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苏:子弹列车的秘密–和谐号和新干线的不权威故事

坐动车去济南,碰上一位健谈的朋友,聊天,说起动车,赞赏之余,也有些义愤填膺。义愤填膺的主要原因是和谐号动车和日本的新干线看着太相似,铁道部一定有 人里通外国,和鬼子合赚咱中国人的钱。

听到这样的说法,老萨不禁莞尔。


新干线

和谐号动车

长得还真有些”鬼”模样,难怪会引人如此遐思。

不过,老萨的那口子,当年正好给铁道部川崎-四方车辆关于新干线项目的合作当过翻译。要照她的看法,这档子买卖,却是中国人把日本人玩死。

至少,她接触的日本业界人士,对这件事儿是十分的郁闷。

商业活动,有赔有赚,愿赌服输,有什么好郁闷的呢?

原来,这个买卖,却是日本人不知不觉送上门来给中国人玩的。

据说,事情是这样的。

八十年代后期,中国铁路开始实行提速工程。此前,受机车等技术限制,中国铁路的速度令人难以恭维,从广州到武汉,要跑19个小时,而从北京到新疆,竟然要 走四天三夜!

从丁关根时代,中国铁路系统开始着手改进系统,加快全国列车行驶速度,这是铁道部又自豪又痛苦的第一次中国铁路提速工程。

应该说,丁部长幕中颇有头脑机敏的人士,整个项目做得投资少,见效快,从世界范围来看,是一项费效比惊人的工程。

投资少是靠偷工减料还是靠特别清廉的系统?都不是。从逻辑上说,这个惊人的结果其实并不稀奇 – 铁道部的幕僚们注意到,中国铁路的很多路段,路轨建设是按照军用标准的,经过调查和实验,证明其完全具备提速潜力而无需投资整修。这一个简单的脑筋急转弯 在全国节约资金以百亿计。

可见,什么东西的造价都以和国际接轨为前提计算,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这次提速也是中国铁路损失惨重的一次行动。由于铁路提速涉及调度,信号,维修,场站设施建设等多个领域,对综合工程经验不够丰富的中国铁路部门在提 速过程中经历了多次重大事故,弄得丁部长有一段时间隔三差五就要去念检讨。

以后,铁道部又有几次规模化的铁路提速行动,但大体属于在现有设施和标准内的修补挖潜。

老本总有吃净的时候。铁道部上下一直在酝酿一次中国铁路时代性的变革,这就是后来的所谓”高铁动车革命”。

高铁,动车的出现,让中国铁路建设和世界,达到了接轨的水平。

从八十年代后期,中国就一直在寻找合作伙伴,完成这一项目。

不过,以中国当时的技术水平而言,完全通过自力更生进行建设,代价太大,短期内也没有实现的可能。国际技术合作就成为一种很必要的选择了。

这种情况下,中方就想到了日本的铁道技术。

日本的铁路技术的确颇为出色,而且,一直对中国这块市场垂涎三尺 – 那是,世界最大的铁路网,十几亿的人口,谁拿到这一单,要乐得在北京站口翻跟头了。

但是,中国人也不是二百五,这样大的一单买卖,不会轻易交给任何一家。

日本人做买卖一向嗅觉灵敏,又深通东方文化中打基础,做勾兑等种种精要,于是耐心开始了钓鱼的计划。

说起来,邓小平访日,日本同志请总书记坐新干线,看丰田汽车的生产线,未必没有点儿下饵的意思。

总书记说:”我明白现代化是怎么回事儿了。”日本人的内心里不知道多么欣喜呢。

据我所知,日本人的计划,开始进行是满顺利地。

这倒不是铁道部有人卖国,谈这个问题,必须理解当时中日的关系。

当时的中国和日本,是战后少有的外交蜜月期。

好到什么程度呢?

