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麦当劳看中产阶级的命运

译者: Rui-Ray 原作者:time

美国快餐业从业者的罢工影响的不仅仅是人们的午餐,由此及彼,“80%”的公民该思考下自己的命运了。归根结底,大家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当然,你若属于另外“20%”,倒可以高枕无忧一会儿吧。

近几周,快餐行业的员工在全国各城市发起了戏剧性的“罢工一天”运动,要求最低15美元的时薪,他们现在的平均薪酬,像在麦当劳之类的快餐店,大约是8美元每小时。这次罢工潮促使人们对快餐和一个巨无霸的成本进行了热烈讨论,但是,这不仅只关系到底层的快餐店员工,还关系到美国中产阶层已被掏空、位于消失边缘的现实。目前,4分之一的工作是低报酬的,并且,按现在的发展速度看,到2024年,将有2分之一的工作如此 — 这意味着,今天快餐公司支付员工多少工资将深切影响着我们所有人。
快餐公司,像麦当劳,可能会抗议说他们的利润空间非常小,他们的工作人员流动性很大,不值得领每小时最低15美元的薪水。在其他国家,快餐公司已经确实支付了那么多的工资,他们不得不在每个汉堡上加个几美分以能盈利。这样说来,快餐业员工就像热锅上的水滴:一旦他们被蒸发,其他人也就差不多要准备下锅了。而且,根据目前的这些罢工来看,美国越来越多的低薪工人,尤其是没有工会的那些,日趋难以忍受被蒸发的命运了。
每小时最低15美元的工资是“自中辐射经济学”(middle-out economics)的主要元素(我曾跟我的合著人Nick Hanauer一起定义此概念),“自中辐射经济学”,相反的概念是“涓滴经济学”(trickle-down),其定义说,最好的工作创造者是有购买力的健康的中产阶级,他们产生并维持着市场需求,定义中还说 — 像Henry Ford很久之前指出的一样 — 工人不是可被消减的成本;他们是可被培养的消费者。对中产阶级投资比为富人减税更有道理。
一个自中辐射政策的议程应包括一个更有进取性的税收系统,但同时也应专注于高技能的教育和企业家的培养。它应跨过左右界限:归结到底,像沃尔玛那样提供底限工资的“自由企业”(free enterprise),会导致“大政府”在食品劵和医疗补助上花费更多。最低15美元时薪会让数千万人摆脱救济金,让他们成为充满活力的购买者,对政府依赖越来越少的公民。
快餐业的罢工描出了这个问题的框架,是劳动力本身重新组织的一种迹象。因传统的工会现在只能庇护一小部分私人劳动力,现在,不断有新的组织形式,联合行动出现,向雇主施加压力,以寻求更好的待遇,例如,在各州的国内工人联合会,或者常被滥用外来工人宣传中心等。
很多美国人都认为低薪劳动者的困境跟他们没有关系,事实上,他们的罢工是种预演,也是一个寓言。从某种意义上讲,中产阶级的命运取决于有多少美国人能明白自己亦面临沦为低薪劳动者的命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