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不良贷款先行释放 纺织钢贸成行业重灾区

7月25日下午,原本应在苏州市吴江区东方丝绸市场开门做生意的高老板,却在苏南小镇盛泽镇的小馆喝起了茶。“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开门了。”来自浙江嘉兴的她坦言。由于布料滞销、融资困难,在这里做了五年生意的高老板陷入了资金困境,为此找来了其他几家企业主商议对策。

谈话中她不断接打电话,要么是催下游厂商给钱,要么是向其他企业主借钱,声音因长时间高声说话而透出嘶哑与疲惫。

“纺织业这两年太不景气了,很不好做。”做了十几年纺织生意的盛泽人徐老板也一筹莫展。他透露,在7月13日,已有外地纺织商跑路。

一位苏南地区农村商业银行的副行长告诉财新记者,苏南地区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大多发生在民营企业:一是因为这些企业多为纺织、印染、家居用品等传统制造业,资金积累较少,抗风险能力弱;二是这些小微企业多涉足民间借贷,杠杆随之不断放大,导致银行的信贷风险也很高。

高老板们的问题在江苏主要银行看来也许并非最棘手——如银监会高层所说,部分地区和行业的风险暴露增加,多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大部分新增不良贷款集中在钢贸、光伏、船舶等行业,折戟的龙头企业大多正好在江苏。

一位接近江苏省银监局人士指出,光伏行业的风险暴露也比较充分,不过还有底部震荡的可能;造船行业的不良资产目前暴露得还不够彻底。

“无锡地区的钢贸不良贷款严重程度超过了上海。”多位银行业人士均承认,无锡市钢贸的贷款余额达200亿元左右,而贷款损失占60%至70%。

7月31日,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2013年上半年全国银监工作会议暨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议上指出,截至6月末,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余额1.57万亿元,同比增长18.97%。

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周学东在6月14日江苏省工业企业融资洽谈活动中的发言指出:“今年1至5月,全国新增不良贷款中江苏占了40%左右,江苏部分地区、部分领域不良贷款上升加快。看似今年冒出的新问题,实际上是往年问题反映在今年的账面上了。”

银监会文件指出,“首要任务是提高贷款五级分类准确性和资产质量真实性。相比真实暴露的不良贷款,隐匿的风险对银行危害更大。”

尚福林在前述会议也指出,严防信用风险前提是真实反映资产质量。

钢贸之痛

从2011年始,骤增的钢贸信贷风险至今仍未平息。

7月30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年度报告指出,2013年钢贸、光伏和航运等行业仍推动不良资产反弹,应被列为商业银行短期风险管理的重中之重。

出事的钢贸商多为福建周宁人,但其活动主要是在长三角地区。前述银行业分析师指出,由于联保联贷模式,当初任何一个持周宁县身份证的人就能拿到银行1000万元的授信,“300万元买房,200万元买车,剩下500万元炒钢材、放高利贷,2004年到2005年市场行情好,后来钢材慢慢不赚钱,银行一收紧流动性,风险就暴露出来。”

“他们用六个字形容:钱多人傻好赚。只要弄个壳公司,包装一下,老乡都是圈内的人,注册个500万元资本金的公司只花两三万元,账乱做一下,然后骗贷,骗到之后就去投房产。”一位大型国有银行无锡分行人士如是描述钢贸信贷乱象。

上述银行业人士还透露,各家银行的不良贷产生原因不同,比如建行主要受制于担保公司风控能力,交行是由于钢贸商的反复质押行为。

“钢贸信贷泡沫之所以越吹越大直至破灭,除了市场方及企业主自身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各银行业金融机构,特别是部分大型银行急需深刻反思,牢记‘血的教训’。” 7月初,江苏省无锡市银监局局长戴玉明发表《无锡钢贸信贷高收益泡沫破灭的调查与思考》一文指出,全市钢贸授信敞口预计最终将损失50%左右,且将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用于风险处置。

