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恐成破“刑不上常委”魔障第一人

在重庆事件之初即已进入公众视野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再次成为舆论主角。随着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即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涉嫌严重违纪被免,与周永康关系密切的原湖北省常委、政法委书记吴永文应声落马,中央的视角逐渐从旁敲侧击走向核心。如无意外,周永康恐成打破中共“刑不上政治局常委”魔障的第一人,其从政近30年的数宗罪,包括贪腐、滥用职权、生活作风腐化糜烂、目中无人等将悉数被坐实。此举能在一定程度上挽回对刘志军和薄熙来案“从轻”处理所失的民心,更能成为第五代领导集体主推的整风、肃贪强有力宣传武器。
  
习近平自十八大担任总书记后,多次宣示要严厉反腐,先后掀起的整风运动、以捉老虎、打苍蝇为主任的中央巡视组轰轰烈烈奔赴各地尽显中央反腐动真格意旨。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也屡屡展示反腐决心,风头一度盖过了新任总理李克强,引得坊间将“习李时代”戏说为“习王时代”,足见中央反腐力度之大。在此氛围下,周永康众多亲信的倒台落马,自然会令人联想到此类“小动作”背后的“大计划”、小苍蝇背后的大老虎。尤其是曾经担任过周永康秘书的郭永祥的落马,更被看做是捉拿周永康这只背后“大老虎”的前奏。
  
周永康与薄熙来旧照

周永康恐成破“刑不上常委”魔障第一人
  
如果新一届领导人有意在反腐问题上向公众表决心,周永康无疑是最佳人选。首先,周永康曾官至政治局常委级别,对他的处决有助于打破中共在反腐领域“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惯例。坊间流传的一个说法是,“刑不上常委”已成中共潜规则。从江泽民时代起,就再无政治局常委落马。胡锦涛任内,北京、上海、重庆3个直辖市的一把手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先后锒铛入狱。虽然十七大前夕有传言称时任政治局常委的贾庆林和黄菊分别涉及赖昌星走私案和陈良宇贪腐案,但最后的结果却再一次应证了“刑不上常委”——贾庆林在十七大上成功连任;黄菊虽然病逝,但也获得了“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封号。
  
虽然在习上任后的次年,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被判处死缓,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也很快将被判决,但此二人东窗事发于胡锦涛执政期内,即便审判于习时代,顶多也只能算是“扫尾”。在历史的功劳簿上,显然不会将其划入习近平名下。另一方面,虽然刘志军官至正部级、薄熙来为政治局委员,但均不归属于中共核心领导层——政治局常委,所以对他们的依法处置,也无助于打破“刑不上常委”的魔障。民间舆论场对 “刑不上常委”附带着的官民隔阂和不公平的怨气和怒气,恐将继续累积。至于在反腐大潮中纷纷落马的李春城、刘铁男、衣俊卿、雷政富等,只能算作是“苍蝇” 而非“老虎”了。更何况,他们的落马,并非中央主动出击后的成果,而是被检举后的倒逼产物,将其与中央反腐决心强行嫁接起来,显然有点不够份量。
  
薄熙来东窗事发伊始,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曾发表题为《谁都不能存有“刑不上大夫”的侥幸》一文,当时即被套上了暗指“谁都不能存有‘刑不上常委’的侥幸” 深意和内蕴。薄熙来被提起公诉的次日,该报延续了前文基调,在《法治没有特区 反腐没有例外》的本报评论员文章中再次提到“谁都不能心存‘刑不上大夫’的侥幸”。
  
党报如此之说,虽则直接肇因为薄熙来,但要想让这句话不再成为“空谈”,还需得在比薄熙来更高一级别的常委身上动刀子。另据消息称,习近平在一次中南海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对“大老虎”的概念做了定位,即升级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时,习建议取消十五大以来“常委不得立案调查”的内部规定,只要举报证据确凿、国内外影响恶劣者,无论现职的还是退位的政治局常委,都必须接受立案调查。如此看来,习近平任期内拿常委级别高官开刀的可能性很大。
  
其次,先拿已经退休且负面传闻颇多的常委开刀,不仅能避免已有核心领导层的震荡,同时还能加大对腐败官员的威慑,显示整风运动绝非在喊口号、走过场。多维新闻在《身陷贪腐丑闻 中共治罪周永康迹象明显》一文中披露了周永康的数宗罪,其中包括贪污腐败、滥用职权、目中无人、不维护党的核心,以及周本人的生活腐化奢靡、作风不正、用人失察等。其中涉及的诸多违反党纪国法的“罪名”,可谓统和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尤其是目中无人和不维护党的核心的罪名,更是触犯了中共的红线和禁区。这一点,在薄熙来的身上也有明显体现。
  
而在加大对反腐官员的威慑力方面,则不得不提到刚刚被审判的刘志军以及即将面临审判的薄熙来。如果论罪,以刘志军受贿6,900万元人民币(1美元约合6.14人民币)、374套房产,滥用职权8个多亿,理应判处死刑。事实上,刘志军该死未死不仅让中共反腐民心尽失,更是连带着为薄熙来的审判埋下隐性炸弹——不管薄熙来怎么判决,都会留下诸多口实。个中逻辑关系,多维新闻曾在《刘志军该死未死为处理薄熙来埋“炸弹”》中有过详细论述。回到周永康身上来,正是因为中共对刘志军的处置留下诸多隐患,对薄熙来的处置又将沦为一场政治交易,所以社会不稳定因素不断涌现、中共执政合法性屡屡告急的当下,习近平急需要拉出一位份量级人物祭旗,而丑闻缠身的周永康无疑是最佳人选、众望所归。
  
不过也有坊间声音对习近平查办周永康持保守意见和看法。此类担忧的考量是,中共至今没有查处一名退休政治局委员的先例,更别说退休的政治局常委。作为“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人”,政治局常委即使退休,其影响力也非同小可,真要查办会面临巨大压力,尤其是来自党内派系的压力。薄熙来案发至今,中国正在潜移默化清除着这位“政治流星”的痕迹。对一向重视党史“纯洁性”的中共来说,如果查办了一位政治生涯近30年的常委级别高官,如何重塑历史,如何将周永康的政治痕迹彻底抹去,都将是一桩大工程。当然,这比起处置周永康带来的“红利”,还是略逊一筹。
  
所以,是否处置、如何处置周永康,对习近平来说,是比“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老虎、苍蝇一起打”、“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物必先腐而后虫生”这些口号都更能说服民心的实打实作为。处置得好了,反腐动真格自不必言,被上海法院4名法官集体招妓拖垮了的整风运动也会挽回些颜面。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被民众诟病的“刑不上常委”的魔障将彻底终结。更进一步讲,空喊一百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不如撂倒一个周永康效果好。处置得不好了,则很可能延续刘志军、薄熙来留下的话柄。此二者之外,也有更偷懒的选择——对坊间传言置之不理充耳不闻,待到公众的遗忘症起效,即可万事大吉。不过,付出的代价,恐怕要比“处置不好”更大、更不可预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