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二代说:革命党完成了历史使命

余以为

昨天中午饭局上,每个人自我介绍时都说是信总的朋友,姑且称之为信友饭局。这次信友饭局来了三位红二代,东江纵队的后裔,其中一位是旗人。说起父辈参加革命的原因,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是为了找口饭吃,对马克思主义并不了解。

据他们介绍,东江纵队是国共合作的产物,而国共两党又是一奶同胞,孙中山不仅提出“联俄溶共”的口号,而且一度想让国民党申请加入共产国际。自清末以来,不少人在救亡图存的话语中走向革命,国共两党都是革命党,辛亥革命在很多革命者看来不是革命,而是和平演变。二次革命、继续革命的情绪贯穿民国始终,著名人物如吴玉章、董必武、张澜、李章达等人先后参与辛亥革命和共产革命。

抗战之初,国际形势是中苏联手反日,国内是国共二次合作。张发奎受蒋介石之命领导两广抗战,张发奎系共产党的老朋友,为了借力苏联,他找到原北伐军政治部主任郭沫若,要求支援政工人才,周恩来趁机派遣了二十多名地下党围包围在张发奎身边,接受省委书记张文斌领导,张文斌是毛泽东秘书。随着日军侵粤步步深入,国民党政府从哪里撤离,地下党就在哪里发展组织。当时国共合作,敌后武工队是由张发奎提供枪支给养建立起来的,但随后即掌控在地下党手里。抗战初期,敌后武工队曾经主动出击日军,遭遇惨败,之后中央发文禁止敌后武工队攻击日军,只准与国民政府武装搞摩擦和土地革命。

1946年国共和谈失败,东江纵队面临被围歼的危险。在马歇尔将军干预下,东江纵队不仅成建制保存下来,而在由美国军舰从深圳大鹏湾运往山东,改称两广纵队,参加内战。南下的时候归四野节制,但因为互相不熟悉,在惠州罗浮山地区曾因误会打过一仗,两广纵队将四野一个整编营缴械。此事让兵骄将傲的四野颜面大失,从此对纵队耿耿于怀。

政权更替之后,东纵队员的受信任程度仅比白区干部稍好一点点,职务安排都比同级的四野为低,而且在之后历次反地方主义运动中少有幸免者。千辛万苦熬到文革结束,老领导叶帅一言九鼎,老东纵队员终于等来了最后的光辉岁月。袁庚、刘田夫等人走在经济改革最前沿由于历史上与国民政府和美国渊源深厚,让东纵老队员没有北方那种对资本主义的敌意。与此同时,《华商报》原班人马北上广州创办的南方报业集团,也开始绽放光芒,所主导思想开放,与东纵人引领的经济改革,一文一武,划出了此后三十年中国发展的主线条。

东纵人我未亲见,从三位东纵后人的言辞来看,东纵老干部不受北京当局信任并不冤枉。他们仨对时局的看法,似乎不受家庭出身和身份束缚,完全没有孔丹言行所反映的纠结。东纵后人分布于省港两地,不时聚会联谊。或许这个原因,他们的思路和眼界比国内知识分子更为澄明。其中一位就批评知识分子,只懂得从概念到概念,与社会现实脱节。而他们完全没有知识分子那种担忧,担忧传统文化和国民素质会是宪政社会的障碍。他说他的父辈是为了吃饭而加入革命队伍的,现在既然吃饭已经不是问题,救亡图存的危机烟消云散,那么革命党就应该让位,或者像国民党那样转型,让政治文明重返中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fish
    2013年8月6日13:38 | #1

    “张发奎系共产党的老朋友”?不会吧,张发奎反共很厉害的。说来说去都是“国共合作”惹的祸,让共匪乘机派遣了大批间谍潜伏在国民党/国军内部,国军内部这么多间谍,国共相争,国军焉有不败之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