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汇塘渔夫:纪姑娘错爱淫官遭迷奸,流氓燕痛失居所被流浪

第二季 第116回《纪姑娘错爱淫官遭迷奸,流氓燕痛失居所被流浪》

书接上回,本来说书的以为斯诺登的事情会有一个结果,故而一直等着,谁想这斯诺登至今还在莫斯科机场呆着,整个事情进入胶着状态,故而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如今事情已经演变成美俄两家在扳手腕了,到底哪个更厉害,如今还不好说。

而新疆那里消息全部封锁,重兵把守,连清真寺也看得死死的,就怕这七月的几个敏感日子。如今最大的敏感日7月5号已过,可是当局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谁都知道,现在是重压之下,若是稍有懈怠,这股压力从哪个最薄弱的裂口喷出,那可就是惊人的暴动了。而现在更加复杂的是,塔利班和基地的人也开始加入了。因为现在过来拉拢新疆回民,乃是最好的机会。所以以后这更加麻烦的恐怖事件只怕还在后面,没完没了了啊。

说书的就放下这两个最难说的事情,说几个大陆最近有些意思的事情:

先说一个纪姑娘的故事,这故事在大陆网上已经传了快一个月了,网民几乎人尽皆知。如今偃旗息鼓,几乎消声,而这个事情的背后,其实错综复杂,说书的也不甚了解,只是拿着现有的线头,尽量拆解,看官也好知道这官场里的一些运作,尤其是年轻的姑娘,就不要再轻易上当了。

这纪姑娘生得有几分姿色,虽然算不上个大美人,小美人肯定可以算上了。凭着姿色,就谋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电视台的主持人的差事,其实也就是个外景地的小主持人,连台柱也轮不上,不过,对于一个小城市里的姑娘,也算一个不错的起步了。

如今做官的,都有一个嗜好,就是包养电视台的主持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主持人,几乎全网打尽,所以看官看到电视上漂亮的女主持就不要再想入非非了,人家早就被包了。越是大的电视台,包养的官员级别越高,例如CCTV的,那么要出手的都是部级以上的,前文有说的刘美人。当然,也有最后嫁入成为正室的,例如CCTV的王美人,最后成了最高检察长的夫人,这个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地方诸侯么就自然包养地方电视台的女主持了,当然竞争的还有当地的富豪,都是有权有势的主儿。故而每有高官落马,必然跟着就有女主持失宠,这已然乃是大陆的铁律。而再低一级的局级官员就只好到更小的电视台去采花了。故而这纪姑娘就被一个范局长看中了,招来吃饭陪酒,然后就开房做爱。

不过范局长一开始并不是以官员身份出面的,因为范局长的身份很特别,需要保密。范局长只说自己是个富商,这纪姑娘以为傍上大款,也开心不已。原来如今大陆的女孩,都是被媒体引导的只认钱财,贪图享乐,不珍惜自己的身体,所谓笑贫不笑娼,而且都已蔚然成风。

连电视里也大力宣扬。所以,这有些姿色的女孩,有的从大学开始,在校长的指点下,就靠着陪睡上位,求财求地位。做了电视台主持的,更是身体力行,自然也就鼓吹这样的信念和行为了。

若范局长真的是个富商,包个二奶,这个故事就到此结束了。纪姑娘也不会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只是这个范局长,其实有些变态的,不知怎地,就和纪姑娘说要明媒正娶她,这纪姑娘一听,心花怒放,没想到这次真的还吊上金龟婿了。虽然范局长年过四十,可是精力旺盛,又有钱财,这辈子肯定不用过穷日子了。所以对范局长百依百顺,而范局长呢,也似乎真的很疼爱这位纪姑娘,出手大方,今天买衣服,明天买手表,后天,连小汽车都买了,还是保时捷的卡宴呢。

说书的观察了好多年,发现很多女人都爱卡宴,不知为何,曾经有个自称是富商的女人说就是因为男人都开宝马,她觉得每次去车行这推销的都和男人拼命说宝马的好处,偏偏不理其实真正来挑车的女人,结果女人一赌气,偏买这更加贵的保时捷。而且这保时捷的的卡宴看上去还不是十分抢眼的,车子又大。故而女人反而喜欢了。

