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大战僵尸2激怒中国消费者–真诚的鸡贼

8月5日消息,官方中文版《植物大战僵尸2》自7月31日登录中国后,迅速成为了App store免费榜第一,但仅仅几天时间,这款游戏的评价已经由5星下滑至2.5星,据业内人士透露,该游戏在本地化过程中不仅恶意提高难度,收费内容和价格较英文版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由此引发了中国消费者的恶评。

据悉,《植物大战僵尸2——奇妙时空之旅》是《植物大战僵尸》这款风靡全球的单机游戏的正统续作,早在上个月10号,这款游戏就已经率先登录了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市场,凭借国内各类游戏“工具”及汉化小组的帮助,大多数中国消费者已同步感受到了这款游戏。

而上海宝开团队负责本地化制作的中文版《植物大战僵尸2》原定于7月18日正式登录中国市场,但因未知原因延期,直至7月31日才迟登录中国App store,并在仅仅7个小时后迅速拿下App store免费榜第一的位置。

但这款游戏随即引发了中国消费者的愤怒,据业内人士透露,“本地化”的《植物大战僵尸2》并非简单汉化,而是通过加大游戏难度,减少免费玩家可获得的游戏体验等方式逼迫中国消费者迅速消费。

原版消耗1000金币即可购买(随购买数量价格递增)的能量豆被限制为只能通过付费(钻石)购买,且能量豆的数量由3格减少到了2格;原版通过部分关卡即可获得的植物被改为通过获取拼图(或天价金币)的方式获得;在原版中可消耗金币实现的触控能力也被修改成为了付费项目……

总之,一款在国外完全不需要付费亦能获得良好游戏体验的经典游戏,在中国被改造为了一款不付费根本无法进行正常游戏的“平行作品”。有媒体称,原版游戏中仅有的6种付费植物只需108元人民币即可全部解锁,而“本地化”后,8种通过钻石解锁的植物的总价就高达256元人民币。

中国消费者们随即自发的组织起来对App store上的中文版《植物大战僵尸2》进行了恶评,大量1星评价迅速将这款游戏的总体评价拉低,截至发稿时间止,这款游戏的评价已经由5星下滑至2.5星,并仍在不断下调,成为免费版及畅销榜前30名中评分最低的游戏。

有业内人士分析,上海宝开急功近利的行为不仅伤害了中国消费者,也会引起母公司EA的重视。

在此之前,上海宝开凭借强大的吸金能力(内部前三)倍获EA总部的认可,不仅未像其他地区一样将上海宝开并入中国EA moblie,甚至有内部人士称,“EA在接手PopCap(宝开)后对全球各个公司都进行了裁员,但上海的比例甚至小于《植物大战僵尸2》的真正制作方西雅图团队”。

就在上个月,EA moblie将位于北京的分公司裁撤,总经理李天健已离职,只保留了部分发行部门、财务及法务人员,而因为《长城版植物大战僵尸》获利颇丰的上海宝开相对安然无恙,或许这才是上海宝开不惜惹怒中国消费者的原因。

———–

真诚的鸡贼

我周末刷了十几关《植物大战僵尸 2》(以下简称《PVZ 2》)。

坦率地说,这游戏本身的素质仍然很好——当然很好,无论从画面,还是操作,或者任何地方,你几乎挑不出它什么毛病,但我仍然不喜欢这游戏。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它,自从这游戏在中国区上线后,玩家的如潮批评(甚至是辱骂)就在瞬间席卷了它的评论页面,很多人拿出《PVZ 2》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上线的版本和中国区的游戏版本进行对比——该免费获得的植物变成要付费了、该付费的植物变贵了,游戏变难了,等等等等。

不,不,别误会,我不觉得这游戏太难,作为一条游戏老狗,我当然可以通关。只是我在整个游戏过程中觉得很憋屈,我感到自己被侮辱了,我仿佛看到一群策划聚在屏幕后面,兴致勃勃地对我指指点点:“对,对,把双太阳花需求的星数再上调20个百分点,让他们丫刷,他们反正也不会跑,让丫刷20次再说——会不会太多了?那就减到……呃……18次吧!”

我想说的是,相较于之前的测试版本而言,《PVZ 2》撕下了温情的面纱。我感觉制作团队在非常真诚地耍着鸡贼:不,我们不再是个休闲的游戏,我们的目的其实不是让你在游戏过程中获得乐趣,而是——我直说了啊——让你感觉到无穷的痛苦,以及无时无刻不出现的付费冲动。至于中国区玩家,对不起,我们甚至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我们的决定是:你们必须付出比其他地区玩家更多的精力/时间/金钱来通关游戏——在这个前提下,“游戏应该给游戏者带来乐趣” 这一游戏设计铁律被我们理所应当地无视了。

我之所以说制作团队真诚的耍鸡贼,是因为他们拥有很棒的策划,很认真地设计着游戏路线,你不会被难度逼走,你总是堪堪过关,你总是觉得 “再刷完一次三星就能解锁新植物啦“。如果你愿意花钱,那么你就是毋庸置疑的大爷,如果你不愿意花钱,那就像一个苦力一样用你的力气吧——你的力气是不值钱的,我早就知道。

不付钱,就没有尊严,这个思路可以接受,但设计者甚至连掩饰的功夫都懒得下,这是不是有点儿过分?让有追求的游戏者重复挑战关卡,这也不算新鲜,但强迫游戏者重复多次挑战关卡,获得星星解锁(在其他地区本应自然获得)的植物,这就有点儿太不拿游戏者当人了——类似的设计在《PVZ 2》里可绝不是少数。

我当然知道设计者为什么敢于这么做,这和 “中国玩家没有购买正版的习惯” 无关,他们看了足够多的游戏,那些端游、页游和移动端的游戏,他们看到了足够多的免费玩家和 ”大R“玩家 ,他们估出了中国玩家的耐受力,他们发现我们吃苦耐劳,大概还已经习惯了 ”玩免费游戏就是感受痛苦,以及,花钱可以消除痛苦“ 的现状,他们也知道我们渴望玩到品质足够好的游戏,哪怕会为此付出比其他地区玩家多数倍的精力和金钱。

他们了解我们,他们的潜台词是:“我当然不想让你跑掉,我之所这么设计,是因为我知道你们受得了。没错,洋人受不了,他们大惊小怪,我们不得不对每一个内付费选项小心翼翼,以避免激怒他们,让他们怒气冲冲地去玩其他的游戏,而且,我们还得保留一点好形象。但你们不同,你们受得了——看,你们不是活下来了么。”

这才是让我感到不爽的地方。但更让我不爽的是我们甚至无力回击,因为他们说的没错。用电影里的话来说,“天哪,你把我看穿了。”而且,我们甚至不能说他们作错了,资本家当然希望最大限度地赚取利润,我们忍受痛苦的能力更强,那么就会得到更多的痛苦,这简直再自然不过了。

往好处想吧,我们是试验田,而在我们身上得到的实验结果最后会总被扩散到全世界,“看呀,欧洲的工作者每周只能工作40小时,而中国的工人每周可以工作80小时而不死呢,我们也试试逐步提高欧洲工作者的工作时间吧!”——哼,他们迟早会这么干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和尚
    2013年8月6日13:16 | #1

    最了解中国人的是中国人,整中国人最狠的也是中国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