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我想要这样的生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喜欢有秩序的生活的人,我一直希望,一个社会,大家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本分,因为生活可以变得轻松简单。比如出门坐公共汽车,车子总是能够准时抵达,不会动不动的发生事故或者意外,让我失掉预算,还有在人多的时候,大家能够明白先到先得的道理,能够安静的在那里排队。

我自认是一个不会占别人便宜的人,但是同时我也不愿意被别人占便宜。我明白任何一个社会,公共资源总是有限的,所以需要大家遵守一种规则,比如排队上车,这是每个人为使用了公共资源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当然,也有很多其它的选择,比如可以坐出租车,或者自己开私家车,这个世界,任何事情总是有得有失,插队打尖的人,在我看来,就是那些想要不付出占有更多,不愿付出时间,也不愿付出更多的金钱,这样做的人非常的自私,因为他们总是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如何拿到最多。

但是这些人也非常的愚蠢,因为他们的得到,是建立在别人的失去上的。我会愤怒,会指责他们,但是我不会跟随他们的做法,因为我知道,只要有几个人选择这样做的时候,那只有混乱的场景,谁也没有好处,最终甚至可能不是谁能够上车的结果,而是出现谩骂,争斗,所谓的丛林法则,就是这个样子,但是我也知道,也有很多人,会变得和那些人一样。最终会变成怎样,由每个等车的人决定。

一般我不太责怪这样的人,我会看不起他们,甚至有点怜悯,但是如果说到问责,我会质问社会管理者,因为他们在代替大家来做管理的工作。再拿坐公共汽车打个比方,当有人插队的时候,公共汽车的管理者视而不见,那就是失责,如果导致混乱甚至冲突,那更应该承担起全部的责。

在很多情况下,如果在一开始的时候,制定了明确的规则,对于不遵守规则的人给与警告和处罚,那就不会有之后。当然,人的恶很多时候依靠没有执法权的人和机构是抑制不了的,所以我们会有强力机构,透过授权,来进行强制性的执法工作。当然,如果一个强力机构存在双重标准,或者只有因人而异的执法标准,那只会产生不公。

如果管理者是被公众授权的,那他们会快速的感受到公众的愤怒,而如果他们的权力并非来源于大多数人,那他们的怠慢和随心所欲,也就不足为奇。那个时候,像我那样因为愤怒而问责是毫无作用的,唯一把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的办法,就是和别人一样,去挤那辆公共汽车。

自由和规则是从来不矛盾,相反是相互依存的条件。设想一下,如果没有规则,当大家争相上一辆公共汽车的时候,表面上看非常的自由,没有约束,但是事实上,却是每个人的自由都正在被另外一个人在践踏。

有些人会觉得,如果过于强调了个人主义,往往会导致自私自利,而集体主义观念,会让人变得更加的博爱,让社会变得温暖而美好。每当看到这些,我总是会想,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权利都不尊重,都不清楚自己和别人之间的自由边界是在哪里的时候,如何懂得去处理人和人相处,肯定会发生的冲突和矛盾呢?

我把自己的生活,看成自己的一个天地,在和其他人没有交接的时候,我享受充分的自由,但是我也知道,人不可能生活在一个孤岛,人势必要和其他人产生交集,在这些交集的地方,只要有一个契约关系,只要相互尊重,只要大家愿意透过预先商定的方式去仲裁和解决,难以想象会出现暴力冲突和矛盾。

尊重别人,其实就是在尊重自己。这也就是为何需要一些正义感,公正心,因为看到别人的自由和权利被侵犯的时候,如果不感到焦虑和愤怒,那有一天,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向往美好生活的人,应该具有这样的常识。

在一个尊重契约精神,尊重规则,大家各司其事的地方,愤怒和焦虑的机会减少很多,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因为可以把情绪,把时间,放在自己喜爱和令自己愉悦的事情上面,可以全身心的去享受自己的生活。

试想一下,每天出门,总是在想,待会儿如何才能挤上一辆公共汽车,到了超市,如何才能不买到假冒伪劣商品,到了餐厅,如何提高警惕,不被对方充当冤大头,甚至走在路上,要绷紧神经,环顾左右,随时逃避突然发生的攻击……如果生活的地方是这个样子的话,生活变得多么的复杂和沉重?

同样的,如果大多数人没有同理心,觉得那些抢不到资源的人是因为他们没有自己强大,意识不到原来是自己抢夺了别人的东西的时候,那上车的,和留在车下的,之间,只有轻蔑和仇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fish
    2013年8月7日19:16 | #1

    这样的生活只有在民主,文明的欧美国家才会有;专制国家里,就不用想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