所以开保时捷卡宴的,一半都是富豪官商的大小情妇,另一半就是阔太太了。这纪姑娘粗粗一算,好家伙,这范局长平均每天在自己身上花掉一万元人民币,实在是个有钱的主啊。这纪姑娘自然乐得嘴也合不拢了。

时间久了,纪姑娘就说出自己的心思,想进入京城谋个差事,混个京城的户口。这纪姑娘有些野心的,当然算是正常的,如今京城的户口可是值钱,有钱买不到的。这范局长这下骄傲起来了,说这个事情包在他身上。纪姑娘有些不解,想这富豪大叔如何就有这通天的本领呢?这范局长酒后吐真言:自己乃是京官,一个局级官员!哪个单位?保密!

说了半天,这范局长到底是哪里的官员呢?这可是有些来头,乃是中办的官员。说书的就从这里岔开去,说说这中办的故事。

这中办就是中央办公厅,乃是CP的枢纽中心,故而这中办主任乃是最要紧的位置,比之一般政治局委员都要高级,虽然行政级别未必很高。当初令狐军师就是深受古月帝器重,坐了这个位置。故而后来被免去,就是失势的标志了。后来就是栗战书接手了。而这范局长和栗战书居然都是河北人,算是老乡了。

不过彼时范局长乃是从中办出来做官,调到一个机要部门,叫做中央档案馆做副主任。其实就是仕途的开始。原来这中办的就类似于清朝的太监,属于内戚。这太监久了,也成帮的。故而前文说书的也曾经说过,其实,这秘书们自己每个月都定期开会的,互通消息,若是大家觉得哪个人上来对秘书帮有威胁的,就统一口径,在自己的主子面前放风说这个的坏话,三人成虎,更不要说这么多的秘书们一起说坏话了,所以要废掉一个人,对于秘书们而言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反过来,若是有人出巨款买通这些秘书们,自然就有了升迁的机会了。可是,要把钱送到中办的人的手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没有绝对可靠的人引荐,门也没有的。

那么,那些从中办出去的人就成了那些要送钱的主要目标了,因为这些人和中办的人都是很熟悉的,也知道那里面的规矩,而且,在收钱的时候,也是会仔细考察一番送钱的对象的。故而这个生意就这么做起来了。不过这中办最初是没有人敢收钱的,因为要是这个部门收钱的话,那么可以知道所有的政策和方略都可以被人收买了,这个对于统治者而言乃是极度危险的。故而以前其实中办的人是极度小心的,生怕被这些事情沾边的。那个时候,中办的人有一句话,叫做:“要赚钱还不容易,这是最好办的事情了。”言下之意中办的人是最看不上钱的。看官若要理解这句话,恐怕还要思量几分钟呢。

中办何时开始变化了呢,就是从水工帝当道,青红军师接任中办主任开始的,水工帝乃是倡导闷声大发财的主儿,为何呢?因为六四啊。因为水工帝心里清楚自己上位其实众人不服的,如何可以搞定这么多老前辈呢,只有一样,拿钱收买。故而从水工帝开始,卖官就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了。渐渐地,中办和另外一个重要的CP机构,叫做中央组织部的,就是收钱升官的两个最要紧的部门了。连刘志军在内的那些部级官员要升官的,都不可例外的。

到了古月帝手上,萧规曹随,古月帝也知道若不靠着买官卖官,如何可以让其他人服帖呢,故而后来中组部几乎就是明码标价了。凡是没有后台的,想要升官的,厅级干部,至少千万以上,副部级的,就是上亿了。部长要升副宰相的,就要几十亿了。故而刘志军当时要准备40多亿,是真的要这么多钱的。只是刘志军后来站位出了问题,两边巴结,结果弄巧成拙,反而被两边抛弃,成了俎上肉。幸亏手上握着很多人的把柄,这才逃过死劫。为何呢,很多人帮着说情啊,这西七帝纵然想要砍头立威,却顶不住秘书帮和各派势力的游说,结果手上反腐宝剑还没用,就软塌下来。