比如说吧 – 还只作一个天书就好 – 洛杉矶开奥运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第一次举五环旗出场,其实有人是很不爽的。

具体是谁不爽,这很不好打听,但不爽的结果是蓝色杀手飞去了新大陆,据说目标就是威名赫赫的中国女排。

这种事情不能看作玩笑。陈杞礼老大麾下的眷村子弟,也有不少忠于他们的主义,其热血程度和今天大陆的一些左友并无区别但更多行动主义色彩。国军素有行刺文 化,此一去,腥风血雨已隐约可闻。

最终却是有始无终,其原因何在呢?

蓝色杀手到达新大陆以后,只见早有当地洪门兄弟前来迎接。都是纽约牛史光大哥派来的阿叔辈老手,二十四小时陪同,管吃,管喝,管睡,周到,热情,就是不让 你自由活动。。。

于是,新新许文强们只好徒呼奈何。

等等,那位说了,这跟日本人有关系吗?


奔驰中的中国动车


跟日本人有关系的,是据称正是与竹联帮关系密切的日本黑社会组织,将此事通报给了北京有关方面,才使大陆方面能够未雨绸缪。

生意,在东方一向是跟着关系二字来转的,而中日之间当时的关系,对”讲政治”的中国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筹码。

所以,日本方面,对于和北京做成这一单生意的信心是蛮足的。

信心足,自然就少不了开价大嘴。

据说,八十年代世界有三大对中国开狮子口的项目 – 德国的飞机维修工程,英国的鹞式战斗机,还有一个就是日本的新干线。

第一项,   中国人也用”关系”二字,让急于打开中国市场的德国人让了步。

第二项,   英国人打死不让步,恼火的中国人最后发现其实犯不着非买不可,从非洲用”关系”弄来某型飞机的技术开始仿制,代价低多了。最后只弄了一架 “鹞”,是放在北航展览的,代价是换给对方一架拉-11。

我不买,我弄一个驾着玩,这总可以吧?

第三项.。。又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反正,照日本人的想法,中国无可选择。因为当时世界上几大铁路集团,美国的铁路都被边缘化,苏联的铁路能耗太高,欧洲,比日本要价还高。

所以,让日本人降价的可能几乎等于零。

奇怪的是,中国人,当时捏着鼻子作的结论,竟然是和日本基本相同的。

没办法,所谓人在矮檐下,哪有不低头。自己的技术不行,要上高速列车,那就只有挨宰了 – 只是宰多宰少的问题。

但是,基本相同之外,两个问题出来了。第一,日本坚决不转让包括转向架,牵引电机动力,控制系统等方面的核心技术,也就是说,你只能买产品,不能自己造; 第二,日本人开的价钱,对当时中国来说,实在有些不能承受。

谈判继续进行,但情况对中国越来越不利。

不是我们不会谈判,不够聪明,这就是所谓非战之罪也。

某人和老萨谈起,就在前年,此人参加了日本某公司与中国某公司进行的一轮技术交换谈判 – 在基本使用同样技术的前提下,中国车如今的速度却比”老师”日本跑得还要快。日方因此百思不得其解。在自己解决不了问题的情况下,日方用电子技术交换中方 的车辆革新技术。

也就是说,中国的高铁技术,已经在反向输往世界。

透露一下,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日方用原来视若珍宝的电子控制技术换来的,核心竟然只有一句话 – “把车轴加重一吨”

这件事已有公开报道,但这个结果当时让日本专家几乎把眼镜砸了 – 世界为了让车跑得更快,都在想方设法减轻车重,中国人竟然反其道行之,哪有这么干的?

存在就是真理。中国人自有道理 – 车轴重量增加,车辆重心就会下降,在车体稳定性控制方面技术就可以简化,而增加机车动力和安全方面的顾虑也会变小。

这是一个经过综合计算后的结果,国外专家有一个看法是这多少因为中国的”落后” – 落后的国家才有这样通过物理解决问题的专业人士,先进的国家如今都靠电子高科技了。

参加谈判的中方大多来自中科院和同济大学的,个个跟书呆子差不多,可是照样谈得赢,可见牌好不好,才是谈判的真正关键。

八十年代新干线谈判,我们手里是真没牌。

根据日方专家回忆,那一轮谈判,最后日本人几乎是完胜的局面。在签了几个试验性项目,证明日方技术适用于中国以后,中国方面几乎就要面对霸王条款签字了。

要是那样,高铁最快,也就能跑300公里,日本新干线今天的速度,可如今,我们高铁的速度是350公里每小时呢。

我猜,要真签了,那当年的谈判代表们都得被骂作卖国贼。

形势比人强,你想要高铁,想要动车,这点个人荣辱,恐怕就得付出吧 – 还有我们的民脂民膏。

说实话,谁愿意当卖国贼啊。

大概,上帝也看不惯日本人欺负人了,于是,就在中国代表在谈判桌上屈服在即的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

