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1984”的我们

译者: zhangann 原作者:Lewis Beale

1984,一个年代,一本书名,那与我们有什么交集呢?大家一起来看看。

编者笔记:路易斯•比尔为洛杉矶时报,新闻日报和其他报刊以文化和电影主题撰稿。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现在警察通过一个可以显示牌照的装置识别车辆是否已注册,已交保或是否被盗。我们知都道国家安全机构可以进入你的个人网页,查看我们的谷歌搜索。而且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几乎我们去过的所有商店都要留我们的电话和邮编。

所以,现躲在俄罗斯的斯诺登揭露说美国国家安全局通过收集电话数据监视美国,我们就不必感到惊讶。我们的生活正是乔治·奥威尔在1984一书中描绘的。由于意识到这一点,以反乌托邦为主题的1949一书的销量剧增,在亚马逊书城已经增加了9个百分点。

奥威尔在小说中描绘的是未来,由“大哥”控制的极权主义,而这和我们现在的情况很符合。以下是很明显的几点。

电视屏幕——小说里,几乎每个地方都有大型的电视屏幕,放着政府的宣传片,新闻和合法的娱乐节目。但是也有双向的监视器监视着人们的私生活。现在的一些网页,像社交网页也能追踪我们的喜恶,政府和其他人都可以进入我们的电脑,知道一切他们想知道的。还有无处不在的监视器监视着人们的日常生活。

无尽的战争——在奥威尔的小说里,有一场无休止的世界大战,而主角温斯顿·史密斯意识到其实是敌人在不断变化。这次他们联合欧亚大陆对抗亚洲各国,下次就反过来。这两个敌人之间没多大区别,他们只是想要史密斯居住的大洋洲陷入无限的恐惧,然后制造难以想象的,处罚性的分歧。今天我们有所谓的反恐战争,看不到结果,只有全民恐慌,对自由的猜疑,还有一个无处不在,无所不是的变态敌人。
矛盾思想——在小说中,矛盾思想是指同时拥有两种相互矛盾的信念。很好的例子就是书中政府使用的一些标语: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等等。这对于一些激进分子也很管用,他生活困难却利用法律控制做流产手术的诊所。他们宣称法律是保护妇女健康的,强制诊所关闭是由于严格的制度,就这样他们把妇女关起来,不管是流产的还是有其他健康问题的。
官方宣传语言——虚构的简易的英语限制了思想的自由。Oh, my god这些词语的缩写简直是一塌糊涂,笑掉大牙。
记忆缺陷——这是一种机器,用来消除罪证或是窘迫时刻。奥威尔写小说的时候已经有碎纸机,但是不常用,而且消除硬盘驱动器就是未来的事。但是记忆缺陷却预示了这两样技术。

反性联盟——这是一个反对性爱欢愉的组织,认为性只是为了生育。现在一些宣传禁欲或是禁止人工受孕的组织就是他的现实写照。

所以这意味着什么?在1984里,温斯顿·史密斯历经严酷的“行为教育”,就是折磨后学会了爱上“大哥”,以及他生存的这个残酷的社会。回到现实,我们似乎准备好放弃保护我们的自由和隐私的权利。对于恐怖主义的恐惧是原因之一,但是令人目眩的先进科技和无处不在的媒体才是罪魁祸首。

有人说你没什么好隐藏的,你就没什么好怕的。但是如果政府能控制每个人的电话,我们就是嫌疑犯,这才是现代社会最惊悚的事情。更惊悚的是我们在这条歧路上走了很久,已经回不了头了。除非你生活在荒郊野外的小木屋里,完全搜索不到,那政府就拿你没有办法了。
不幸的是,我们都是温斯顿•史密斯,而政府就是那个监视我们的“大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