不过呢,这秘书们收钱有的时候收上瘾了,就不管你是何方人士了,结果呢,有些太子党的人也被要求付钱才可以升官了,这下就惹恼了太子党的一些成员,觉得自己老子打下来的天下,怎么就轮到你们来收钱了呢?老子要升官,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还要付钱给你呢?你是哪一个?可是,中办的,中组部的已经习惯了这个规矩了,问我是哪一个,我是中办的,你是哪一个?老爹是开国元勋,哪有如何,金钱面前,人人平等。所以呢,这太子党里就有人觉得秘书们权力太大了。可是,秘书里很多原来也是太子党的,故而这就纠缠起来,污七八糟的。当年西七帝就是在中央军委做秘书的,如今很多诸侯,当初都是从中办出来的呢。

水归正传,再说的范局长,酒醒了以后,就开始后悔了,为何呢,这范局长怕这纪姑娘真的到了京城以后,看上更大的官员,把自己甩了啊。这范局长可是有过亲身经历的。故而现在就更加小心谨慎了。范局长要把纪姑娘牢牢抓在手里,让她变成自己的奴隶,为自己的变态服务。

这范局长如何变态呢?原来,这范局长有个变态嗜好,凡是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肏过以后,自己再去肏,就兴奋异常。而以前要自己老婆和别人先干,自己要在边上看着,结果开始老婆还勉强答应,结果时间久了,看见老公变态,就再也不干了。两下商议好不提往事,秘密分手收场,各人自找找各人的相好,互不干涉,对外不说什么,也没有去办离婚手续。而这范局长就在外面物色对象,发现纪姑娘是个理想人物,就下手了。

范局长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故而就假戏真做的口口声声要娶纪姑娘,弄得纪姑娘就像自己的老婆一样,也真的像对自己的老婆一样对待纪姑娘。甚至还一本正经地求婚了,还带着纪姑娘去见了自己的父母。故而纪姑娘心理极为感动,也就动了真心,两人几乎就是夫妻的感觉了。等有了这个感觉,范局长就开始玩自己的变态节目了。只是这一次,不像以前和老婆明说,因为怕被拒绝。就每次在作案前,叫上知己的朋友或者要贿赂的中办或者中组部的人,在纪姑娘的酒里下药,把纪姑娘迷昏了。然后进了房间,让人家先上,自己就在旁边看着,等人家做完了,然后自己才上,如此觉得很过瘾,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可是,纪姑娘就倒霉了。每次被麻翻以后,万事不知,等到醒过来以后,下体红肿,两腿都并不拢,问起范局长,范局长只说昨晚自己做的比较久,可能吃了伟哥的缘故。纪姑娘心里虽然疑惑,可是,看着范局长如此疼爱自己,也就不再多想了。

范局长在和纪姑娘交往的三年时间里,如此戏码上演了几十回,看着纪姑娘被别人肏的次数,超过一百个。可怜纪姑娘。做了别人的变态玩物却一直不自知,而以为范局长是自己的真命天子呢。只是有一回,范局长早上的时候也喝了酒,纪姑娘早上醒过来,觉得下体又是十分疼痛,就问了范局长,你昨天又干了什么啊?范局长笑道:你被几个干过?知道吗?纪姑娘闻听大惊,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你让别人弄我了?范局长大笑道:哈哈哈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至少被100个男人肏过了。纪姑娘听了脸涨得通红,急切地问: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嚒?范局长忽然有些醒了,说道:酒后胡言,不要当真,我早上喝了酒,不知道自己在乱说什么。纪姑娘再问,范局长不再回答。这纪姑娘仔细想了一下每次自己下体红肿的经过,心里有些明白范局长的意思了,心里气得咬牙切齿,只是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连范局长的父母都见过了,外人和家人,朋友都知道自己将要和范局长结婚,就是这样的丑事,也不可以外扬的。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赶快正式登记结婚,然后搞到京城的户口,剩下的再做打算。