2012年,在政府主导下有关钢贸的不良贷款转成了展期贷款,因此到了2013年3月至6月,钢贸风险再次暴露出来。多位银行业人士均认为此次暴露比较充分,风险已经见底,但具体不良数据要看各行的操作情况。民生银行江苏分行一位人士则透露,有时为压低不良贷款,甚至会把贷款放到另一家好企业,替还不起贷的钢贸商偿还利息。

对于钢贸不良贷款的剥离处置,一些银行选择了对不良资产进行打包转让,比如把相应股权卖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

接近江苏省银监局的人士认为,“转让不良贷的潜力还可以,资产管理公司也很积极,外面也有机构愿意接收。”

今年6月底,全国首家地方AMC,即江苏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正在组建,由无锡市国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为主发起人,负责处置江苏区域内的金融机构不良资产。“选择在无锡,自然也是与钢贸有关。”前述银行业人士分析道。

镇江市银行业也在对钢贸不良资产进行重组。业内人士指出,资产重组分有无牌照两种处理方式。由于港口有牌照限制,如果钢贸商有自己的港口,再加上钢材市场的土地和房屋,银行会对找相应有港口的公司,不一定做钢贸,做仓储做物流的也可以,将钢贸商的债权转为后者的股权。如果钢贸商没有港口,只有厂地和房屋,地方政府则把工业用地改成商业用地,房地产商开发后,将土地成本翻至三五倍,钢贸商就有钱可还。

行业重灾区

如果说,钢贸的不良贷泛滥是由于银行的过度授信,光伏与造船行业的不良贷增长,则主要由于产能过剩。多位银行业人士及分析师均指出,随着宏观经济下行及出口经济降温,产能过剩的行业贷款风险将进一步上升。

江苏省无锡、常州、徐州等地集中一批光伏企业,而南通、扬州、泰州等地集中一批造船企业,这些企业日子都不好过。其中,无锡尚德与熔盛重工这两家昔日的行业龙头企业,前者于今年3月破产重组, 九家债权银行对其授信余额达71亿元;后者陷入今年7月的“讨薪门”。

7月5日,熔盛重工公告指出,造船行业的不景气,给公司近月的营运资金带来压力,不得不延迟向供应商及工人付款,以紧缩现金流出。公司表示,目前正在与银行进行磋商,争取对现有信贷安排进行延期;另外公司也正在积极向政府及主要股东寻求财务援助,并加大力度与客户协商,务求尽快收回应收款项。

接近江苏银监局的人士指出,企业破产后,在银行盈利水平不错、拨备充足的情况下,大部分用税后盈利和拨备核销进行内部核销。他表示,江苏省银监局与省政府、省法院等多方面沟通,把创造核销条件作为今年的重点工作。

建设银行无锡分行人士指出,造船业及光伏业的企业,如果要贷款均需到总行审批。大的船舶公司从银行贷款的难度很大,融资需要大型的融资中介公司和信托介入,或直接进入债券市场,通过发债来融资。

众多江苏银行业人士表示,中国银行江苏分行在光伏行业与造船行业的授信都占大头,农业银行在造船行业也授信颇多。

目前,中行已经把无锡尚德约22亿元贷款全部降级为不良贷款。中行行长李礼辉曾表示,2013年亟须关注新的产能过剩行业,如光伏、造船、航运等;希望相关部门促使这些领域的企业通过“走出去”转移产能,兼并重组整合产能,淘汰部分产能,尽量避免银行不良信贷资产发生。

但光伏行业的“走出去”战略已经碰壁多次。常熟市一家小型光伏企业,主营国际业务,最后靠出让在美国的光伏电站回收了30亿元,其中部分资金用来归还中行的几亿元贷款;由于国内政策的支持,主营国内配件业务的光伏企业资金链则相对平稳。

分析师指出,行业过度扩张的背后,与银行同质化竞争信贷规模也不无关系。盛泽镇上的纺织企业主高老板也表示,“以前很容易贷,今年银行4月底就收紧贷款了。”

尚福林在前述会议要求银行向化解过剩产能倾斜。要按照“四个一批”(即消化一批、向海外转移一批、兼并重组一批、淘汰一批)的要求,进一步完善差别化信贷政策,并将执行情况纳入年度考核之中。