日前,有朋友点评,老萨谈铁路是外行,其中颇有不准确的地方。比如轴重增加一吨,那里边黑的白的说道就多了,切不可当成搅拌玻璃那么简单的事情。老萨看了 暗喜,知道有懂行的来了,一看ID —忘情,嘿,这兄弟着是个能写的,若一篇道听途说的不权威小文,能钓这家伙写出点儿正牌子的东西来,那可就精彩了。

然而,道听途说还要接着写下去,否则有上没有下,不是成了今儿摊上的《三国演义》盗版盘吗?

对于铁路,老萨的确是外行。小魔给川崎-四方的买卖当过翻译,但她也是外行,主要的工作就是陪着这边来的工程师吃吃喝喝,吃到打嗝后找川崎要包纳斯。若是 让萨说双方一共谈判了多少回,达成了多少合同,其中日本人赚走多少银子,没赚走多少银子,这兄弟可做不到。

但是,日本人的议论,却是可以听听的。

关于铁路谈判中间出了岔头,我曾把自己听来的一个传说拿来求证。说是中日双方谈判里面,有一位很支持签合同的中方副部长。这位部座的态度和受贿没关系,就 是对新干线欣赏有加,所以谈判中力挺日本方案。

谈判快成了,部座说再坐趟新干线,感受一下。日方要安排,人家说不要,我就买票,体验体验日本普通人的乘车生活。这样,部长大人,扈从和日方陪同就买票上 车了。

自然一路登车看景,宾主尽欢。

走到名古屋,对面上来一个日本妈妈带着个小孩子,坐在部长大人对面。部长大人喜欢孩子,自然会习惯性地摸头摸脑,夸赞几声。

日本其实不流行这个,所以对面那个妈妈就有点儿不自然,听见是外国人,面孔越发绷起来。

这样走到一半,那妈妈说孩子的玩具不见了,而且告诉列车员怀疑是对面那个中国老头拿走的。

日方陪同脸色大变,连连解释说不可能,那妈妈一口咬定,要叫警察来搜。
部长开始还听不明白,后来慢慢也就明白过来了,于是也脸色大变。

这事儿后来居然还真把警察找来,结果自然和部长大人无关。

然而,部长回来说新中国三十年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从此再没给新干线说过好话。

而据说那对母子等警察来,却也神秘地不见了。这个事情扑朔迷离。

然而,这段事情,日方的人都表示从未听说,看来,是演绎的成分居多。

我觉得也不像真的,这种事不是跟中国国家领导人在巴黎被飞车党打劫一样荒唐吗?

真正造成新干线购买拖延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却是中日关系发生了剧变。日本把七个甲级战犯挪进靖国神社,然后首相去参拜,结果中国民间反日运动 高涨,从拒买日货到砸日本车,整个中国如火如荼。

这一来,中方铁道部的人告诉日方,说这个买卖不能做了,我们得考虑政治影响啊。日方想了想,发现的确如此,也没有办法,只好说从长计议吧。

说的时候,双方都颇为惨然。

日本方面惨然的原因是期待许久的大单就此告吹,中方呢,前面长期的筹备研讨等于是做了无用功,已经做了的几个小买卖也难以整合到别的地方,基本是打了水 漂。

这一刻,谈判时剑拔弩张的双方,倒是有点儿革命同志的依依之情了。

现在做买卖讲究双赢,这回铁道部和新干线,该算是双输了吧。

眼看喝得差不多了要告别,日本那边忽然喝出国际共产主义来了 – 那边的谈判代表说,我们都是亲华派,和参拜的混蛋不是一路。要不这样吧,咱们还保留技术合作,我们无偿支援你们一些技术项目吧 — 当然,关键的咱们还是不能转让,我们说的是一些边缘的技术。这个权限我们还是有的。