于是纪姑娘开始缠着范局长要正式结婚,可是范局长本来就是要拿纪姑娘当作玩物的,并无真的结婚的意思,结果发现纪姑娘开始死缠烂打,就有些烦了,要甩掉纪姑娘,这纪姑娘发觉势头不对,范局长开始躲着自己了,心里有些惊慌了。连忙开始调查范局长的背景,因为范局长说过自己乃是京官,在中央档案馆任职,这纪姑娘就找到了那个地方,一打听,才知道范局长原来有老婆呢,还没有正式离婚。这下如五雷轰顶。原来,纪姑娘知道的是,自己之前,有一个刘姑娘,人家还是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呢,后来出国留学了。这刘姑娘跟了范局长一年。其实也是做这样的事情,这刘姑娘觉得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就要挟着范局长把自己送出国,自然用的是公派名额了。

范局长曾经和纪姑娘说,刘姑娘当年去温州,那个温州的于副市长亲自接风,热情招待,还让刘姑娘转过来不少银子。范局长心领了,就通过中办的人随后让于副市长变成的于市长。言下之意纪姑娘你以后到下面去也是有人来招待你的。有人会送银子,你也替我收着。纪姑娘以为因为刘姑娘出国了,所以才轮到自己的。只是范局长其实和刘姑娘还是有联系的呢,这刘姑娘在国外的开销很多还是范局长给的钱。这是两个人翻脸以后,纪姑娘暗地里查出来的。

纪姑娘已然明白自己做了一场白日梦,可是,如此这样,心里委实不甘,故而继续找范局长要他和老婆正式离婚,赶紧娶了自己,否则就要去举报他。没想到范局长根本不吃这一套,说:你知不知道我和栗战书是老乡,你想告我,门也没有,你还是赶紧给我滚开,否则我让人收拾你。这纪姑娘看见范局长猛然翻脸,心理毫无准备,当下嚎啕大哭起来。大骂范局长是个禽兽,说自己就是拼命也要留在范局长身边。这范局长看见了,有些气恼,可是依然不理会,自顾自走了。

这纪姑娘可真的发急了,决心不顾一切了。这边就辞了电视台的工作,跑到京城里,找到范局长的父母,连着叫爹喊妈的,这老两口并不知道儿子的变态故事,还以为儿子真心喜欢这个纪姑娘呢,否则怎么会带上门来呢。故而就招呼着,这纪姑娘就哭诉范局长不肯明媒正娶,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过门,这范局长的父母倒是有些良心,就安慰纪姑娘,这边就去催范局长赶紧结婚。这范局长没料到纪姑娘来这手,有些措手不及。连忙找了黑道的人过来威胁纪姑娘,并让她还出没有用完的钱。这纪姑娘看着范局长越来越凶,就急了。这边继续和范局长的父母联系着,那边就开始准备资料,到中央档案馆去告状了。

这个时候,正是刘铁男被网上公开举报的时候,所以,中央档案馆也不敢怠慢,还真的收了纪姑娘的举报资料。这范局长立刻就知道了,让人传话给纪姑娘,说如果她再闹,就要了她的小命。纪姑娘此时已经豁出去了,回话道,就是范局长进监狱,她也要嫁给他。呵呵,范局长这下没辙了。

可是,纪姑娘等着中央档案馆的回信,却没有了。纪姑娘过去一问,人家说,这个范局长关系是中办的,不属于这里管!纪姑娘一听,又傻眼了,问如何找中办呢?人家笑了。心想这中办可是你一个傻丫头可以找的?嘴上只说不知道。纪姑娘无奈,就学着别人把举报资料贴到网上,不料立刻就被删除了。这下纪姑娘知道范局长果然不是等闲之辈,自己一个姑娘,如何都得过这个系统呢?纪姑娘还是聪明人,想到了重庆雷正富的案子,就通过网络找到了那个举报人。这个人自然身手不凡,一看这个案子,好家伙,中办的,还是局级干部,保密单位。可是,三年就在一个姑娘身上用去一千万元,可见平日里的收入至少是这个的几倍呢。至少算一个大老鼠吧。这下就帮着纪姑娘在网上把这个事情捅了出来。这边范局长没想到纪姑娘找了高人出手,网上竟然没有封住,就立刻炸开了。

