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O:当下的中国,投资者的墓地

Edward Chancellor,GMO的投资经理。他从投资的角度,对中国现状进行了判断。“墓地”这个字眼,并非小编哗众取宠的噱头,而是该文作者自拟的标题(China: the graveyard for investment)。编译如下,仅供参考:

中国经济的“不平衡”,谈了多年,已成共识。但是,很少有人专门从投资的角度,分析这种“不平衡”对投资收益的影响。

下面的分析很简单,只有三个东西:一个基本的经济原理、一种常见的投资现象、一类经典的发展模型,恐怕读者都似曾相识,然而,再往前推一步,你将发现:中国,正在变成投资者的墓地。

一个基本的经济原理

翻开各种经济学课本,你都能找到这条原理:边际收益递减。

这条原理,用大白话说,就是:饿的时候,吃饭很香;撑的时候,吃饭想吐。

这条原理,放到投资里讲,就是:投资不足时,往里投,收益高;投资过度时,还往里投,死得惨。

因此,决策时,不能单单回头看,不能只看历史收益率;更重要的是,看现在。 你必须理智判断,你要投的那个地方,现在,是投资过度,还是投资不足?弄懂现在,未来的收益率显而易见。

所以,投资而非投机的人啊,请记住,要预测未来的收益率,永远不能依赖历史数据,只能依靠当下的投资存量。过去,有人在中国成功淘金,收益爆棚,但是,你现在再去,可能已经晚了。

一种常见的投资现象

随便翻开一本投资学的书,你都能找到这个词:羊群效应。

这种效应,用大白话说,就是:灰机,看,灰机~ 不管天上有没有东西,只要有人仰着头,就会有一群人跟着傻看。

这种效应,放在投资里,就是:投资,往往扎堆从众。一项投资品,哪怕价值一般,在你之后,只要还有买入的,你就还能出手;如果你是最后一个,不好意思,要砸手里了。所以,买得越晚,越是危险。

所以,投资的人,请记住,要决定是否投资,永远不要看多少人投过。即便一定要看别人,也要看有谁刚刚投过,注意,关键词是“刚刚”和“谁”。一个多年不倒的投资圣地,那些投资巨擘就算来过,也早见好就收、尽早撤退了;这种投资圣地,热闹得越久,里面越空。

一类经典的发展模式

但凡接触过“发展经济学”的人,都知道这个词:亚洲发展模式。

任何发展模式,都有目的与手段。亚洲发展模式的目的是单一的:追求最大的GDP增速。

至于手段,理论上讲,带动GDP的有三驾马车,消费、投资、进出口。但是,由于发展中国家购买力不足,无法依靠消费与进口,就只剩下两个轮子可用:投资与出口。

扩大投资与出口,有正常的办法,也有不正常的办法。不幸的是,大部分国家采用了不正常的办法,包括中国:首先,扭曲金融体系,鼓励储蓄,抑制消费,保证重要产业的资金供给,充分生产;其次,扭曲汇率体系,压低人民币估值,把“中国制造”变便宜,使劲出口;再次,扭曲政府支出,增加投资性支出,大力引导“铁公基”建设。

不正常的手段,能迅速带动经济,但后患无穷。留下来的,是一个脆弱的金融体系,一大摊过度的存量投资。

所以,投资者需要懂得,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投资对象的发展目的是什么。两个目的,越重合,越好。

做投资的目的,是追求最大的回报率;而“亚洲增长模式”的目的,是追求短期GDP增速最高,是追求产出最大;相应后果,是积累了过度的存量。

你懂得,过度存量,从来都与高回报没有关系。

再看中国

以上道理都是普适的,没有一个是为了针对中国而创造的。

然而,上面三个投资陷阱,中国全都掉了进去。中国现在,与1990年失衡的日本很像,不同的是,中国比日本严重得多。关注一下与投资关系最密切的两个指标,国家的过度储蓄,与国家的投资占比——中国的过度储蓄,用经常账户顺差衡量,现在是GDP的10%;而日本最高的时候,也没超过GDP的4%。中国的投资,已经爬向GDP的50%,几乎是日本失衡顶峰的两倍。

让我们看一张华尔街见闻曾刊发的旧图,来自IMF估算。横轴是消费,纵轴是投资,把全世界主要国家画在上面,大家看看中国在哪里:

插图1-300x225

现在的中国,就是二十年前的日本,同一策略,同一思路,同一节点。1990年,日本失衡无以为继,金融体系几近崩溃,接下来,它步入了持续二十年的滞涨与停滞。中国,能离这一命运能有多远呢?保8、保7、还有最起码保5,无论多少人说了多少遍,Edward Chancellor的看法,保持悲观,且很坚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