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维新已经失败,现在是跑路的最后时机了

北戴河口风180度大转弯,由去杠杆变成继续放水4万亿,已经说明了百日维新的失败。
所不同的是,这次财政也没钱放水了,ZF也不知道4万亿下去税收还能不能补得回来。于是想出了另一招,杀大户。

大户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垄断央企国企,而是改革开放初期所谓的“公有制经济主体下的社会主义经济的补充”——私营、个体和外资。回想一下整个改革开放是怎么回事吧,本来社会主义在政治家们预期的轨道上运转顺利,无奈经济领域出现了严重问题,万般无奈之下只能调动三资企业出来,还不忘定性为公有制经济的“补充”,且这个性质至今没有本质的改变。经过改革开放这么多年的发展,到2000年申奥成功,2008年奥运会,社会主义经济达到空前的成功,之前的经济领域问题貌似已经得到彻底解决。从09年开始的4万亿定向投放国企和房地产,其实只是测试重回纯公有制经济社会。至今,除了小范围快速熄灭的群体性事件之外,并无任何实质性不稳定因素。决策层看来,社会已经做好了消灭非公有经济的准备。毕竟政治家们理想的社会应当是,最上层政治家,中间公有制经济的精英们,下层是广大劳动人民;同时出口创汇换回西方世界的高科技玩意满足精英和政治家们对生活质量的追求。往东看一下朝鲜吧,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还留着这么一个不可理喻的国家,如果你从另一个角度想,如果朝鲜的定位是未来社会制度的试验田呢?就像90年代的深圳?

想到这里,你可能会意识到,大户是谁呢?就是在银行存款超过20万的你。塞浦路斯已经开了个好头,达成上一段中的理想社会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把现在脆弱的中产阶级彻底变成“劳动人民”,剥夺超过一定额度的存款是最直接最方便的办法。银行default不一定非要在破产前,人行银监会一纸维稳的文件也可以做到。账户都在那里,直接剥夺存款和只增量房征收房产税一样,符合当前懒政的特点。

今年年初百日维新前,决策层还相信未来增长的动力来源于制度红利,而今维新失败,制度红利铁定是没有了,财政也见底了,新4万亿靠什么?
“盘活存量”这个想法很可怕,“存量”在哪里?怎么“盘活”?谁都没说,都在闷声布局。

中产阶级们不要总是往前看,看到那群脑满肠肥的既得利益者们,还要常常往后看,你们身后是无数个太平天国暴民,他们对中产的恨不逊于对日本车的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