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赛萌:法官招妓案 一个上访者的复仇记

“涉案的公职人员给上海整个法院系统、政法系统乃至整座城市抹黑,他们丧失了最起码的道德底线,丢弃了共产党员的基本准则。要深刻认识这起案件极其严重的性质和极为恶劣的影响,依法依纪,从重从严惩处,一追到底,绝不手软,坚决清除腐败分子。”这段杀气腾腾的讲话源自8月7日在上海举行的全市法院系统领导干部大会,而讲这话的人正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韩正口中的几位“丧失道德底线和党员准则”的公职人员正是日前被吵得沸沸扬扬的法官集体招妓案中的几位主角。自视频上传网络之后,该事件便一直占据舆论热点并持续发酵。8月6日晚,亿万网民终于等来了官方调查结果:涉事的4人中,3人被开除党籍、提请开除公职;1人留党察看、提请撤职。第二天,最高人民法院发出《关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赵明华、陈雪明等法官违纪违法案件的情况通报》,并要求各级人民法院整顿作风,严肃纪律,坚决清除队伍中的腐败分子和害群之马,坚决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从8月2日视频在网络上首次曝光,到8月6日四名涉案官员被纪委处分,前后短短不过四天时间,上海官方的反应堪称神速。然而,在这次高效率的官民合力反腐事件中,上海当局的高效神速却并没有获得广大网民的称赞和好评,反而一再被嘲讽和揶揄。

名为“姚健说”的网友称,上海3名法官嫖娼被开除党籍。我做为群众的一员,我要保护群众的纯洁性,我们不再接纳你们培养出来的垃圾,请还给他们党籍。律师迟夙生则在微博上写道: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参与招嫖的民五庭副庭长王国军被查出因为当天酒醉,招来了失足女,未嫖娼成功而保住了法官和公务员位置。我们还能养活这样的酒鬼,让他来评判人间是非吗?让他滚回家种红薯去吧!

值得一提的是,案件中法官开房的衡山度假村是被上海市财政局认定的“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衡山集团官网亦自称“上海市政府的重要接待基地”。招嫖事件请客者郭祥华为上海建工四建集团中层管理人员,根据该公司年报显示,上海建工2012年业务招待费竟高达1.78亿元。正因如此,名为“欧鹏手札”的网友愤然写到,这五个小姐,乃是政府招待所驻店小姐。国企买单+法官嫖娼+政府招待所,恰阐释了上海“政府司法国企三位一体”的血肉关系。

在这种血肉关系之下,缔结的同盟只能是腐败共同体。正如资深媒体人丁来峰所言,嫖娼如此私密且违法之事,上海四个法官能一起干,说明他们都认定对方是自己人,毫无保留。这也说明,上海市法院从庭长、副庭长到普通法官,已形成了腐败共同体,在共同利益驱使下,他们相互之间会提供种种方便,将各自的职权发挥到极致。正因如此,所以爆料人陈某之前声势浩大的高调上访一直如泥牛入海。很显然,在这种腐败共同体、利益共同体的驱使之下,势单力薄的个体民众根本无法与整个官僚系统相抗衡,亦无法通过体制内的合法手段进行自我救济。

爆料人陈某原是坐拥过亿资产的酒店老板,是这个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享受到了中国发张的红利,但是一场并不公平的法院判决让他的生活彻底偏离了原来的轨迹。他从原来高高在上的生活一下子跌入底端,沦为了百万上访大军中的一员。他曾先后6次前往北京,各种材料一次次递进国家信访局、政法委、最高院的窗口,但皆石沉大海。当他一个人站在北京街头凛冽的寒风中才明白,原来与其他蓬头垢面的底层上访者相比,这位坐拥过亿资产的富豪上访者并没有什么不同——在高傲的国家权力面前,他们是卑贱的乞讨者。

最后,投诉无门的陈某终于放弃了体制内的合法途径,选择了另外一条复仇之路。经过长达半年隐秘的跟踪和偷拍,6月中旬,陈某终于等来了对仇人的致命一击——拿到上海市高院民一庭副庭长赵明华与数位法官在上海市衡山度假村集体嫖妓的全过程视频。8月2日,视频网上曝光;8月6日,上海方面发布调查结果,涉事法官落马。

现在,陈某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复仇计划,但梳理整个过程,我们会发觉一个极为吊诡的时间差——6月中旬陈某就拿到法官招妓的视频,当月便交给上海市纪委,直到一个多月后陈某将视频上传网络之后,由于舆论的强势介入才最终将涉事法官拉下马。那么,在这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差里,上海市纪委究竟做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陈某最终选择将视频在网上曝光?对此,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我们是可以确定的,即陈某此次的复仇,在当下中国社会仍无法复制和推广,尽管有无数人为他的隐忍和血性叫好。

从制度层面来看,对于上访者而言,信访制度本身就是一个制度性的陷阱——它给利益失落者画了一个公平和正义的大饼,但却并没有发给他们刀叉和筷子。也就是在这样的制度陷阱里,陈某最终选择放弃,并以自己的韧劲将仇人投进监狱。可以说,上海法官招妓案与数年前发生在上海的杨佳袭警案有着内在的一致性,即利益被剥夺者穷尽体制内的所有合法手段依旧无法获得公平与正义,那么他们只能采取体制外的极端手段为自己讨回一个说法。只不过杨佳选择的是个人暴力,而陈某则选择了网络曝光。

陈某的网络曝光揭开的不仅是上海法院系统的黑幕,更标志着中国司法公正的彻底破产。代表着社会公器的司法体系被权力侵染,无权无势的民众只能采取体制外的铤而走险:学不了杨佳便只能效仿陈某,实在不济,那就只能露宿于北京信访局门口——沦为官员眼中的“精神病患者”和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或许,我们还在为那几个倒霉法官的倒台而大快人心,但别忘了那些还盘踞高位、窃国盗国的巨蠹;或许,我们还在为陈某的坚韧与勇敢而津津乐道,但别忘了那些曾经与他一起混迹于北京街头且目前仍无法脱离这种困境的上访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