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变鬼城 中国城市化之困

当铁岭这个位于中国东北部的小城市计划在距离该市6英里(9.65公里)的地方兴建一座卫星城时,这个城市翻开了前景光明的一页。

城市规划者耗资人民币数百上千万元来清理周边已经成为未处理污水排放地的沼泽区。他们希望一个崭新的环境能够吸引企业在这里安营扎寨,从而提高居民收入和增加这里的人口数量。

然而四年后,铁岭新城实际上已经变成一个鬼城。

清洁的水道蜿蜒于空旷的住宅和政府建筑之间。在曾经因提供质优价廉住房而获得联合国(United Nations)认可的住宅区,几乎无人居住。引进企业创造就业的计划也未能落实。没有工作机会,人们就没有迁居至此的动力。

铁岭的情况彰显出中国总理李克强面临的巨大挑战。他认为城市化是确保未来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推动力。分析师们预计,未来20年,在城市化进程中将有2.5亿人口从农村地区迁移至城市。

李克强3月份在当选中国总理后的首个新闻发布会上说,城市化不仅会推动巨大的消费和投资需求并增加就业机会,还会直接影响到人民的生活质量。

李克强尚未公布一份有关如何实现他经济目标的详细计划。

理论上说,城市化之所以能刺激经济增长,是因为城市居民的收入通常高于农村居民,他们在消费品和服务方面的支出也就更多。

但政府要想实现这样的结果,则必须能够创造出就业机会,将人们吸引到城市。铁岭的情况凸显了这种难度。

薄玉全是铁岭新城一个开发区吸引到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企业主之一。这位中年企业主经营着一家地板材料商店。

薄玉全说,人都在哪儿?这里根本没有人。他说,他不久就会关闭店铺,他和员工正在商量去北京找工作。

铁岭新城景观设计者胡洁说,未来10到20年,铁岭可能会有不错的发展,但前提是你能设法把企业吸引来。

中国出口行业推动了此前的城市化浪潮,但考虑到发达经济体需求依旧疲软,并且成本上升令中国制造的产品在全球失去竞争力,出口行业已被认为不大可能再度发挥这样的作用。包括钢铁、太阳能和造船在内的许多工业领域产能严重过剩,这会进一步抑制就业增长。

近年来,很多城市利用全国投资热潮创造的建筑就业填补了这个缺口。此举维持中国经济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但同时也在全国各地造就了没有人烟的郊区和铁岭新城这样的鬼城。

这股投资热潮可能会令通胀加剧,并带来坏账,使金融业陷入困境,特别是如果人们不乔迁新城、无法带来承诺中的经济红利的话。

中国有先盖楼后创造需求的做法,最明显的就是在上海。10年前,高楼林立的浦东新商业区最初无法吸引到租户,但后来却成为了中国成功的象征。

很多小城市缺乏上海那样的拉动力。

瑞信(Credit Suisse)房地产分析师杜劲松不久前在一份报告中写道:由于一、二线城市有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很多三、四线城市的人口实际上一直在净流出,同时那些地方出售给开发商的土地快速增加,令房屋供过于求的情况雪上加霜。

据杜劲松收集的有关中国287个城市的人口数据显示,大约三分之二的城市(多半是规模较小的中心城市)常住人口少于户籍人口,这表明人们一直在离开家乡城市。

铁岭是个有约34万人口的城市,2005年启动了修建新城的计划。这也是辽宁省领导层振兴当地老工业经济战略的一部分。

该计划原是要通过修建高速公路和铁路将铁岭和附近其它六个城市与辽宁省会沈阳相连,从而刺激周边经济增长。沈阳位于铁岭以南,驱车大约90分钟。

当时的想法是,企业会因地价便宜和劳动成本低廉而被吸引到那些卫星城,同时还能毗邻东北最大城市沈阳。原先曾预计铁岭新城到2010年有常住人口6万人,之后再增加两倍。

2009年,湿地恢复工程竣工,同时新城的基建、水渠、政府大楼和一些公寓楼也相继建成。铁岭新城因为提供了成熟完善的现代化生活空间还得到了联合国人居署(U.N. Human Settlements Program)的特别表扬。

但每到傍晚,一排排的公寓楼都没有灯光亮起。销售人员、保安和极少数住在这里的居民说,几乎所有房屋都没有人住。

某开发区网站显示,该开发区到今年底本应雇用1.5万至2万人。其建立初衷是想吸引为金融企业提供后台服务的公司,如数据存储等。

这个坐落于铁岭新城郊区的开发区很不起眼。保安说,现在只有两个公司在这里落户,其中一个是银行办事处,雇用了不到20人。

另一个位于铁岭新城以外、到处建有仓库的开发区也好不到哪去。该开发区曾以东北贸易枢纽的口号被推向市场,原以为可利用铁岭的地理优势培育出一个物流产业。铁岭靠近两大主要高速公路和一个港口,且与沈阳和东北其它地方有铁路相连。

虽然大多数店面都已售出,但园区基本上还是空荡荡的,只有少数几家批发商。与此同时,有关方面还有将园区规模扩大一倍的计划,包括兴建更多的公寓楼。

政府支持的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人员刘伟,这个园区相对于沈阳的批发市场没有任何优势。刘伟参与了铁岭的物流中心规划。

迄今为止,这座新城最为成功的是一个专门用于生产扫雪机等特殊用途车辆的区域。

据铁岭市政府网站2012年4月的一份声明,该园区为农民工创造了5,000个工作岗位。但声明还说,工人们在园区马路对面的一个居民区买了房,远离铁岭老城和新城的市中心。

居住在新城的极少数农民工曾经在园区所在的土地上耕作。一些人如今在新城从事铲雪和街道清扫的工作。

地方当局试图增加这里的人口,促使人们从老城搬到新城。该举措包括将政府办公室迁至新城。但到目前为止,大多数政府职员仍然从原先的家通勤上下班。

增加人口的举措还包括关闭老城和范围更大的铁岭县的学校,将学生们集中到新城的新建学校里。

据铁岭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孙宝财说,新城的学校有5万名学生入学,包括从小学到职业教育课程在内的各类班级。

有关方面寄希望于家长会搬到离学校更近的地方。但许多老城居民说,虽然新城环境不错,但服务匮乏,也没有社区,因此他们不想搬过去。

尽管有以上种种情况,铁岭仍然选择继续建设。市政府推出了今年在新城项目上继续开支13亿美元的计划,建设项目包括美术馆、体育馆和室内游泳池。

而这是在该市财政面临持续压力的情况下作出的决定。

铁岭市政府在2013年预算预测中说,融资成本不断上升,筹集资金愈加困难。市财政管理过程中积累了一些长期问题和不平衡现象。市政府没有说计划如何为新建项目融资。

催信子在新城唯一的购物中心经营着一个销售皮夹克的摊位。虽然她三年前在那里买了一套公寓,但仍然住在老城,每天往返。

催信子喜欢退休后去新城的想法,但对于新城人口将会增长并不乐观。她叹息说,还需要更多时间,但真的很难说。他们在修建一个新的购物中心,因此我希望如此。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