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皖南事变真相

皖南事变不是抗日战争期间中共与国民政府诸多争端中伤亡最重的,却是最复杂的,其真相至今扑朔。目前根据各种回忆录综合来看,或可有一些不完全清晰的脉络。

当时的中国,重庆政府、南京政府、延安政府、日军4派力量互相纠缠,错综复杂。在江南,更是复杂,有顾祝同领导的第三战区正规军,戴笠的“忠义救国军”,与新四军及其领导的“江南抗日义勇军”。

几股力量互相争斗,导致了皖南事变:1941年1月4日-1月14日,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第三战区部队与新四军发生冲突,新四军军部兵力与皖南部队遭到了严重的损失。新四军3000余人被击毙,4000余人投降,近2000人逃脱。

问题之一:黄桥事件是否自杀?

皖南事变事件起因是黄桥事件。

1940年4月15日,毛泽东、王稼祥电令项英、刘少奇发动黄桥事件夹击国民革命军韩德勤的部队:“第115师彭明治吴法宪支队约一万二千人,不日从鲁苏边出动,向北前进,估计约三个星期内外可与刘少奇方面配合夹击韩德勤。”1940年10月4日-6日,八路军、新四军突然袭击韩德勤部,第八十九军及独立六旅全军覆没,军长李守维牺牲。借此,本来仅驻安徽的共产党新四军,控制了江苏部分地盘。此役引起第三战区极大不满,为皖南事变埋下祸根。
我看到 @甲申年一片石 发的一条微博——大顺军与关宁铁骑血战。突然一万辫子兵现,大顺军兵败如山倒。吴三桂元气大损,不得不臣服满清。抗战“千古奇冤”前三月,数万新四军突然向黄桥国军进攻,几千日军几里外观战,国军大溃。红方得胜,日军唱军歌返。几日后红弃黄桥,日白得据。我一直在想,若蓝军得胜,观战日军会不会参战呢?——此微博有明显的政治倾向。实事求是地说,当时蒋、汪、毛、日4派力量互相牵扯、来回勾结,背后互相打黑枪是常有的事。如果因为后来共产党的某些行为,而把黄桥事变说成是共产党不地道,把国民革命军说得多么无辜,也不合史实。

对于背后打黑枪,我可以理解,黄桥事变的黑枪也不是最大,在山西,阎锡山的部队遭受过更大的黑枪,伤亡几万人。问题在于:在华北,中共势力比较强,而在江南,新四军处于四面包围之中,打这么大一黑枪,实在有自杀之嫌。难道当时中共领导人连这一点都看不出?难道有人希望新四军送死,就如同当年希望张国焘的西路军送死??

问题之二:新四军转移路线之迷

黄桥事件之后,国民革命军必须灭掉新四军,否则其他官兵愤怒难消。但国民党栽赃陷害的能力一直很差,居然没有好好利用黄桥事件。半年后,机会来了,是新四军自己给国民革命军提供了口实。

1940年10月19日,何应钦、白崇禧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名义,命令长江以南的新四军、八路军在一个月内全部撤到江北,并规定了行军路线。军队必须服从上级调动指令,并且必须按规定时间、路线行军,这是常识。而新四军此番转移,在时间、路线两方面均与国民政府命令不合。

时间方面,中共教科书的口径是:中央对新四军一再拖延、迟迟不北移提出了批评,要求立即撤离,而多位历史学者都确切地证实:新四军迟迟不北上是奉了毛泽东命令的。

路线方面,蒋给新四军的命令是走皖东路,毛泽东却突然打电报要新四军改走蒋不允许的苏南路线。1941年1月4日,新四军军部及所属的支队9000多人由云岭出发北移;首领项英发现蒋并不知路线已改变,赶紧在1月4日给蒋发电报,想通知他。可蒋根本没有接到这封关键性的电报,因为,毛泽东有令,中共的所有将领不得私自与蒋通电,一切电文都要经毛,这样,项的一份救命电报被毛扣下了。

问题之三:新四军在中共内部地位如何?

