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滨:上海小市民的生存智慧

高铁出来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路上聊了一会儿。
从孩子说到房子。
这不是一个浮夸的人,只是聊得比较开,他就没有顾忌。开了二十多年的老司机,一直没有断过,当年他的同事们跑去日本留学赚钱,他也没动心。攒的钱买了房子,主要是考虑儿子,后来又拓展为投资。在北京路的老房子等待拆迁,上海人对拆迁是非常热衷的。01年、03年买了两套房子,90年代末单位里分了一套房子。这些房子合计价值就超过一千万。他朴素的想法是不卖,出租持有。宜川路的底楼面对着街道,还能做点小生意,租给别人是4000,北京路的租2000,闸北的房子租4000-5000.自己住一套。出租的生意每个月有四五千元,单位里帮他交四金,这样固定资产上千万,现金流1.5万,他妻子的收入不算。由于买的早,两套房子的按揭还贷也就是三四千块。
这样的上海家庭非常多,通过单位分房、拆迁补偿、自己购买等等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拥有二三套房屋的,并不是很少。现在你要说正常的上海中产有个五六百万或者上千万资产,这是普遍现象。
同时中壮年在打工的,职场混个十几年,夫妻两人年收入超过50万的,数量也占到这个城市的很大一块。即使是在国营企业混过来的,有房有车夫妻两人年收入超过20万的也很正常。
上海人的生存哲学是不愤世嫉俗,你有过河桥,我有爬墙梯。政府有任何的政策动向,他们不会抱怨,而是仔细推演对自己的生活有无帮助和祸害,有祸害的躲开,有利的利用。比如拆迁就是一个洋洋大观的例子,上海人可以拆迁的99.99999%都会一边感谢共产党,一边想办法把户口挪进去多弄几套房子。有些十几平米的旧房子,拆出来七八套房子加几百万现金是很正常的。
小市民阶层不会对抗政府,而是安心过自己的日子,并利用一些方面立于自己的利益那边。我有一次在华山医院看病,和医生聊起来。中年医生社会经验丰富来自于传统的上海市民智慧,她毫不客气的批评我游离于体制之外的态度,认为我不交养老金和医保是非常愚蠢的表现。
对于知名评论家一类唱空地产十年的事情,上海市民根本当他放屁,一边拿他当笑话,一边默不作声买房子。十里洋场混迹过的家庭一代代传播理财智慧,对于储蓄增值这类事情有天生的敏感度。同时对于生活的理想脚踏实地,对政治的东西一律当做愚蠢的事情,这点和北京不一样。
历次运动大学里的上海学生全都回了家,没有人在街道上。而当外部发现社会动向不对有些疑虑的时候,上海家庭的子女们已经大量移民了海外。
人家不陪你玩!
很多年来,我对上海这个城市了解到骨子里,有嗤之以鼻的看法,也有对上海市民生存哲学的接受。许多人来问我,对于普通国民的理财避祸有什么见解。
我答不出来,今晚有感,写一篇上海的市民生存智慧给你们

