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租背后的食利阶层

前不久,有媒体报道,北京一个80平方米的两居室摆了13张上下铺床,住了25个人。近日,又有媒体报道了上海的群租房,一套住宅被分成大小不一的房间,多的有十几间,分租给不同的人。在这样的群租房里,每个人的空间十分狭小,完全没有生活品质可言,甚至令人失去尊严。为什么有人愿意住在这样的群租房里?答案很简单,房租太高了,他们付不起一个完整房间的租金,更不要说租下一套住宅,他们只有能力租下一个床位。一些床位的租金都高达800元。

  几年前,有人说,房价高没关系,如果买不起房,你们可以租房,不是每个人都要买房的,你们应该改变观念。当一部分人开始转变观念时,一线城市的房租也快速上涨了,对于收入较低的工薪阶层来说,租房也变得不容易。这时,又有人劝他们改变观念:与其羡慕嫉妒,不如趁早艰苦奋斗。

  那些群租者其实已经在奋斗了,生活却仍不安定,这是因为一个新的食利阶层的存在。这个新的食利阶层以房地产为工具牟利,而不是靠生产或主要靠生产谋利。以前,这个食利阶层主要是靠炒房赚差价,剥夺“刚需”的财富。现在,他们又多了一个牟利的手段,通过高房租剥夺买不起房的工薪阶层的收入。高房租推动房价更快上涨;高房价又将更多人推进租房市场,促使房租上涨。这个食利阶层不只通过住宅牟利,还将写字楼、商铺的价格和租金抬高,企业的生产成本因此提高,最终由消费者承担,这也是食利阶层对工薪阶层的一次剥夺。

  这个食利阶层已经成为一个新的既得利益群体,他们主要以炒房作为获利工具。他们推动资金向一线城市集中,从而吸引人口向一线城市流动,造成土地和住宅供不应求。以北京为例,2006年以来,每年常住人口增长都超过50万。2006年到2010年,北京实有住宅建筑面积增加了5789万平方米,而人口却增长了361万,增加一个人只增加16平方米住宅建筑面积,住宅当然供不应求。

  为什么群租者能够忍受这样的生活状态呢?原因是他们一直认定一些观念,例如,规则和机会是平等的,人只要努力奋斗,就能出人头地。他们以收入和财富的多少作为衡量人生成败的标准,对当下的生活品质不太关注。向上流动的通道确实存在,有一些人会获得“成功”,但是,以房产为工具的食利阶层使资源变得稀缺,导致向上流动的通道变得很窄。对于收入较低的工薪阶层来说,买房越来越难了。房租越来越高,他们的积蓄减少,存够首付所需的时间会越来越长。

  面对高房租的现实,他们或许真应该改变观念。但是,更应该改变的是中国的经济和社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随便问问
    2013年8月9日15:26 | #1

    如果房租疯长,进城的人是不是就会少了?如果完全依据市场调节,那房租也涨不到哪里去,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开大城市,90年代那种到大城市去更有发展的环境已经不存在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