他也强调合理设立不良贷款防控目标,建立健全风险防控责任制,严防不良贷款大幅反弹。

银行人士表示,在具体操作中,有些支行的上级分行有不良率要求,支行工作人员就会用到期转期、借新还旧等方式,将归入次级类、可疑类甚至损失类的贷款归入关注类甚至正常类,以降低不良贷款率及账面风险,从而贷款分类很难完全反映不良资产真实情况。

小微阴云

盛泽隶属苏州市吴江区,作为最重要的纺织品生产地与集散地之一,被冠以“绸都”。由于产业结构的调整、融资成本高企等原因,即使是炎炎夏日,整个盛泽镇也笼上了资金困难的阴云。

盛泽镇北部以东方丝绸市场为核心,云集6000多家中小企业纺织商;镇南则全部是纺织工厂,依次排满南环路、南二环、南三环。“对于本地人而言,他们是跑路;对于他们自己来说,不过是回家。”苏南一家农村小额贷款公司的副总对财新记者指出,纺织行业是盛泽本地人安身立命的生活方式,只要不是盲目扩张规模的企业,生意都还正常,“但若把纺织企业作为融资平台,只不过是借这个壳融资,在现在行情不好的时候,资金链就非常紧张”。

融资困难暴露出信贷风险。除了纺织商,还有五金企业、家居用品生产厂等传统制造业的小微企业的信贷风险也在上升。由于银行业信贷投向小微企业的多为当地农村商业银行——如常熟农商行2012年报数据显示,全行小微企业贷款占到全行贷款的77.5%——且这些农商行投向制造业的贷款均占总贷款的50%左右,因此,农商行不良资产反弹与这些小微企业的信贷风险息息相关。

据江苏省各农商行年报数据,截至2012年末,昆山农商行不良贷余额同比增56.29%,不良率同比上升1.48个百分点;常熟农商行不良贷余额同比增64.8%,不良率同比上升0.3个百分点;张家港农商行不良贷余额同比增67%,不良率同比上升0.31个百分点;吴江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同比增159%,不良贷款率同比上升0.92个百分点;江阴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同比增177.2%,不良贷款率同比上升0.72个百分点。

江苏民间借贷活跃,据中国人民银行7月29日发布的数据,江苏省共拥有529家小贷公司,数量居全国之首;此外,还有上千家担保公司。一家位于吴江的小贷公司总经理告诉财新记者,大多数小贷公司会游走在高利贷的边缘,而大多数担保公司都只是企业用来向银行融资的空壳公司,“完全是看资金链能拖多久”。

前述接近江苏省银监局人士告诉财新记者,部分银行的小微企业贷款形势不好,主要是因为银行对担保公司与小企业处于信息不对称,很多担保信息银行很难掌握,“小企业通过担保公司向银行贷款可能不是一个好方法”。

此外,一些股份制银行发行的大额信用卡也引发了不良贷款的上升。据一位股份制银行苏州分行信用卡中心负责人指出,一些小微企业为向银行借贷,或银行业务员为了“拉单子”,企业可通过中介找到客户经理,违规办理大额信用卡业务,金额在30万元到99万元之间,企业直接把可透支金额当作贷款使用,还不起就不还。

东方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金麟指出,从上市公司财报来看,信用贷款的不良率在上升,信用贷款已使用余额也上升非常快,“就是缺钱,用18%的信用卡利率也愿意”。他指出,在余额上升的同时,不良率还在上升,说明整个资金链承压很大。

针对上述中小企业的信贷风险,一些银行出台了相应的管理细则,或预警清收方案。一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江苏省分行的内部文章指出,对于中小企业的贷后检查工作,应定期收集反映真实财务信息的企业财务报表,特别应关注现金流分析;同时还要高度关注企业非财务信息,甚至包括企业水、电、气变动情况。

对于授信到期30天后仍然无法归还贷款、或涉及民间高利借贷、或对银行加快授信回收的要求态度不明朗不配合的中小企业,上述银行认为,应在强化授信管理工作的同时,还要同步启动硬回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