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

“能有这样的机会看这么生动的故事,比看电影更爽。”一名前员工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