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周永康根本不会畏惧习近平的反腐“空包弹”

郭永祥的经济罪案与周永康之间无论有无直接牵连,他本人都会聪明地接受办案人员“交待的问题不能牵到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包括已经退位的领导人”的暗示,中共官方反腐宣传中那句最着名的陈词滥调“无论牵扯到什么人都会一查到底”压根就不是说给“老虎”级的贪官们听的。

从孟建柱接替了周永康的中央政法委书记和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两项要职之后的所做所为来看,周永康似乎真的已经做了到“不在其位,不谋其 政”,但是,无论是中国大陆民间还是外界自由媒体却一直坚持着与他周永康过不去,无论是真是假,中共所有在位及已经先后退位的政治局常委中,被民间和外界 媒体传播丑闻、绯闻最多的就是周永康了。刚刚因为自己的前秘书被宣布“接受调查”而被外界媒体再次万炮齐轰后,已经是过去时的一则周永康荣归母校的正面新 闻居然也被外界妙炒成了负面新闻。

事情的起因是,今年四月底周永康曾回了一趟他少年时代的母校江苏省苏州中学,该校官网和该校校友网在 五月初刊登出周永康此行的详细报道及被江苏省和苏州市两级党、政一把手簇拥的照片。近两个月之后,一家当初已经因为高调挺薄而后悔当初的中共驻港媒体很很 明显是出自给周永康拍马屁的本意,特意转载了这则旧闻“以正视听”,希望达到令外界相信周永康依然“安了”的效果,没成想,此举反而帮了倒忙,提醒了一票 不亲共的外界媒体齐声质疑刚刚退位的前政治局常委“荣归故里”这样的重大事件为什么从中央到省、市三级官方媒体均未有任何反应?

其实, 仅拿江泽民前几年回访自己在上海的母校上海交通大学一事也没有被中共中央和上海市官媒奉命报道做例,即能够证明两个多月前的周永康的“荣归故里”不被官方 媒体报道都是因为中共已经有了退位高官“微服私访”一律不得成为“官方新闻”的内部统一规定。但是,对外不公开报道不等于内部不给予足够的重视,周永康的 这次“荣归故里”的被接待规格无疑还是和在位政治局常委没有区别,省委书记和省长,市委书记和市长加上当地教育局局长集体接驾,足以证明至少是在两个月之 前,中共江苏省委还没有接到“习近平反腐剑指周永康”的信息。

现任江苏省委一把手罗志军在李源潮担任团中央副职时也是团中央的干部,李 源潮调任江苏省委副书记兼南京市委书记之后,罗志军又直接在李源潮手下充任副职数年直到李源潮升任中央领导人,仅从此二人如此亲密的上下级关系和李源潮与 中共江苏省委的特殊关系分析,假如习近平那里已经对周永康磨刀霍霍的话,“春江水暖鸭先知”的罗志军不可能还对周永康大献政治殷勤。

在 周永康这次“荣归”江苏苏州市故里的同一时间,周永康在位时的第一副手,接替了他中央政法委书记职务的孟建柱正在浙江省的杭州市进行工作调研,虽然也有当 地党政官员陪同,但并不是当地省、市两级党、政一把手倾巢出动。照理说,周永康当时的行动只是“私访”,而孟建柱的活动无疑是正正当当的“公务”,但被接 待规格仍然是体现出了“正国级”和“副国级”的明显不同,也更能证明至少是在今年五月初之前周永康在党内的政治地位仍然是安然无恙。至于他周永康那次“荣 归故里”之后,特别是他自己当年的贴身秘书郭永祥被中共中央有关部门公开对外宣布“正在接受调查”之后的政治处境,笔者仍然认为大可以再用台湾前总统李登 辉的那句口头禅形容一次:“安了!”

应该有读者和听众还记得1995至1996年间的那次差点引发中美大战的“台湾海峡飞弹危机”。

1995年7月18日,社新华社奉命发表新闻,宣布解放军的二炮部队将于7月21日至28日间,举行飞弹演习,朝向距离台湾基隆港附近试射。事后又宣布 先后发射的六枚东风15型飞弹均命中距台湾本岛只有数十海哩的目标海域。但是,中共此举非常没有收到对台湾民选的阻吓效果,反而是令台湾军民同仇敌慨,不 但大大拉远了台湾普通百姓与中国大陆的感情距离,而且还令李登辉因此而深得岛内民心。而李登辉当时的表现给台湾及全世界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在公开场合放出 的那句“免惊,空包弹。安了!”

当年江泽民下令向台湾海峡连番“试射”的总共六枚东风飞弹均是“空包弹”而被李登辉及时感觉到“不过是 吓唬小孩子的把戏”,与之同理,如今的习近平上台半年多来即哇里哇啦地连续六次“高调反腐”的信誓旦旦,在周永康的心目中也不过是“空包弹”而已。至于他 的前大秘郭永祥的中箭落马至多也不过是令他私底下皱了皱眉头而已。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一篇文章里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中共前政治局常委黄 菊死在领导岗位上两年左右他生前的贴身秘书王维工被处以死缓一事在中共内部引发出议论颇多,一说是因于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大前提,办案人员给王维工预定的 交待内容范围就是到时任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为止,“再往上的不在交待范围之内”;另一说是虽然王维工的全部经济犯罪的时段都是在担任黄菊秘书 期间,但他当时只是瞒着黄菊,打着黄菊的旗号行一己之私,所以黄菊家人及曾在黄菊身边工作的其他人对王维工的行为十分气愤,主动上书中纪委及最高法院,要 求对王维工严加惩处,以挽回对黄菊同志造成的严重政治影响。

而上述两种说法笔者更倾向于相信前者,因为完全可以拿在此之前的曾经被邓质 方对外公开宣称与自己的亲密关系亲密到了“一笔难写两个‘方’”、“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的周北方也是被判处死缓的“前车之鉴”做比。当时的周北方落 马的直接祸因并不是他和邓质方两人开办的皮包公司靠买卖北京、上海和海口等地的土地开放权一夜暴富,而是因为被陈希同案中的几个犯案马仔供出了他倒卖赴港 通行证等罪状。被异地安排到南京受审之后,这位周北方还以为他自己成了在一九九二年南巡之过程中被狠狠修理过的江泽民向邓小平进行政治报复的替罪羊,于是 便“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他和邓质方一同经手的靠倒买倒卖国家土地资源获取香港等地开发商巨额回报的丑恶行径一五一十地交待出来,吓得办案人员恨不能冲上前 堵住他的嘴巴,警告他“你如果再说小平同志儿子的事情就没人敢经手你的案子了”。

既然已经前有周北方,后有王维工为仿效对象,如今郭永祥的经济罪案与周永康之间无论有无直接牵连,他本人都会聪明地接受办案人员“交待的问题不能牵到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包括已经退位的领导人”的暗示,中共官 方反腐宣传中那句最着名的陈词滥调“无论牵扯到什么人都会一查到底”压根就不是说给“老虎”级的贪官们听的,典型的骗着老百姓玩儿的“空包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