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仍在受“左”的干扰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徐友渔

【编者按】本文为天则20年庆典仪式“中国发展道路与中国改革:总体回顾和展望”环节上的发言,经天则所及作者本人授权刊发。

要对中国发展的道路与中国改革作总体性的回顾和展望,实际上很复杂,涉及千头万绪的事情,要用千言万语才能说清楚。但是我还是想说说最简单、最基本的一点,这就是:还是要反“左”,说完整一点就是,中国人为了实现现代化,就必须把反“左”当成一项长期的战略任务。这个道理很简单,我们回顾改革开放历程就会发现,改革开放的每一步进展都是在破除“左”的干扰之后才取得的,而改革开放的挫折和曲折,基本上都是由于受到左的思想和路线干扰的结果。再看当前的形势,我觉得目前形势相当严峻,总的来说就是,现在从上到下,可以说是“左”的思潮回潮泛滥。在当前,是坚持现代化、全球化的方向,还是听任左倾思潮和路线回潮,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尖锐问题。说心里话,我觉得我现在提出反“左”的问题,有点不好意思,这是老生常谈。但是,这实际上又是最基本的,没有解决的问题。

照我看来,在当前中国,“左”的思想往往高举两面旗帜,一个是所谓社会主义,一个就是毛泽东。但需要注意,社会主义这是非常难以说清楚的东西,连邓小平自己都说过,搞了那么多年,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并没有搞清楚。如果说坚持“左”的东西,或者坚持与旧体制相关的东西,就是搞社会主义的话,我觉得那只能是假社会主义,是以社会主义为名,而以特权和专制为实。我举一个例子,说明我们有些习以为常的东西,社会主义体制下的东西,其实并不是社会主义。我们经常争论医疗卫生的改革,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经费,几年前,一个相关副部长说过一番话——大家很难看到,但是在一份不知名的报纸上部分登了出来——他说,中国的几亿农民,要让他们在“新农合”体系中得到补助的钱,实际上还不如北京某医院一个医院花在高干身上的保健经费。仅仅一个医院的高干医疗经费,就超过中国几亿农民的医疗卫生经费,这叫社会主义,还是叫特权?中国那些所谓坚持社会主义的人,他们显得理直气壮,好像占领了道德制高点,实际上我觉得他们是在坚持腐朽落后的东西,比如特权。

至于把毛泽东作为旗帜,那就要涉及对于毛泽东的功过是非评价了。对于毛泽东的评价,我的看法和天则所的茅于轼教授看法是一样的,我们知道,茅教授为此遭到很多人猛烈攻击。很多人认为毛泽东很伟大,他们津津乐道的例子是毛(泽东)敢于在朝鲜跟美国人干一仗,其实,这是丰功伟绩还是历史过错很难说。我要举两个例子,说明毛(泽东)祸害了中国,祸害了中国人民。第一个例子,如张戎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一开始所说,在没有外力入侵,在没有国内战乱的情况下,在和平的时期,中国被饿死几千万人,凭这一点我们就能够评价毛泽东了。我自己有另外一个例子来评价,我是研究文化大革命的,我知道,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对主管军队林彪发指示:林彪同志,要发枪给左派,要武装左派。他还说,十多年了,我们没有打过仗了,打一下,也是个锻炼。我对毛泽东的做法难于理解,都是自己的老百姓,不论是造反派还是保守派,为什么让正规军、让军区、让野战军发枪给一部分人屠杀另外一部分人?我认为这种情况匪夷所思,我只能叫做丧心病狂。那些拥戴毛泽东和谩骂茅于轼教授的人,要么不知道这些情况,要么不能面对这些情况。

今天,“左”的思想争取人心的主要方法,就是高喊平等的口号,这也是重复文化大革命的做法。我们知道,文化大革命能动发动得起来,能够让几亿人积极参与,用毛泽东的个人威望还不足以解释,用“四人帮”的阴谋诡计更不能解释,文革的发动者、领导者实际上看到了中国社会的问题,他们就是利用公正和平等的口号来打动人心。前几天宣布,要审判薄熙来。薄熙来的成功也在这里,薄熙来和文革派一样,实际上是制造或维护不平等制度的人,但是在政治斗争中,为了权力,他们高举平等的旗帜,高喊平等的口号,他们实际上是假戏真做,有时做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做出最平等的姿态,就能够欺骗人。在这个问题上,天则所的诸位同仁20年来不遗余力地在主张和争取真正的平等,即争取实现一种能够保障平等的制度,而不是肤浅地迎合“均贫富”的心理。但是不幸的是,他们在中国受到攻击,被说成是主张不平等,是站在富人的立场上,这方面,茅于轼教授受到了最大的攻击。这种情况下,我很想鼓励天则所,我们坚持的是真正的平等,与毛泽东文化大革命中那种平等,与薄熙来那种蛊惑人心所谓的平等,是完全针锋相对的东西,我们一定要把真正的平等坚持到底。

总之,我认为,“左”的东西,左派所谓的社会主义、毛泽东的旗帜是站不住脚的。但当前左倾思想的回潮和泛滥趋势提醒我们,反“左”的斗争还任重道远。我感到遗憾和抱歉,这些反“左”的老生常谈,我今天又重复了一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3年8月5日16:48 | #1

    左个鸟。毛是最大的右派,亲毛的也属右。
    不过毛利用手中权利颠倒黑白左右,把反对独裁的真正进步人士“打成右派”,将自己自封为左。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