这篇文章在微薄引发的评论和转发是不少的,从评论中可以看到不同的理解。
纠正你一个观点,这和做不做顺民没什么关系,你不至于整天拿着炸药喊打喊杀,即使那意味着社会有病了,也意味着你有病了。
我问一个问题,假如今天中国改变成为民主开放社会,发展最好的城市会是哪一个?
上海。
民主社会和威权社会最可怕的是同一件事情:民粹主义。
在威权社会,别有用心的人会煽动民粹,产生暴虐的心态,把社会矛盾转向国民的一部分人;民主社会同样如此,最糟糕的事情是煽动民粹。前者是从书场到战场,后者是从书场到广场。
许多人理解民主就是动不动可以随便上街,错了。你可以看一下任何一个民主社会对上街yx都是限制和必须审批的。因为一个开明社会需要的是规则和契约,不是混乱不堪的无政府状态。文革红卫兵的yx和打砸抢让整个社会瘫痪;阿根廷这个民主国家的工会控制暴力工人动则数十万人上街打砸抢,控制政治。导致的同样结果是文明野蛮化,阿根廷到现在为止是唯一一个发达国家坠入不发达国家,数十年无法恢复的国家。靠农业、发债和赖账活着。
所以,假如中国改变为宪政体系,成为民主开放社会,我敢打包票上海以外的城市在最初的五年里会天天上街,混乱不堪,而上海会稳定生活,遵守契约,用合理合法的规则来变革社会,从而成为发展最快,国民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
因为上海人懂得,规则和契约是文明社会的基石。
民粹主义同样在美国时常发生,比如说最近一个非洲裔被佛罗里达志愿者警察射杀。非洲裔领袖煽动仇杀,胁迫奥巴马总统发声,试图干涉司法。这种非洲裔民粹主义是美国社会的毒瘤,也是非洲裔社区一直不能前进的原因。受害主义情结和对社会规则的漠视,非洲裔意见领袖和宗教领袖持续不断的数十年如一日煽动对白人和美国社会的仇恨,导致非洲裔社区一直不能突破心理障碍向上发展。
人们不敢明确的告诉孩子非洲裔区不能去,因为会被告种族歧视,实际上人人都知道非洲裔社区是治安最乱的地方。由于白人社区心理有愧疚,对非洲裔蓄意照顾,从就学到工作岗位都降低要求,维持一定的比例,已经让这个社会失去了公平,扭曲了黑人心理。
这对非洲裔社区并不是好事。但是其他族裔不能说,只有非洲裔自身的一些精英阶层意识到了危机,在媒体提起时,才不能引发骚乱。
话说回到宪政体系,是民主体系的基石。宪政体系非常重要的一点是选择方式,因为人性是恶的,一个良性的体系需要选择一个制衡的体系,照顾所有人的利益,而非部分人或者大部分人的利益。
民主不是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以大部分人利益强压少数人利益。
所以一人一票是非常糟糕的宪政形式,美国式的选民代表式是比较良性的。所以,即使非洲裔和拉丁裔人群越来越大,但是美国社会仍旧维系了动态平衡体系。对美国社会的纠错维持了动态平衡。同时司法体系的公正独立没有收到干涉,因此从这一次司法的判决来说,仍旧维持了公平的结论,对志愿者警察无罪释放。
南非民主体系有个巨大的弊病在于一人一票选举制度,它是白人社区在和解式对曼德拉所做的妥协,但是带来的后果就是永远是多数派的黑人执政,也就造成了会有少数种族受到不公平对待。同时由于黑人社区知识储备较低,也导致具备国家治理能力的白人精英无法进入国家管理层。
所以这些年来,南非经济一直徘徊不前,社会治安混乱不堪,是全球知名的犯罪之国,弓虽女干、抢劫、杀人等犯罪率居高不下。
我们有时候讨论反智主义和精英主义,精英主义的危害是会产生居高临下对普罗大众的藐视,从而以上帝式的态度治理社会,产生问题;反智主义可以纠正精英社会不考虑普罗大众利益和忽略常识的偏差。就像美欧最容易有生活安逸、五体不勤的知识分子陷入极左情结,对威权社会歌功颂德。
但是过分的反智主义会让社会倒退,人类智慧的发展是需要知识精英层引领的。
柬埔寨就因为二百万知识分子被杀戮,产生整个民族的知识和价值观断层,从而导致整个民族丛林化,族裔性格是一种贱格,毫无羞耻感和守望相助的良好一面,人性的自私远胜于良善。
林林总总,你会明白,上海呈现的市民性格对于家庭、个人和社会发展都是一种良好的中产阶级形态,会形成契约和规则社会。
一个出租车司机的闲聊,引发这些话题,有点多了,我去吃早饭了,早安,我的中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3年8月5日14:47 | #1

    “因为上海人懂得,规则和契约是文明社会的基石。”
    一打仗,都完蛋……

  2. 匿名
    2013年8月5日16:57 | #2

    除了“上海人懂得,规则和契约是文明社会的基石”外, 许多上海人, 特别是经历过文革的知识分子, 对于普世价值, 对于文明国家和社会有着极大的的期望和追求。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