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到哪里去了?

  “能不能以你们公司名义向银行贷款,然后再借给我们?”在中国短期利率开始急剧上升的6月中旬,一位日资企业相关人士接到中国合作伙伴打来的电话,结果大吃一惊。

  打来电话的人是丰田汽车旗下销售商的中国经营者。原来,多年来保持合作关系的银行突然告诉这家企业,称“要提高贷款利率。否则就让其他公司出面贷款”。

经营者的困境

  在民营企业聚集的浙江省温州,“银行的惜贷和贷款催收越来越严重”,每天都有当地经营者到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那里抱怨面临的困境。

杭州的沃尔玛前正在销售“理财产品”
  钱都跑到哪里去了?据悉,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春季向周围人士表示了不满。资金供给量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9倍。资金本该非常充裕,但经济却没有好转。

  究其原因,是因为资金一直在流向希望借助公共投资带来的增长凸显政绩的地方政府为筹集资金而设立的投资公司以及民间房地产开发公司。

  “如果是300万元,收益率可达11%”,在浙江杭州的沃尔玛黄龙店,入口处摆放着4个柜台,被称为“理财产品”的金融商品销售曾掀起热潮。

  如果最低投资额是30万元,预期收益率为9.5%,这是政府规定的银行1年期定期存款利率的约3倍。销售人员说:“有些天新客户达到十多人”。

  筹集来的资金的投资对象之一是以剧场为中心的北京房地产开发项目。完成时间和资金返还计划等详细内容均充满不确定性。

  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因投资业绩不同而不同,但很多产品都宣称能保证本金。风险可能广泛涉及个人和银行。

  中国银监会的统计显示,作为监管很难覆盖的“影子银行”的主要资金来源,理财产品余额几年6月底达到8.2万亿元。在去年底以来的半年里增长显著。而如果抑制投机资金的膨胀,资金也不能流入需要资金的领域。

  中国4~6月实际GDP增长率同比连续2个季度放缓,已经降至7.5%,与政府全年目标相同。全国主要市场截至6月底的钢材库存量比年初增加3成。国有钢铁大型企业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失望地表示曾期待经济能走强,但结果出乎意料。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表示制造业设备的21.4%处于空闲状态。

对个人消费造成影响

  美国可口可乐4~6月在中国销量仅与去年持平(去年同期增长约7%)。为反腐,中国领导层推出了禁止官僚过度接待等的“节俭令”,受此影响,不仅高端消费,老百姓的个人消费也受到影响。

  曹青在杭州经营一家女装销售公司。创业7年来,员工达到500人,今年的销售额有望比去年增长7成,达到6亿元。曹青表示高增长得益于网络销售。中国网络销售市场今年有望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2位的规模。

中国并非没有新的增长萌芽。但如果不能建立促使失衡的资金流向增长领域的渠道,就难以描绘出稳定增长的道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