范局长无奈,在中办的指点下,先辞了职。这样,至少可以缓解内部的调查进度,甚至不调查此事。可是,P民盯得很紧,中办有些无奈。最后让纪检部门表态会调查此事。并找了举报人,让他不要再继续爆料。这里又命各大网站删除栗战书和范局长的任何关系。这范局长的全名乃是:范悦。

如今,纪姑娘手里拽着范局长给的钱,还可以悠哉地过活好多年,这边帮着范局长的父母绣着十字绣,等着范局长进监狱后嫁给他呢。这个故事最后的结局如何。说书的以后再说。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说书的再说说流氓燕的事情。

前文说道,这流氓燕因为去海南万宁教育局外举牌“校长,开房找我!”后,被万宁的官员恨之入骨,前回说了,那个地方嫖雏妓成风,官员多有此好,如今被国人皆知,脸上无光,还被流氓燕举了牌,故而所有恶气都冲着流氓燕而来。先是通过广西警方制造事端,把流氓燕抓进派出所,不料引发整个大陆的一片抗议。广西警方也招架不住,只好关了一周后把流氓燕放了出来。可是,阴招就开始了。

流氓燕回到家里,家里没电了,问房东为何断电,房东说从来没 断过电,过来仔细一看,原来进入流氓燕住家的那个电线被剪断了,而且剪去很长一段,根本无法立刻接回。房东报警,结果警察说,这个事情你还不明白吗?就是要让她走啊。你就是今天接上电,明天还给你剪了,你斗得过政府吗?房东一听,就傻了。回来把这个话和流氓燕一字一句全说了。流氓燕说,就算没电,我也呆着。房东说,随便你。反正我也无能为力了。

这边广西警方看到流氓燕并无出走的动静,就上报了。广西政府这下来黑的了,索性派了一个大卡车,叫了一帮人,冲进流氓燕的家,强行把流氓燕的家俱全部搬上大卡车,把流氓燕,和她女儿,还有男友三个人全部塞进卡车,一下子开到广西和广东的交界处,把三个人和家具等全部丢在路边,并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再进入广西,这里没有你们住的地方。流氓燕根本无力反抗,而且因为家里停电,手机的电池也快用完。结果,等把自己的遭遇发到网上,还没发完,就断电了。这大热天的,一家三口,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交界处,不知如何生活呢。至今,没有流氓燕的任何消息。政府动用暴力对付一个普通的性工作者,致人居无定所,实在有违天理啊。

顺便也说一下海南的事情,其实,这个地方是大陆最无规矩的地方,尤其是万宁,乃是整个海南最为黑暗的地区,连海南当地人都知道的。可是,偏偏万宁这里的官员却容易高升,故而搞得整个海南都是乌烟瘴气的,黑恶势力横行。看官若是到海南去旅游的,千万小心。渔夫多年前去旅游过以后,再也不敢去那个地方了,实在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可怕”。最近看到游客关于海南的描述,只比渔夫当年的情况更坏。虽然酒店的数量多了,星级宾馆多了,可是,其他方面却更加坏了。故而说书的也十分佩服流氓燕,还敢去万宁这样的鬼地方。真的有胆量啊。

而大陆前些日子双规的一个内蒙古的高官,却是十分的有意思的事情,这个恶高官,和瘤云杉有着很好的交情,和狐蠢化也是关系密切,相传还是狐蠢化提拔的“几个很坏的官员之一”(此乃内蒙古人的原话),可见狐蠢化在内蒙古时,记不得人心的。而狐蠢化如今在广东猛打贪官,搞得广州白云区一半官员被抓,连开会都凑不齐人数,成为官场一大笑谈。只是看官莫以为这是为了反腐,这个其实就是换棋子游戏,把别人的人干掉了,自己的人就好上位了。白云区乃是广州肥的流油的地区之一,这里面的机关看官自然懂得。只是西七帝如今说话,还有几个会听,已是一个大问号了,刘志军的案子判成这个样子,乃是对西七帝致命的打击,若是薄熙来再被轻判,西七帝下台的日子也就不远了。究竟接下来薄熙来会被如何审判,且听后回。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