我在《毛泽东高超的派系整合术》中写过中共军队的派系。1940年代,中共军队大致分三块: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游击队。华南游击队没什么实力,基本可忽略。八路军经过毛多年的经营,逐渐由其信任的林彪等人掌握。而新四军派系就复杂多了。

军长叶挺,早年参加中共,后来退出该党,跑到欧洲,生活困难时曾炸油条赚钱。西安事变后要收编共产党的军队,江南一带的武装合并为新四军。中央政府和共产党彼此不同意对方提出的军长人选,最后,中央政府提出让叶挺做军长,中共方面很犹豫地同意了。叶挺任新四军军长后不久,杀了手下的高敬亭,这也愈加让毛不放心。

政委项英。新四军的大部分人马都是项英带了几年的,再加上中共命项英为政委(中共军队特色),项英实际上是新四军的一把手。

项英与叶挺矛盾甚大,这一点非常明确。项英认为叶是国民党的人,所以处处排挤叶。陈毅曾回忆说:“项英对叶挺军长不尊重,不信任,不让其独任军部的工作,一直到包办战场指挥,强不知以为知。”需要说明的是,退出中共的叶挺,固然不招毛泽东待见,就连对中共很忠诚的项英,也与毛泽东不合,起因可以追述到1930年的富田兵变。项对毛一直持批评态度,反对毛在富田事变等作派,与毛争夺税收上缴和军队归中央领导权。

项英的秘书扬帆在口述中明确说:中央与我们皖南军队有点矛盾,皖南军队被国民党特务名之为“朱毛不要的部队”。实际上,党中央对皖南部队,与对八路军不同。以前还好,但是到毛泽东把项英免职,由刘少奇同志担任政委时,部队归他指挥,这时情况变化了……(http://www.21ccom.net/articles/lsjd/lsjj/article_2013021877179.html)

问题之四:皖南事变谁受损,谁受益?

国民政府给新四军的编制是1万人,实际人数远不止,当时中共在各个小编制下藏匿了大量编制外军队。皖南事变消灭的七八千人,只是新四军的军部和皖南的一部分士兵。在皖南事变后,新四军迅速组织起9万人马。

皖南事变后,刘少奇、陈毅成为新四军的首领。刘少奇何时接过项英的职务,不同人的回忆记录不同。对于刘少奇和陈毅,毛是信任的。

在日常生活中,当一件事情找不到操作者时,你可以去看看,谁是受益者,然后进行分析。但在历史学上,你得有证据。

问题之五:周恩来的“同室操戈”指的是什么?

项英、叶挺与毛泽东关系不好,但与周恩来关系都不错。周恩来在中共内部地位原本在毛泽东之上,但由于他手下没有军队,所以地位逐渐被毛泽东超过。周恩来的基本力量,本应是南昌暴动那帮人。但南昌暴动后他带领的人马全军覆灭,剩下的人马很莫名其妙地归了朱德,此后周在江西、在延安都没有自己的军队势力。

叶挺当年南昌暴动时就是周恩来的直接手下。在八路军军官基本上由毛泽东的湖南湖北江西三大力量掌握的情况下,叶挺似乎可算成周恩来的力量,再加上新四军在周恩来的家乡江南一带,可以理解周对新四军的器重。

项英1930年代初是中共主要领导,与周恩来一在沪一在中央苏区主持工作。

皖南事变后,周恩来在《新华日报》上写下了“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很是耐人寻味——国共两党同室操戈多少年了,怎么消灭新四军几千人就是千古奇冤,相煎何急?江南一叶的叶,当然是叶挺,同时,是否周在暗示自己在江南仅有的一叶力量给没了?

皖南战事期间,叶挺与国民党军队谈判时被扣押,似乎不是什么奇冤。倒是项英被自己的副官暗杀,或许有蹊跷。

总的说来,把皖南事变的责任推到国民政府头上是说不通的。某些不喜欢毛泽东的人,把这一事件说成毛借刀杀人,也无充足证据。过去,一些喜欢毛的人,把什么功劳都放在毛头上;现在,一些不喜欢毛的人,把不好的事情都推在毛身上。这都不是严肃的历史思维。只能期待中共解密一些历史资料后,能够让我们获知真相。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