中方十分感动,说那好啊那好啊,你们要来人,食宿算我们的。

双方都快洒泪而别了,好一幅国际共产主义兄弟相帮的动人场面。

其实,整个一个狐和狸的交易。

日本狐的脑袋很灵,什么亲华不亲华,那都是胡话。亲人民币才是他们最靠谱的想法。既然这一单目前拿不下,就放长线钓大鱼好了。人家派了专家无偿来帮你,你 总不能赶出去吧。专家一路指导,只会把中国人往日本坑里越带越深,到时候你想和别人合作都不习惯了。只有骂参拜的是混蛋那才是一句实话 – 谁叫你搅了我的生意呢!

中国狸也不傻,哪能不明白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但是,一来这样项目死而不活,活而不死的最符合中国特色,对上对下都有交待;二来好歹你能送来技术不是? 别管什么,白来的凭什么不要阿?至于以后,以后我管那么多干吗?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呗。

就这样,双方一拍即合,日本铁路专家来,中国研修生去,双方在共产主义的基础上适当收费,总的来说是中方占便宜 – 给鱼吃饵的时候,那钓鱼的都大方着呢。

当然,技术只是点点滴滴,不疼不痒的给,日本方面精得很。

这样下去日方显然要占到绝对上风,不料,中间又出了一个岔。。。

算了,别挖坑了,就这么点儿事,再挖坑那就是晨枫马甲坑王之流,要遭雷劈的,咱老萨痛快人,说完了拉倒。

敢情,中日双方当时的谈判人员,都没想到一件事儿 – 这中日之间闹别扭,一闹就闹了十好几年!

于是,日本人的饵就一直在水里泡着,一泡也泡了十好几年。

中间中国人都烦了,几次说算了,这项目反正也没戏,就别折腾了。日本人说别,我再给你点儿技术,你消化消化看有用没用?

于是,饵不断的换,人不断地来,一来二去就到了中国要动真格的时候了。

这时候,中日关系也缓和了,日本人兴高采烈阿,觉得这条大鱼钓的,总算上钩了。

结果,双方热乎乎地坐下来一谈,日本人忽然发现一个大问题 –

中国人好像已经用不着跟日本买什么了。。。

日本忽略了中国不断进步的技术团队,也忽略了中国人触类旁通的本领。忘情说过,新干线的技术,其实就是一层窗户纸,捅破了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当然,要轻易能捅破,那就不是核心技术了。

可架不住十几年你老给提示,也架不住中国人十几年的琢磨阿。

结果。。。

这十几年的饵放下来,日本人悲哀地发现 – 愣把这中国鱼给喂饱了!

心里有了底,那就是家中有粮,心中不慌。中国人再谈判就不是以前那样了,跟欧洲坦的时候,腰杆也硬了,杀价也狠了。

欧洲还真吃这一套,因为反正它前期也没什么投入,能捞着一票那就是惊喜交加,恨不得把老婆给中国铁道部部长家送去的感觉。听说,有缺乏敏感,不知道降价丢 了单,整个谈判代表团被集体解雇的事情。

日本人降价可就难了,它投入的太多了,舍不得啊。

第一次合同,还给了日本人一个安慰奖。

第二回,老朋友坐在一起相对无语,最后中国人问:要不,签个管理合作的合同吧,你们那团队管理的经验,我觉着,还挺先进的。

日本人鼻子都快气歪了。

听说,当年民间和日本闹僵,愤青起了很大作用,有不少人责怪他们不够理智,斗争手段不够老辣等等。但要是上面事情属实,至少,铁道部该给当时烧日本车的愤 青们立块碑的。

就是别让日本人看见。

不然,出了某某外国人在碑上一头碰死的事儿,也是好说不好听的。



这种功夫,不是老外轻易可以掌握的


[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新闻, 图片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